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明目張膽 > 第78章
    絲巾上的冰涼系在腕上感覺很突兀。

    林初螢試著掙脫了一下,沒成功,不知道陸燕臨怎么系的,她想回過頭去看,也沒看到。

    “二叔你想干什么?”她問。

    實不相瞞,林初螢一瞬間腦海里浮現出來的是各種各樣的不太妙的姿勢,有那么一點刺激,又有點擔憂。

    “物有所值!标懷嗯R輕聲說。

    “假正經!绷殖跷炇滞髣恿藙,手指多次勾到一抹絲巾,但總是因為太過絲滑而沒成功。

    最后干脆破罐子破摔了。

    男人大概都有某種技巧,能在各種各樣的情況下都扭轉情況,讓自己得利,林初螢肩頭圓潤又漂亮。

    雖然沒開窗,但空氣太冷,她下意識瑟縮了一下。

    林初螢將頭擱在他肩上,不死心地問:“真的沒有休息室嗎?萬一你老婆這么凍感冒了怎么辦?”

    她有無數個問題。

    “不會的!标懷嗯R目光從她鎖骨上滑過,直接將她打橫抱起來,然后進了一扇不太明顯的門。

    林初螢眼睛都睜大了:“我剛剛怎么沒看見這個?你是真的在辦公室里安了機關?”

    門內是精致而大氣的設計。

    相當于一個一居室,臥室洗手間,只不過可能由于床上用品的顏色,看起來像是酒店。

    太隱秘了!

    “是你沒發現!标懷嗯R看了她一眼,“你路過這扇門五次,無視了五次!

    “……”

    林初螢覺得他的眼神里透露出一句話。

    ——年紀輕輕眼睛就不行了。

    林初螢歪著頭,從他胳膊旁邊往后看,門內是臥室,門外則是性冷淡的辦公室。

    溫馨與嚴肅只隔著一道墻。

    趁著陸燕臨去鎖門,林初螢從床上坐起來,手還被綁在身后,這種感覺很不好。

    她撒嬌:“二叔,你把我松開!

    陸燕臨面色不改:“是你自己送的!

    林初螢一下子跪坐起來,為自己爭辯:“我的意思是到時候可以擋住脖子,不是讓你這樣!

    面對她張牙舞爪,陸燕臨十分淡定,傾身靠近她,沉聲說:“一物多用!

    物盡其用。

    “……”

    現在的他像是一只撕開羊皮的狼。

    房間內的燈光是暖色,溫度也比外面高,落地窗被紗簾擋住,陸燕臨膝蓋抵上床側時,被子往里陷落。

    “其實吧,我今天是來當個真正的秘書的!绷殖跷炚0椭,“沒有想要讓老板墮落的意思!

    過度勾引,過度危險。

    “遲了!标懷嗯R幽深的眸子看著她,唇角略顯一絲笑意:“之前讓你不要來!

    都說了自制力不足。

    “我這么相信你!绷殖跷灨杏X到他手指碰到皮膚的微涼,“二叔,老公!

    “撒嬌沒用!标懷嗯R非常冷硬。

    原本的束縛是將手系在背后的,這樣子根本躺不起來,林初螢本來想著他肯定會解開的,結果壓根沒有。

    偏偏已經氣氛十足,戛然而止不太可能,她水意盈盈的眼眸瞪了眼始作俑者,只能順著他的想法來。

    這個姿勢太過分,林初螢都不太能出聲,抿著唇只偶爾溢出一兩聲低吟,長卷發散開,蕩開弧度。

    陸燕臨的手擱在腰間,托著她。

    到最后林初螢實在沒力氣了,撂挑子不動了,任陸燕臨再怎么說話都不動,頗有罷工精髓。

    陸燕臨坐起來扶住她,林初螢靠在坐起來的人懷里,恨恨地咬牙放話:“二叔你等著!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等什么?”陸燕臨低聲問,暗啞動聽。

    “等晚上睡書房!绷殖跷灥闪搜鬯。

    實際上書房兩個人都很少進,而且里面也沒有床或者榻榻米,但是自古以來都這么說,她也這么用。

    “好!标懷嗯R很順著她。

    兩個人在休息室里待了許久,里面沒有鐘表,林初螢最后窩在被子里睡了。

    墨綠色的絲巾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

    陸燕臨伸手將床頭柜上的手表拿過來,時間已經接近七點,怕是現在公司里沒人了。

    早在一小時前,頂樓就不太安靜。

    陳特助在下班前推門進了辦公室,看到里面空蕩蕩的,一下子就想到了休息室。

    他直接退出去,假裝自己沒進來過。

    有個秘書湊過來:“陸總在嗎?有份文件需要簽字!

    陳特助咳嗽兩聲:“現在不方便!

    他雖然沒說什么,但林初螢在里面,秘書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了不少,又覺得不太可能。

    陸總可是個嚴謹工作的人。

    陳特助提醒:“下班了,不用送了,有什么文件明天再送,今天不用加班!

    他這么一說,不加班的笑意就傳達了下去。

    不多時,員工們就悄悄議論開:“肯定是今天太太過來,陸總要分出時間和太太約會,不加班好啊,希望太太以后天天來公司!”

    至于陸總和太太在辦公室里做了什么,他們表示沒看到也沒聽到,一切盡在不言中。

    ——

    晚上八點,林初螢才幽幽轉醒。

    她醒來的時候有點迷糊,身上有點軟,大概是今天實在太累了,不想動。

    房間里沒有開燈,林初螢歪過頭,看到窗邊有個身影。

    窗外是夜幕星河,由于樓層過高,即使燈火通明,這里也不是能照到的地方。

    林初螢問:“二叔?”

    她嗓子有點軟綿綿的,今天沒有太出聲,所以沒啞。

    陸燕臨轉過身,向床邊走來,“醒了?”

    林初螢摸了摸肚子,才發現手已經被解開了,說:“我有點餓,想吃……炸雞!

    即使沒開燈,她也覺得陸燕臨眉頭必定緊皺。

    預料之中的拒絕沒聽到,她聽到一聲略低的“好”,差點沒有反應過來。

    真答應了?

    這是補償她的?

    陸燕臨沒聽到后面的聲音,傾身彎腰詢問:“怎么了?”

    林初螢伸手摸上他額頭,好奇問:“二叔,你是不是被調包了,還是被人穿了!

    “……”

    陸燕臨說:“沒事少看點穿越劇!

    林初螢收回手,又縮回被子里,“因為你以前都不準我吃的,把我手機拿給我,我來點個外賣!

    陸燕臨沒動,“起床!

    林初螢現在正是矯情的時候,賴在床上沒動,半天看他是真的不想遞手機過來,才慢吞吞地起床。

    漂亮的背部蝴蝶骨讓人移不開眼。

    林初螢坐在那睜眼說瞎話:“沒力氣!

    陸燕臨將衣服都放到她面前。

    林初螢伸出手:“你不應該幫我穿嗎?我今天這么辛苦,你怎么都不心疼我?果然男人都是拔x無情的……”

    “……”

    陸燕臨就聽她那小嘴叭叭的,頗有不動手就不停下來的意思,“你想讓我給你穿這個?”

    他拿起bra。

    林初螢理直氣壯:“怎么,你敢脫不敢穿嗎?”

    “……”

    陸燕臨覺得有些無奈,半晌還是坐在床側,給她穿上,又伸到她背后給她扣上。

    林初螢故意說:“二叔挺熟練的!

    陸燕臨意味深長地看了她一眼:“練出來的!

    這么一說,林初螢覺得自己反而氣虛起來,下一秒又挺直背,她又沒做虧心事。

    陸燕臨又勾起內褲,“這個也要我幫你?”

    他放低了聲音,輕柔如羽毛刮過林初螢的耳朵,令她耳垂滴紅,一路蔓延到脖頸后。

    她一手抓過來,“算了,我自己來!

    誰曾想陸燕臨不給她了。

    林初螢又夠不到,只能乖乖地伸腿,才到膝蓋就一手奪過來:“這樣就好了!

    陸燕臨頜首,沒再說什么。

    他向來只給她穿過睡衣,都是她睡過去的時候,第一次這么慢條斯理地穿貼身的衣物,感覺上很溫馨又親昵。

    林初螢一下床又生龍活虎起來,興致勃勃地說:“走吧,我們去吃炸雞!”

    她拉住陸燕臨的手,就要一起出去。

    等看到外面黑通通的,安靜異常,林初螢這才想起來問:“現在幾點了?”

    “八點!

    “這么晚了你也不叫我起來!

    雖然如此,林初螢看到公司里沒人,倒是放心不少。

    之前準備被用來遮擋脖子的絲巾已經被揉得不成樣子了,好好的一條絲巾只戴了一次就發生如此慘案。

    大概是為了照顧她,陸燕臨走得不快。

    炸雞是在回家路上買的,林初螢本來想和陸燕臨一起分享的,“你真的不吃嗎?”

    陸燕臨眉眼微動:“不吃!

    林初螢收回來手,一邊問:“那你當初在國外的時候,一次也沒有吃過嗎?”

    “所以我學會下廚!标懷嗯R解釋。

    “二叔你太厲害了!绷殖跷灠l出由衷的感慨,“炸雞這么美味,你竟然都不想嘗試!

    養生的生活她不能理解。

    林初螢被拒絕后就只能吃獨食。

    一個人吃可真是太爽了!

    ——

    半小時后,回到華庭水岸。

    林初螢這才有空打開手機,看到微信里好多條笑意,大部分是他們水群的,各種各樣的話題。

    她在里面回了一條。

    陸堯幾乎是下一刻就出現:【你現在才出現!

    林初螢:【我在工作!

    慰勞老板也是工作。

    陸堯:【我信你個鬼】

    林初螢:【怎么說實話都不信啊!

    陸堯:【新聞上可都是說了,你去華盛后一直沒出來,誰知道你在里面干什么哈哈哈!

    林初螢對于他這話并不想回,不想帶壞小孩子,轉移話題:【小沈呢?】

    陸堯:【今天一直沒出現!

    林初螢驚疑了一下。

    她知道沈明雀今天有個拍雜志的活動,但是又不可能晚上加工,平常比誰都活躍,今天一直沒出現不正常。

    林初螢琢磨了一下,覺得大概她又翻車了。

    對于沈明雀這個傻白甜的性格,她都無話可說,一開口就容易翻車,有心改但還是這樣。

    林初螢都懷疑是不是太倒霉。

    今晚因為她臨時想吃炸雞,所以陸燕臨就回來自己下廚,煮了一碗面,色香味俱全。

    林初螢吃著炸雞,惦記著碗里的。

    客廳里彌漫著面香和炸雞的香味,她吃完去洗手,坐在椅子上摸自己的肚子。

    “明天要重一斤!绷殖跷炧止疽痪,又嘆氣兩聲:“都鼓起來了!

    陸燕臨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

    因為進了家里,所以外面的大衣已經扔在沙發上,現在里面是緊身的毛衣,這一下微凸的小腹就格外明顯。

    陸燕臨不動聲色地收回視線。

    大概林初螢也沒意識到,這兩天家里的套套都沒有買,她也沒那個記性,只會在當時提醒,但已經遲了。

    托陸燕臨的習慣,吃完要消食。

    林初螢拉著他去露臺上看星星,這邊的露臺上還有一個小型的溫室玻璃花房,現在即使在初冬,也爭奇斗艷。

    “當初我爸還說我會養死,這不是活的好好的!彼擦似沧欤骸拔乙o打臉我爸!

    陸燕臨戳破她:“澆水施肥都是我做的!

    自己這位妻子做的大概就是上來溜兩圈,讓這些花感受一下自己的美麗。

    林初螢理直氣壯:“你做的就是我做的!

    都是夫妻了還分什么你我。

    陸燕臨沉默,隨她說,拿著水壺給離得近的花澆水。

    林初螢拿出手機對著花房拍,露臺上開著一盞不是非常亮的燈,花房內影影綽綽。

    她對了會兒,拍下了陸燕臨的身影。

    林初螢坐在藤椅上,登錄微博。

    熱搜上前排還掛著她今天直播的新聞,不過因為幾個小時過去,現在已經穩定下來。

    林初螢手指動動發微博:【說出這位月下美人是誰,揪十個小朋友送衣帽間一日游,任選一包包!

    配圖發上去。

    幾乎是發出去后,分分鐘幾百上千條評論。

    【這是道送分題!陸總!】

    【陸燕臨!我懷疑有陷阱,讓我好好思考一下!

    【陸總,陸燕臨,林初螢老公……總有一個是答案!】

    【林初螢老公(大聲)】

    【你老公!我看到了愛馬仕在向我招手!】

    久久沒有出現的沈明雀也轉發了微博:【我能說我到現在還沒有一日游過嗎?陸總能讓我實現這個愿望嗎?】

    不僅發微博,還到微信上提醒。

    沈明雀:【@lcy 老板我不是你最愛的人了嗎?】

    林初螢:【愛過!

    沈明雀:【那可以求個黑幕嗎?】

    林初螢:【?】

    陸堯看到這消息,出現發出一連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二嬸你也有今天!】

    林初螢:【你完了!

    微信很快提示:【陸堯撤回了一條消息】

    聊天界面頓時熱鬧起來,沈明雀從不放過這等機會,對于陸少爺而言,這已經習以為常。

    誰讓他加了一個富婆群,里面除了他都是富婆。

    林初螢抽獎也是隨意的,本身就是為了玩玩。

    陸燕臨從花房里出來,看到她對著手機笑嘻嘻的,走過去她都沒有發現。

    他站在她身側,目光一低就看到了微博上的內容。

    林初螢感覺到,抬頭看:“好看嗎?”

    陸燕臨覺得這是道危險題,肯定不是問花好不好看,很冷靜地給出回答:“你好看!

    林初螢噗嗤一聲笑出來,扯了扯他衣角。

    時間尚早,才九點多,兩個人在露臺上坐下來,今天天氣好,所以現在天上還能看見星星。

    而網上已經熱鬧起來。

    現在正是躺在床上玩手機的時候,網友們紛紛轉發評論林初螢的微博,一回答就是好幾個,生怕錯過正確答案。

    本來以為這就是高潮,誰想到還有其他的。

    華盛集團官博時隔一段時間,晚上本該是下班時間,突然上線轉發,并且加抽豪華大獎。

    一下子引爆了林初螢隨意發的抽獎。

    這下子就連之前不怎么關注的路人都忍不住過來轉發評論,沒多久數據就直接爆上熱搜。

    【希望陸太太能每天都這么敗家!】

    【這要是能抽中!我直接跪地吃鍵盤!】

    【還是讓我吃鍵盤吧!妹妹可以代替姐姐的!】

    【信女愿一生吃素,只愿成為幸運兒。!】

    就在大家以為這大概就是頂峰的時候,天藝娛樂和林氏這才出現,又跟著加抽。

    如果真的被抽中,可能就是真·年度錦鯉了。

    這可是實打實的獎品,比之前弄出來的錦鯉還要自己花一部分錢多出太多好處了。

    而且還沒有限制,自用或者賣出去都可。

    只不過天藝娛樂的官博被網友們調侃占據。

    ——【自家老板發的微博,竟然過了這么久才轉發!是不是想要被炒魷魚了?】

    而這些,關了手機的林初螢已經看不到。

    她和陸燕臨之間隔著一個木桌子,當初還是她買的,不大,三兩個人喝下午茶剛剛好。

    “二叔,半年前你是不是覺得我們就是露水煙緣!绷殖跷炌蝗幌肫疬@事,支著下巴問。

    她又異想天開:“如果當時沒有措施,恐怕現在就是天才兒子寶貝媽的尋親之旅了!

    “……”

    陸燕臨本來想回答上一句的,沒開口就聽到了這一句,一時間有點啞口無言。

    他垂眸,穩重開口:“所有的推測都已經是過去式!

    林初螢點點頭,又興致勃勃問:“那現在呢,現在你有沒有后悔在巴黎的時候,招惹我?”

    她像只坐在好奇的小貓,會坐在陽臺上看風景,深棕色的瞳孔中閃著幾點碎光。

    陸燕臨偏過頭,在她的目光中眉眼溫和而柔情,唇角稍微揚起,就開出了一朵好看的花。

    香氣醉人。

    林初螢恍然出神,耳畔突然聽到他低沉卻擲地有聲的回答:“從不曾后悔!

    她撞進一雙深邃的眼睛里。

    如今的囂張反骨,抑或是張揚造作,都出自于他明目張膽的寵溺與偏愛。

    而她明目張膽的喜歡,帶來無邊柔情,令他沉淪。

    周圍是夜空,就像晚上睡在休息室的時候,一歪頭就可以看見落地窗外的夜幕,像是枕在星星上。

    也許今晚會做一個月亮味的夢。

    明亮,皎潔。
财神捕鱼手机版下载 金呈配资 浙江11选五中奖规则 四川贵合期货配资公司 北京塞车pk10现场直播 浙江十一选五一定牛 广西 选五开奖结果 澳客七星彩杀号汇总 10万元投资理财计划 山西快乐十分怎么玩 一定牛彩票快3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