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歷史穿越 > 重生之福晉威武 > 第175章 番外一:哈吉蘭
    雍正朝的嫡公主足月生于雍正六年正月初五, 身為皇后所出,她是這天底下最尊貴的公主,又生于超霞滿天之時,松格里本想給她起名叫嘎魯玳或者佛爾果春,不管是鳳凰還是靈瑞,這孩子都當得起。

    可在小名被稱呼為紅寶的四公主種過痘以后,曾經帶著滿朝文武等待嫡公主出生的女兒奴四爺, 非要給她起名哈吉蘭,松格里翻著白眼制止未果, 紅寶的大名也就定了下來。

    當然,松格里也并未多認真阻止就是了, 她知道四爺是聽見了她在那個午后午睡前說的話, 親愛之情嗎?她并不反對四爺這種高興到快忘了自己叫什么的行為。

    可允許四爺興高采烈,不代表松格里允許自家男人飄起來。

    “萬歲爺, 五公主, 皇后娘娘有令, 今日……琴瑟同德您二人……不得, 不得入內!崩罡:_@話說得腿肚子都快抽筋, 隨后看睜著漂亮大眼睛可憐巴巴盯著他的寶主子, 他都想不管不顧的讓二人進去。

    話說四爺沒飄,李福海都要飄了, 不管是嚇得,還是給他牛氣的。

    畢竟古往今來,敢將皇帝阻攔在門外還活得好好的奴才, 他估摸著自己也算是蝎子粑粑了。

    “阿瑪,你不乖?”三歲的紅寶是不會覺得自己不對的,她坐在四爺臂膀上,捧著四爺的臉認真問。

    “……”咱倆誰不乖你心里沒點兒數么?要不是你非得去劃船,偷偷一個人跑出來,還用和碩公主的名頭威脅奴才帶你去九洲清晏,你阿瑪怎么可能會跟你一起被拒之門外。

    “嗚嗚……紅寶可憐,額娘,不要,紅寶了嗎?”紅寶憂傷的趴在自家阿瑪肩膀上呢喃,隨后像是想起什么,興高采烈抬起圓滾滾的小胳膊拍在她阿瑪肩膀上,“辣魚,魚魚!丸丸!要多!”

    紅寶隨了松格里的性子,小小孩子愛好吃辣,偏偏她又愛上火,一吃辣的就愛嘴巴起泡,每回疼得眼淚汪汪的是她,好了傷疤忘了疼的更是她。

    四爺顯然也是知道紅寶這德行的,他沉默的掃了眼腿軟的李福海,抱著紅寶去了九洲清晏。

    在路上,蘇培盛一直低著頭不敢抬起來,就怕紅寶跟他對上眼兒,直接央求。

    這宮里也沒幾個能頂得住這位寶祖宗撒嬌了,他還是等四爺吩咐,自個再順水推舟,對了還得讓人準備綠豆湯,記得得放些蜂蜜,這位祖宗喜歡辣,也喜歡甜,還得把上好的蘆薈膏子翻出來預備著……

    “蘇培盛!”四爺冷淡的聲音傳過來,打斷了蘇培盛腦海里跑馬的思緒。

    “奴才該死,奴才走神了……”蘇培盛趕緊跪了下來。

    “……去讓人準備四公主的辣魚丸,記得,要‘辣’一點!”懶得理會這個不打自招的狗奴才,四爺沒頂住自家閨女的眼淚汪汪,只能吩咐御膳房滿足。

    誰叫這閨女凈挑著他和松格里的優點長的呢,尤其是那雙大大的杏眼,不但跟松格里的眼眸一模一樣,還更加水潤。

    吃了辣的上火眼淚汪汪讓人心疼,可這不給吃眼淚汪汪要吃……也讓人頂不住!

    好在蘇培盛大部分時候還是個靠譜的奴才,他聽懂了四爺那個加重的辣字是什么意思。

    “老劉你記得在這里面少放點辣子,看怎么吃不上火!碧K培盛親自到御膳房這邊吩咐。

    本來這天兒就熱,小祖宗一上火萬一哭起來出了汗,后背就得起痱子,到時候就不只是心疼了,大伙兒都得肉疼。

    “蘇哥哥放心,奴才這幾日沒干別的了,就研究怎么辣得好吃又不上火了,這不后湖里又上來許多新鮮蓮子,奴才一早就讓人去了芯兒給浸上了,一會兒磨碎了拿蜂蜜一拌,甜辣口兒,保準四公主吃了不上火!备綀@子里的御膳房劉總管笑瞇瞇摸著顫巍巍的肚子沖蘇培盛保證。

    “成,你心里有數就行,那我就先回去了,這位祖宗下午跑的不少,估摸著餓厲害了,你加緊點兒!碧K培盛點點頭,在劉總管一疊聲的保證聲中扭頭回去了。

    “趕緊著!老季,你趕緊將綠豆羹整出來,最好做成奶酪樣子,再給雕刻幾個小動物,咱們這群人里就屬你刀工最好了!眲⒖偣軟_著一個又瘦又矮的太監叮囑。

    “得嘞,瞧好吧!”老季應下來,大伙兒都趕緊忙起來,這兩年多下來,大伙兒都清楚,誰要是敢怠慢了紅寶公主,若說皇后和萬歲爺那兒還能怠慢,那就洗干凈脖子自個上吊去吧。

    紅寶這頓飯吃的極為滿足,平日里不辣的肉丸子松格里都只準她吃兩個,今天她吃了四個!雖然她感覺不出來還是那兩個的量,可畢竟數量上多了,小家伙就高興了。

    “阿瑪,要綠的魚!”紅寶指著顫巍巍又綠得通透,雕刻成可愛嬌憨金魚樣式的綠豆膏軟糯糯的叫著。

    四爺也沒假奴才之手,親自拿著勺子給紅寶放到她專屬的金碗里頭。

    “蘇培盛,賞御膳房一百兩銀子,做綠豆膏的奴才單獨賞!背酝炅孙,抱著興高采烈的紅寶,四爺隨口吩咐。

    蘇培盛趕緊應下來,這種高興事兒他樂意叫李良去露臉,也就直接吩咐自己徒弟去了。

    現在就是指望著這位祖宗趕緊玩一會兒,等好好睡覺,一覺起來,能不上火這才算完。

    到時候,讓蘇培盛拿自己的體己銀子親自去御膳房道謝都行。

    顯然御膳房的奴才們也是這么想的,所以劉總管他們雖然高興,還是客氣送走了李良,都還提著心等著。

    這千里之行,至少也得開始行,想知道明天上不上火,也得這個祖宗肯睡覺才能有明天不是?

    可是祖宗之所以稱之為祖宗,是因為讓人恨不能心都捧出來的時候那是真想啥好的都給她,可若是她不肯乖乖的,那真是四爺都想管她叫祖宗。

    “阿瑪,紅寶要覺覺!”紅寶跟四爺玩兒了一會兒,就開始揉眼睛了,她軟糯糯的小奶音一出,四爺還分心看折子的眼睛就趕緊提了起來,奴才們更是如臨大敵,氣都不敢喘大了。

    “嗯,那阿瑪抱著紅寶睡!彼臓斎岷偷搅藰O點的聲音,若是叫后宮女眷們聽了都恨不能立刻死了都不遺憾,連松格里有時候都心里發酸,可這聲音完全沒有打動困到莫得感情的寶祖宗。

    “嗯,還有額娘……”紅寶眼眸迷蒙的仰頭看著四爺,這話一出所有奴才們都感覺石頭落地,又立馬忐忑起來。

    這真是……果不其然!自從這位祖宗會說話開始,這都已經是常態了,接下來就該是老三樣了……

    “你今天不乖,額娘不讓你回去!彼臓斆嗣t寶軟乎乎的小揪揪,輕嘆了口氣,也忍不住開始頭疼起來。

    “沒有!紅寶乖!要額娘!”紅寶努力睜大困倦的琉璃眸子,操著奶兇的聲音強調,最后三個字已經有點哽咽的尾巴。

    “那你先睡,阿瑪這就讓人去叫額娘過來!彼臓斆娌桓纳尿_自家閨女。

    “騙人!上次,也騙寶!”紅寶嘴巴撅起來,眼睛里頭開始泛起水光來。

    “……”知道你還總淘氣?誰給你的膽子?同樣沒什么數的四爺暗自腹誹。

    “那你趴在阿瑪身上睡,阿瑪抱你去找額娘!彼臓敱鸺t寶來,拍著她軟乎乎的小身子,聲音更柔和了些。

    不是四爺崩人設,實在是被折騰的多了,技能點不得不提高。

    “不要……嗚嗚……額娘不要,紅寶了……嗚嗚,紅寶,乖,告訴,額娘了……”說了半天紅寶還是哭起來。

    她哭起來,不像弘暉小時候那樣默默流淚,也不想弘旸那樣聲音震天,更不想果果那么上氣不接下氣,就是輕輕的,慢慢抽著氣,眼淚一顆顆掉下來,人看起來特別難過,卻只是小聲哼唧。

    四爺和松格里都不明白,明明宮里頭從來也沒人這么哭,自家閨女怎么就研究出了這種……最讓人心疼的哭法。

    “乖,不哭,你怎么告訴額娘的?”四爺讓人給紅寶披了層薄毯,他開始抱著紅寶往琴瑟同德的方向走。

    “午睡,紅寶,趴額娘,耳邊……嗚嗚……說的!奔t寶見四爺果真往琴瑟同德的方向走,這才慢慢停下哼唧,只輕輕抽泣著說。

    ……

    四爺心里準備過幾天就讓人去弘旸府里頭揍這小子一頓,若不是他說的,自家閨女肯定不能想出這種法子!

    沒等四爺走到棕亭橋,紅寶就已經抽泣著睡了過去,四爺這才抱著她扭身往回走。

    “讓人準備著蜂蜜水!彼臓斴p聲吩咐,蘇培盛了然的點了點頭。

    這一板斧落下來了,老三樣也才剛剛開始啊……

    九洲清晏當值的奴才都心甘情愿又苦哈哈的動起來準備著,畢竟……對四爺懷里的小祖宗來說睡一覺很快,可對奴才們還是長夜漫漫啊……

    這可真是甜蜜的憂傷……蘇培盛難得腦海里蛋疼的浮現出這么一句感嘆。

    作者有話要說: 弘旸:不是我說的~嗚嗚嗚~

    接了個小活兒,番外每天一更喲~

    晚上18點見~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游手好閑妞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财神捕鱼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