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歷史穿越 > 女主是團寵 > 第251章 小導演(完)
    趴在狼爸爸的背上,只短短的五個呼吸,姚茜茜睡著了。

    狼王慢悠悠地走著,偶爾舔一舔小胖崽的耳垂。

    巨蟒悄悄地尾隨,行至內領地,鼓起蛇生最大的勇氣攔在狼王前面。

    雪季來了,它即將冬眠,等待雪季的結束。

    它聞見了死亡的味道,狼王和小香崽等不到它的下一個熱季。

    狼王淡淡地看著它。

    巨蟒翹起尾巴尖,小心謹慎地湊近小香崽。

    全身警戒,只要狼王一動,它一秒內消失不見。

    狼王沒有動。

    巨蟒的尾巴尖碰到小香崽,輕輕地蹭一蹭小香崽的腳腕,沾上了小香崽的味道,心滿意足地游回雪山頂冬眠。

    姚茜茜被狼爸爸舔醒,迷迷糊糊地洗個澡,如夢游般半睡不醒地鉆進石頭窩,抱住狼爸爸的尾巴,陷入深眠。

    狼王借著月色,盯著小胖崽看了許久。

    熱季的熱鬧讓雪季更顯冷清,雪地的安靜無聲讓姚茜茜睡了個舒舒服服的大懶覺,睜眼醒來,已到一天里最暖的正午。

    姚茜茜從大行李包中翻出師姐郵寄過來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試,找出最漂亮最明亮的衣服,把攝像機鏡架高,鏡頭對準石洞,避開她洗澡和換衣服的溫泉。

    狼王披著一層雪回來,在洞門口甩一甩,不疾不徐地進來,淡淡地看一眼鏡頭,叼起小胖崽丟進溫泉里。

    姚茜茜在溫泉里哀嚎,她的漂亮新衣服又不能穿了。

    狼爸爸不喜歡這件帶著鉚釘的衣服,但是她喜歡呀。

    姚茜茜氣憤地拍水,瞪一眼狼王。

    狼王漫不經心地瞥小胖崽一眼,跳進溫泉暖身。

    姚茜茜膽兒肥,伸出胖腳丫,一腳踢向狼王的臉。

    狼王瞇眼,張嘴,咬住小胖崽的胖腳丫子,威脅地用尖牙在她的腳上磨了磨。

    姚茜茜乖覺,討好地擠出一朵燦爛的太陽花笑臉。

    狼王放過她。

    不用制作電影,一整天閑了下來,狼爸爸也不再逼著她訓練,姚茜茜踩著狼爸爸的耐心極限,讓她狼爸爸背著她去拜訪毛團的巢穴。

    熱季加快了雪地動物的生長,曾經軟糯糯的小毛團成了滿身兇煞氣的大毛團,它們已成為一個合格的雪地守護員。

    姚茜茜拜訪,大毛團對小香崽一如既往的軟糯。

    姚茜茜收集大毛團們的毛,頂著狼爸爸兇狠的眼神,帶入石洞,塞進抱枕里。

    抱枕里有紫紅頭大猩猩、老猩猩、白頭大猩猩首領、小猩猩、大棕熊、三只小棕熊、獅子王、母獅子和她狼爸爸的毛。

    與狼王的白色長毛相比,其他動物的毛少的可憐,氣味被狼毛完全掩蓋。

    狼王掃一眼小胖崽,沒有丟掉她的抱枕。

    姚茜茜自覺地跳進溫泉,把自己涮干凈,保證沒一點雜味后,撲進狼爸爸的懷里,抱住狼爸爸的脖子,撒嬌地親一親狼爸爸的鼻子。

    狼王舔一舔小胖崽的臉,閉目養神。

    姚茜茜從基地回來,吭哧吭哧地把雪橇上一人長的大木盒搬進石洞。

    長木盒外面雕刻著抽象的祥云和動物,染上了最鮮艷的顏色,精致,可愛,明亮。

    姚茜茜盤腿坐到鏡頭下,介紹這個大木盒。

    “好看吧,張爺爺給我做的,上面的動物都是我和狼爸爸一塊雕的,這是大猩猩首領,這是三只小棕熊,這是小雪狐,這幾個全是我狼爸爸。雖然有點抽象,你們看不太出來,我能看出來!

    “我跟我狼爸爸說好了,我要是走在它前面,讓它把我裝進這個里面,帶到冰窟,我等它。它也不行了的時候,不用像老狼一樣找墓地,可以躺在這里面和我一塊睡。張爺爺會來冰窟把我和狼爸爸火化!

    姚茜茜把自己安排的明明白白,又把抱枕和漂亮衣服放進長木盒里,再跳進躺了一下。

    超舒服~

    姚茜茜把長木盒搬到石頭窩旁邊,穿上大皮襖大皮靴,玩著雪橇去找她狼爸爸。

    狼王帶著狼群巡視領地,它身后跟著一只沾了血的小狼崽。

    接任狼王位置的小狼崽接受的訓練和其他小狼崽不一樣,小狼崽由狼王親自訓練,更殘酷。

    姚茜茜安靜地看著小狼崽一次次地挑戰比它體型大兩倍的鬣狗,被鬣狗咬的遍體鱗傷。

    小狼崽身上的血往下滴,仍不退縮,一次次地撲向鬣狗。

    鬣狗被小狼狗活活地耗死。

    小狼崽皮骨外翻,躺在地上,仰頭看著狼王。

    狼王低頭,用額頭碰碰它的額頭。

    小狼崽搖著尾巴,奶聲奶氣地嗷嗚了一聲,又有了力氣,高抬著頭跟著狼群走回山洞。

    姚茜茜給狼王擦擦額頭上的血。

    狼王舔一舔小胖崽的臉。

    姚茜茜坐到鏡頭前給她狼爸爸正名。

    “看過了我狼爸爸訓練下一任狼王,我終于知道了,當初我狼爸爸對我到底有多溫柔。張爺爺說的一點都沒錯,狼爸爸溺愛我!

    “我體質太不好了,說不定發個燒退不下來就一命嗚呼了,狼爸爸為我操碎了心,又喂我苦根,又鍛煉我,又監督我的作息。多虧了狼爸爸,我才活蹦亂跳地活到現在,不用躺在醫院里聽天由命!

    “醫生判定我活七年,今天是七年的最后一年,往后,我多活一天就賺一天。所以,有計劃地鍛煉身體很重要,運動能增加人的精氣神,改變不了體質也能增強體質。體質好了,不生病,舒舒服服地合眼多棒!

    姚茜茜說完,又樂顛顛地跑去找狼爸爸,央著狼爸爸帶她去懸崖山洞。

    懸崖山洞盡頭的果樹接滿了果實,雪季來臨時,果實全部凍成了硬邦邦的凍果,把凍果放到火紅巨石上烤化后,綿軟可口。

    狼王被小胖崽纏的硬不下心,無奈地叼起小胖崽,跑向懸崖山洞。

    姚茜茜摘下一大捧凍果,在石洞里留下五個,剩下的全帶到基地。

    狼王看著小胖崽進了基地大門,轉身進雪狼山洞,像上一任狼王帶它一樣帶著小狼崽去認識雪地里的那些需要它們守護的生命。

    姚茜茜進了基地大門,直接跑向廚房,把凍果給胖叔,“超好吃!”

    胖大廚接過,一口咬下去,差點磕裂了牙,“這么硬?”

    姚茜茜把凍果放到火上烤:“全凍實了,比冰塊硬!

    胖大廚烤化一塊吃一塊,舉大拇指,“好吃!”

    姚茜茜笑著點頭,“我上一次過來,你回家沒在基地,我給張爺爺他們吃,他們不喜歡,說一股子的怪味!

    胖大廚大笑,“全給我,我能吃個盡興了!

    姚茜茜把凍果全藏到冰箱最不起眼的地方,“藏好了!

    胖大廚:“走,胖叔給你刴魚肉!

    姚茜茜:“有魚?”

    胖大廚:“有,老張估摸著你快來了,今早讓送貨車過來時捎帶了一筐的活魚。差點忘了,送貨的車把你師弟也拉了過來!

    姚茜茜不急著見師弟,把狼爸爸喜歡吃的魚丸全部揉好放進了蒸籠里,才洗洗手不緊不慢地過去找師弟。

    師弟正躺在五樓的客房沙發上補覺,門也沒關。

    姚茜茜找出一條被子,給他蓋上。

    師弟一個機靈,醒過來,興奮:“茜茜!”

    姚茜茜一根手指頭戳在他額頭上,“給我坐下,保持一定的距離,我身上不能有其他人的味道!

    師弟:“我懂,我不抱你,導師都提醒我了,我不亂來,我這小身板還不夠給狼王磨牙!

    姚茜茜:“導師同意你過來了?”

    師弟連連點頭:“同意了,我求了整整一年,好不容易才在我研究生畢業當天點頭!

    姚茜茜:“不找工作?”

    師弟自嘲:“找了,我長的太好看了,那些公司怕我讓他們公司里的小姑娘無心工作,都沒要我!

    姚茜茜拍拍他的頭,“所謂男才女貌,男的有才最重要,即使長的丑也能找到女朋友!

    師弟翻白眼,“長得丑找得到女朋友才怪,我讀了二十年書,怎么沒一個同意做我女朋友!

    姚茜茜:“你多掙點錢,又丑又窮的找不到女朋友!

    師弟:“扎心!

    姚茜茜給導師打電話,師弟的話,她一個字都不信。

    導師揉額頭:“這小子在畢業答辯時跟外聘教授吵了起來,延期畢業一年,破罐子破摔地不要畢業證了!

    姚茜茜瞪一眼師弟,掛斷電話。

    姚茜茜:“說!你到底想做什么!故意跟外聘教授吵架?是看外聘教授吵不過你是吧,看把你能耐的!”

    師弟語重心長:“小師姐,你著相了,我為什么讀研究生?是為了提高學歷。為什么想提高學歷?是為了多掙錢。我現在憑本事在行業里混出了名聲,掙錢分分鐘的事兒,干嘛還要這個學歷,只不過一張紙而已。我讀研究生,開闊了眼界,認識了你們,研究生畢業證壓根不重要。而且,我不考博,這張紙更不重要了!

    姚茜茜:“行吧,你自己有分寸就好。什么時候的飛機?”

    師弟:“沒買,你別趕我,趕我也沒用,我不走。我接的活兒全是外包,有電腦有網就行!

    時隔一個月,姚茜茜再來基地時,師弟跟張爺爺成了忘年交,他外包也不接了,每天跟在張爺爺身后搗鼓電腦。

    師弟:“難怪算命的先生說我大器晚成,我這一個月才明白我走岔了路,我不應該讀導演系,我應該學計算機,我在計算機上是個天才。師傅提點我一兩句,我立馬能融會貫通舉一反三。珠寶放錯了位置,就是垃圾呀。我被錯放了!

    姚茜茜看向張爺爺。

    張爺爺笑呵呵地點頭,“高材生,腦子快,人自律!

    姚茜茜明白了,師弟自己給自己在基地里弄了個勤快聰明的天才人設。

    這個人設有些難度,即使帶個帽子遮掩,她也能看見他的黑眼圈。

    他以為自己的人設很成功,其實,基地里所有人心里都一清二楚,只是慈愛地沒有去打擊他的積極性。

    姚茜茜對基地的氣氛有所察覺,“基地要撤離雪地?”

    張工:“還沒有準確的消息,我們這些老頭子向上申請,把地質勘探站改為研究所。申請通過不通過都不是什么大事,通過了,一切照舊,不通過,我們把這里買下來,改成養老院也成!

    姚茜茜點點頭。

    張工削下來一塊桃木,細細地雕刻成一個花簪給茜茜,“熬不過去的時候戴上,桃木屬陰,可留魂!

    姚茜茜雙手接過來,放進背包里,“爺爺還研究了玄術?”

    張工:“沒事的時候看了兩眼,討個吉利而已!

    姚茜茜笑:“我沒有執念,不用留魂。不過我不放心我狼爸爸,留魂到我狼爸爸過來陪我就行!

    張工拍拍她的頭,“身體有什么不舒服?”

    姚茜茜:“偶爾四肢無力,沒有其他的不舒服!

    張工:“不疼?”

    姚茜茜:“不疼!

    張工:“能熬到下一個熱季嗎?”

    姚茜茜:“恐怕不能了,狼爸爸最近訓練小狼崽的時候顯得有些急迫。我睡覺時間變長了,體力下降的速度也有點快,狼爸爸晚上不睡覺了,一直看著我。我覺的我可能也就這幾天了,下一個月我來不了的話,你去冰窟看一看有沒有大木盒子!

    半夜,雪地飄起了鵝毛大雪,守夜人和張工睡不著覺,起身穿衣,慢吞吞地走到基地門口看遠處,期待茜茜蹦蹦跳跳的身影。

    凄滄的狼嚎聲傳來,守夜人和張工臉色一變,踩著積雪,匆匆地走向冰窟。

    大木盒上落了厚厚的一層積雪,狼群圍著嗚咽,聽見守夜人和張工的腳步上,為他們讓開一條路。

    守夜人和張工渾身發抖地看向大木盒。

    茜茜抓著狼王的尾巴,安安靜靜。

    張工按照茜茜的委托,抖著手拿走大木盒里的攝像機,掏出火柴盒,點了四次沒有點燃。

    守夜人從口袋里掏出茜茜給他買的狼頭打火機,遞給張工。

    火焰騰空,黑煙滾滾。

    被狼聲驚醒的人站在基地門口看著遠處的黑煙。

    師弟四肢僵硬地撥打導師的電話,“走了!

    導師泣不成聲。

    【小主人腦域修復100%】

    【小主人身體修復100%】

    【小主人記憶恢復100%】

    【所有機器人歸位蘇醒】

    【小主人意識情感蘇醒】

    【所有機器人進入能量艙補充能量】

    【請小主人也進入能量艙補充能量】

    黑袍人慢悠悠地走過來,“你的小主人已得到世界認可,是正兒八經的人類,不再是智腦機器人,也無需補充能量!

    【不!我的小主人即使不需要補充能量,也是超越主腦的最偉大最智能的機器人!】

    “人!”

    【機器人!】

    作者有話要說:摸摸頭,不要哭,因為有更傷心的事——此文沒有番外。

    但是!這個故事講完了,還有下一個故事呀~

    新文11月18日開,還等什么,快來收藏作者,收藏新文~
财神捕鱼手机版下载 喜乐彩开奖号 北京快8开奖结果查询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五码的 福建体彩11选五什么玩 香港网上彩票投注平台 炒股的人容易得什么病 双色球复式玩法 微信骰子有趣玩法 网络投资理财平台汇总 江苏11选5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