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歷史穿越 > 督主的初戀 > 第54章 完結
    畢竟是女性獨立自主的新時代,還沒畢業就結婚,寧迦總覺得不是什么好的示范。雖然她年滿二十后,到底還是和段洵去民政局領了證,但在她軟硬兼施(主要是軟)下,這事兒沒聲張,婚禮則是等到畢業典禮后才舉行。周圍的朋友都以為她是畢業才結的婚。

    這個時候大寧王朝有限公司,已經頗具規模,旗下游戲《大寧王朝復國之路》一上市,就得到廣大游戲迷的追捧,如今市場占有率在游戲行業高居第一,月流水幾十億。年輕人之間流行的開場白,就是“今天你復國了嗎”。

    光這一款游戲就讓段洵帶著幾個兄弟們賺得盆滿缽滿,搖身一變從之前的搖滾青年,變成精英人士。

    寧迦因為成績優異報送了學校的碩博連讀,上輩子的記憶成為她得天獨厚的優勢,讓她在古代文化研究這條路上,走得十分順暢。

    而寧家的米粉店生意紅火,沒多久就開了幾家分店,一家人終于從筒子樓里搬出來,住上了高檔小區的大平層房子。寧俊身體好了之后,學習突飛猛進,連跳兩級,儼然有著神童天才的架勢。

    雖然算不上大富大貴,和段家更是不可同日而語,但兩個孩子健康懂事,生意又做得順順利利,寧父寧母整天都樂呵呵的,還趁著婚禮舉辦前,給寧迦攢了一筆豐厚的嫁妝。

    婚禮這日,是六月底。天氣晴好,萬里無云。

    段父照著兒子“盛大”二字的要求,整整準備了兩年多,那真是正兒八經的盛大;槎Y場地是市內最大最豪華的酒店(段家旗下的),迎親隊伍用了百輛豪車。若不是寧迦堅決反對,段父還打算按著段洵的要求,在電視報紙和網絡上連登一個月廣告。

    加長的勞斯萊斯車內,身著黑色禮服,帶著領結,英俊得不同凡響的段洵,筆直坐在寬敞的后排座,作為伴郎的三個帥氣好友,分別坐在他旁邊和對面。

    緊挨著他的阿坦,一臉興奮地看著外面流逝的街景,又看向身旁面無表情的新郎倌,道:“哥你真是干大事的人,結婚都這么冷靜!

    段洵抬起放在膝頭的手,整理下領結,斜睨他一眼:“那當然!庇謱η懊娴乃緳C開口道,“師傅,怎么不開空調?”

    司機回道:“段先生,開著呢!

    段洵皺眉道:“那怎么還這么熱?把溫度再開低一點!

    蘇達摸摸有些發冷的手臂:“新郎倌,你都兩次叫司機調低溫度了,再低我得感冒了!

    阿坦也縮著肩膀道:“是啊,我也有點冷!

    段洵道:“你們身體怎么這么差!彼志玖司绢I結,“明明就很熱!

    阿坦和蘇達相視看了眼,又低頭看著眼他剛剛放手的膝頭上,似乎隱約有一點水跡。

    “哥……你是不是緊張?”阿坦支支吾吾問。

    段洵橫眉一豎,冷哼一聲:“笑話!我會緊張?”說罷雙手握拳放在膝上,將目光看向窗外。

    與此同時,寧家的新房子里,貼著喜字的女孩臥室里,穿著白色婚紗的新娘子,身旁圍著幾個穿著粉絲伴娘服的女孩,幾個人面紅耳赤專心地盯著手機,是不是發出“快”“小心”之類的字眼。

    “哇哇哇!打了這么久,終于只剩一關了。今天咱們必須得復國成功!备瓞幗械,“寧迦,我輔助你!

    寧迦點頭:“好!

    她們幾個玩的正是大寧王朝的復國之路,寧迦平時學業繁忙,也就是偶爾打個游戲,游戲上線這么久,她還從來沒打通關過。

    今日天沒亮就起來梳妝打扮,實在是無聊,就和幾個伴娘一塊聯機玩了起來。她今天選的角色是前東廠督主,沒想到玩得非常順利,連著過關,眼見著就要破城門,宣布勝利了。

    就在幾個人玩得如火如荼的時候,門外響起吵吵鬧鬧聲音,緊接著便是敲門聲。

    葛瑤大聲道:“等等!”

    阿坦在外面叫喚:“趕緊把新娘子交出來!”

    葛瑤不過大腦地脫口而出:“先讓新郎倌唱一首東方紅!

    門外的蘇達和阿坦,都忐忑地看向段洵,一面是怕他發火,一面忍住幸災樂禍。

    嘿嘿,他們牛逼上天的老大也有今天!

    不想,段洵十分淡定地整整領結,走上前一步,清了清嗓子,開始唱起來。

    別是葛瑤,就是寧迦聽到這聲音,也愣了一下,繼而又大笑起來。葛瑤一邊緊張地操作手機游戲,一邊哆哆嗦嗦道:“我是不是馬上要涼了,以后段大神會不會追殺我!

    寧迦樂不可支,道:“別分心,馬上就通關了!

    在段洵最后一句落音時,屋內幾個女孩子的游戲也終于通關。葛瑤趕緊丟下手機,狗腿地跑上前,不顧旁人阻止,求生欲極強地將門打開:“新郎倌,請進!

    段洵面無表情看她一眼,伸手遞給她和旁邊幾個伴娘,一人一個大紅包。

    葛瑤簡直喜極而泣,夸張道:“罪無可恕的我,竟然還有紅包,段神,你簡直太好了!

    段洵對周圍的聒噪置若罔聞,目光直接落在床上的寧迦臉上。

    穿著白色婚紗的女孩,正笑盈盈看著人,美得不可方物。他喉嚨滑動了下,抿抿唇,沉默不言地走上前,按著規矩,將新娘子的鞋子找到,然后單膝跪地,溫柔地給她穿上,又低頭虔誠地吻上她的腳背,然后對上寧迦漂亮的眼睛,笑著溫柔道:“公主殿下,我來娶你了!

    雖然已經在一起生活幾年,但寧迦還是時不時會為段洵這張英俊得無可挑剔的臉而心跳加速。而這樣儀式感的東西,只讓她止不住感動到心口發軟。

    這讓她再次確切地體會到,這個男人是真的珍視他。

    她微笑著伸手攬住他的脖子。

    段洵將她輕松地打橫抱起,標準的公主抱。

    寧迦想起上一世人生最后的時刻,他踏上城墻,握住自己的手說:“黃泉路上,內臣陪公主一程!

    斗轉星移,時過境遷,沒想到此后的人生,陪她的人,真的是他。

    (全文完)

    ………………我是小番外的分割線……………………

    當天的洞房花燭夜,云雨之后,兩人靠在一起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

    寧迦終于想起來問:“對了,你是什么時候開始喜歡我的?”

    正在賢者時間的段洵,懶洋洋回道:“這個不好說!

    寧迦驚訝:“你什么時候喜歡我的都不知道?”

    段洵漫不經心道:“我之前又沒有喜歡人的經驗,哪里弄得那么清楚?”

    寧迦忽然對這事兒好奇不已,她推推他:“那我幫你想一想啊!彼貞浟讼聝扇诉@輩子相遇后的交集,“是不是因為看到我在才藝大賽上的舞姿,驚為天人?”

    段洵瞥到一眼,道:“我上輩子就看到過你跳舞,有什么要驚訝的。不過肯定比這個早!

    寧迦想到當初他十分篤定自己會得獎,想來是一早就看過她跳舞。她撇撇嘴,又問:“那是在酒吧里看到我勤工儉學,為我自食其力的優秀品格所感動?”

    段洵干笑兩聲:“一個公主跑去給人端茶倒酒,我沒把酒吧炸了已經很克制,還感動?”

    “……”寧迦周周鼻子,哼哼唧唧道,“那到底是什么時候?難不成是這輩子第一眼見到我,因為感嘆老天爺的安排,所以對我動了心?”

    段洵想了想:“好像也不是!

    寧迦默了片刻,忽然睜大眼睛:“所以,其實是上輩子看到我殉國,被我打動了?”說著故意朝他身下看了看,嘖嘖道,“原來上輩子不是真男人的段督主就對本公主動了凡心?”

    段洵斜睨向她,陰惻惻一笑,翻身將她壓下:“不是真男人?!”

    他確實不知道自己何時對公主動的心。

    也許是某個不起眼的午后,在宮中與她擦槍而過時。

    也許是那日春上枝頭,他躍上墻頭,無意間對她舞姿的驚鴻一瞥。

    也或者,是在更早的時候,小小年紀的他被大太監打得快要丟了小命,穿著鵝黃襦裙的小公主及時出現救了自己時。

    總之,一定是在他尚不知情愛時。

    不過這有什么重要呢?

    反正兩輩子加在一起,他也只對一個人動了心。

    她是他永遠的公主,他心甘情愿做她的裙下之臣。

    全部完結,下一篇寫仙俠修真《錯把反派當男主后》,月中開坑。
财神捕鱼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