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唇上烈酒 > 第71章
    這場婚禮辦得盛大, 儀式現場一些細碎的畫面在網上流傳開,熱議了好幾天。

    網友先是被這神仙愛情感動落淚,接著婚紗和戒指等眾多單品紛紛被網友扒出了價格和品牌, 某寶上很快出現了同款。

    喻驍和戚晚本來不想曝光婚禮的相關內容,但網上早已傳得沸沸揚揚,他們也不和粉絲玩神秘了, 直接將婚禮的vlog貼上了微博, 順便給攝影工作室做了一波宣傳。

    又是全網吃檸檬時間。

    爹是戚宴臣,老公是喻驍, 表哥是丁瓚,閨蜜是言檬和楚晗,還擁有能把女生都掰彎的盛世美顏, 戚晚這個女人上輩子一定拯救了銀河系吧?試問哪個女生不想成為戚晚!

    剛開始,戚晚在刷微博的時候看見這種評論總覺得大家說的有些夸張了, 其外她并沒有那么好,大家只是不知道在成長的道路上她失去了什么。

    直到后來, 她得知自己懷的是雙胞胎, 她才覺得自己哪里是拯救了銀河系,姐姐他媽這是拯救過全宇宙。!

    孕期滿三個月時,喻驍陪同戚晚去醫院做定期產檢。一切指標都很正常,胎兒健康, 醫生指著儀器屏幕說:“檢測到了兩個胎心!

    戚晚那時對這個還沒概念, 問:“什么是兩個胎心?”

    醫生:“就是你懷的是雙胞胎!

    戚晚:“……”

    一直陪在旁邊的喻驍也跟著一怔。

    “你是說, 我肚子里有兩個?”

    醫生將檢查結果打印出來, 指著上面明明白白的一行小字, “沒查錯,的確懷的是雙胞胎。胎兒目前發育情況良好, 你繼續注意調養,多補充點營養,你這身材還是太瘦了!

    “好,我們知道了!

    喻驍接過檢查報告,將醫生叮囑的話一一記在心里。

    從醫院出來的路上,喻驍緊緊握著戚晚的手,兩人一路沒怎么交談,腦子里全是醫生剛才的話。

    回到車里,戚晚盯著檢查結果發了好久的呆。

    她之前好奇,很多藝人怎么第一胎就能輕輕松松懷雙胞胎的,特意去網上查過一些資料。

    在非人工受孕、男女雙方都沒有雙胞胎家族史的情況下,懷上雙胞胎的概率是非常非常小的。

    而現在,就這么突然的、驚喜的,被她遇到了,她到現在都有些不可置信。

    可旁邊,喻驍已經在打電話通知兩家父母這個好消息,心情和她一樣是激動而愉悅的,足以證明她不是在做夢。

    她想,或許是戚妄在天上祝福著她吧,讓她的兩個小寶貝從出生起就互相陪伴著彼此,不會孤單。

    喻驍:“媽,我剛才陪小晚到做檢查,醫生說她懷的是雙胞胎!

    “對,你沒有聽錯,真的是兩個!

    丁文初的反應和戚晚一樣,剛開始有點不敢相信,后來激動得話都說不出來,要喻驍趕緊把檢查結果拍張照發給她看看。

    喻驍對著報告拍了照,收起手機,發現戚晚一直沒有說話,摟過她的肩膀,在她額前落在淺淺一吻,“老婆,辛苦了!

    戚晚慢慢回神,笑了一下,“你這槍法也太準了吧?不僅一發即中,還是雙胞胎!

    喻驍玩笑道:“那也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我提供的只是子彈而已!

    戚晚嬌嗔地瞪了他一眼,“開車,回家了!

    喻驍松開她,發動離合,“不急,我們先去一個地方!

    “去哪兒?”

    喻驍一手轉動方向盤,一手與她緊扣,故作神秘道:“到了你就知道了!

    半個小時后,車子停在市中心的萬臣商場門口,喻驍松開安全帶,仔細地替戚晚帶上帽子和口罩。

    戚晚扯下口罩問:“要買什么東西嗎?”

    “嗯,”喻驍回答:“買母嬰用品!

    家里嬰兒房的裝修已經進入最后的收尾階段,前段時間戚萬臣已經開始四處搜羅給小寶貝的衣服玩具,可如今確定是雙胞胎,什么東西都得買兩份了。

    戚晚:“……”@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可我們都不知道是女寶寶還是男寶寶,怎么買?”

    喻驍一笑,“那就男女都買!

    打開車門,牽著她的手進入商場。

    母嬰用品店在商場的二樓,接待的店員很熱情,一進門就跟在戚晚和喻驍的身后問他們需要什么,介紹了幾句之后發現兩人有些眼熟,捂著嘴驚喜地叫出來:“啊——你們是……”

    戚晚連忙比了個“噓”的手勢,阻止她引來更多的目光。

    “我們就是隨便看看,不想被人認出來,我們都低調一點,一會兒讓我老公給你簽名哈!”

    喻驍:“……”

    雖然這聲老公讓他身心愉悅,但就這樣把他賣了是不是不太好。

    店員頭點得比啄木鳥還快,在之后的購物時間里更加熱情地給他們推薦。

    這一圈逛得時間稍久,喻驍和戚晚挑了兩張舒適的嬰兒床,又買了一大堆的母嬰用品,最后又在寶寶的服裝區徘徊了將近半個小時。

    戚晚是看見漂亮衣服就控制不住自己的人,懷了孕之后更是喜歡買一些小寶貝的衣服,想象著自己以后小寶貝穿上萌得不要不要的。

    而且那些小公主裙也太可愛了吧!

    兩人挑來挑去,選了十幾套,喻驍嘴上說是男女寶寶的衣服都買,可最后拿到購物車里的,女寶寶的東西明顯多過男寶寶的,可見這男人從骨子里就想要個女兒,是個女兒奴。

    戚晚問他:“萬一生兩個兒子怎么辦?這些小裙子誰穿?”

    喻驍對比著兩雙公主鞋,回答:“那我們再努努力,爭取二胎生個女兒!

    戚晚:“……”

    “你還是人嗎?我肚子里已經有兩個了,你還要我生二胎!”

    “我不要,要生你自己生!”

    “做你的青天白日夢吧!”

    喻驍:“積極響應國家二胎政策,努力學習科學發展觀!

    戚晚:“……”

    “你流氓你還有理!”

    喻驍笑著握住妻子的手,將最后一雙小鞋子放進購物車,刷卡結賬。

    接待他們的店員在同事羨慕的眼神中完成了簽單,就這一單,這一個月的銷售任務都達成了,還要到了男神的親筆簽名,簡直幸福到飛起來。

    在喻驍的細心照顧下,戚晚的孕期總算過得沒那么難熬。

    到了懷孕中期,她的胃口慢慢回來,身上也漸漸長肉了,丁文初每天帶著阿姨變著法地給她做營養餐,有時候她半夜餓了,喻驍也會從床上爬起來給她做夜宵。

    懷孕四五個月后,孕肚漸漸明顯,戚晚的體重肉眼可見地飆升,以前的買那些衣服都穿不下了。

    她也是跟著阿姨整理衣柜才發現自己原來有這么多衣服,很多都忘記是什么時候買的了,幾乎是全新的,丟了有些浪費,不丟,等明年上了新款,她估計也不會想著再穿了。

    本來想送給楚晗和徐愿的,可她們二人那個身材,估計是穿不上她的尺碼的,最后想了想,她給溫時念發去了消息。

    第二天,小白鵝拎著一個空行李箱來敲門,準備繼承戚晚的“家產”。

    戚晚望著她那個碩大的、28寸的行李箱,吞了一口口水,“小白鵝,你是準備來我家打劫嗎?”

    溫時念同時也打量著戚晚,瞪圓了眼睛,“小晚姐,有句話我不知道該不該說!

    戚晚當然知道她是想說自己胖了,威脅道:“不該說!閉嘴!不然我現在就把你這只白鵝薅了毛扔鍋里燉湯!”

    小白鵝瞬間噤聲,做了個閉嘴的手勢。

    家里阿姨見有客人來了趕緊準備拖鞋,溫時念一邊換鞋一邊鬼鬼祟祟地向屋里張望,問:“驍哥在家嗎?”

    喻驍算是她的半個老板,雖然也是給他婚禮做過伴娘的人了,可溫時念現在還是有點怕他,要是喻驍在家,她總覺得有些不自在。

    戚晚:“不在,他被許熾淮叫去公司了,說是有些事要聊!

    提到許熾淮,溫時念臉上閃過一抹不自然,很快又掩飾下去,岔開話題,提著空箱子和戚晚上樓。

    溫時念:“我帶這么大的箱子也不是沒道理的,你想啊,你現在懷孕了,不止是衣服穿不下了,很多化妝品你也用不了了對不對?我已經準備好繼承你的家產了,請用金錢狠狠地砸向我吧!

    戚晚睨了她一眼:“不好意思要讓你失望了,我的化妝品全是孕婦可用系列!

    溫時念:“……”

    @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話雖這么說,最后戚晚往溫時念箱子里塞東西的時候半點都沒心疼,沒過多久溫時念帶來的行李箱就滿了,戚晚又給她拿了一個。

    兩人在衣帽間一呆就是一下午,戚晚邊收拾東西,邊和小白鵝聊著天。@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我看網上前兩天的熱搜,你最近新接拍了一部戲,又是女一號啊,男主還一個當紅流量?”

    溫時念整理著口紅,點了一下頭,“嗯,我過幾天就進組了!

    戚晚:“我就說,你長得這么漂亮肯定能紅的。你看,你現在不是混的很好嗎?”

    “嗯,好像是!睖貢r念閃爍其詞地回答。

    戚晚發現她有些奇怪,蹲下身問她:“你怎么了?白鵝被人欺負了?”

    溫時念搖頭。

    戚晚還是覺得不對,“你該不會是被導演潛規則了吧?!”

    溫時念:“不是不是,沒有的事!

    她猶豫了半天,最后有些期期艾艾地問:“小晚姐,你覺得……許總……這個人,怎么樣?”

    “許熾淮?!”

    戚晚看了她一會兒,“你和他……?”

    “沒有沒有,”溫時念連連否認,咬了咬唇說:“我就是隨便問問,因為之前他總是來我們劇組探班,突然想到的!

    戚晚放下手里的東西,支著下巴想了想,回答:“我和他從十歲就認識了,那時候在大院里他就是一個小霸王,上了高中之后學校女生天天圍著他轉的那種!

    “怎么說呢,如果說是做朋友,許熾淮真的很義氣,他也很有趣,但作為一個異性對象,我勸你不要離他太近,他這人有點危險!

    “危險?”溫時念問:“什么意思?”

    戚晚:“我印象中,他從讀書的時候女朋友就沒斷過,但好像每一個女朋友的任期都不長。紈绔、二世祖、花花公子這幾個詞用在他身上都挺合適的!

    她嘆了一聲,“也不知道他什么時候能找到一個讓他浪子回頭、收的住心的人!

    溫時念默默攢緊了手心,想起許熾淮從前拒絕傅馨是說的那番話。

    -------------------------------

    隨著月份越來越大,小寶寶也在一日日地成長。

    戚晚懷的是雙胞胎,肚子比平常人大上許多,晚上睡覺怎么躺都不舒服,懷孕進入后期,睡眠質量下降,人也變得特別焦慮、脾氣特別差,一點兒事不順心就會哭鼻子。

    每當這個時候,喻驍都會把她摟在懷里,拍著她的背,像哄小寶寶似地哄她。

    懷了孕的人總是特別沒有安全感,戚晚會埋在他胸膛小聲啜泣,一遍遍纏著他說愛她,就算以后有了寶寶,心中最重要的人也永遠是她。

    終于度過了漫長而煎熬的十個月,離預產期不到一周,戚晚在家人的安排下進了帝都最權威的醫院待產。

    卸貨那天,全家人都趕來了,連戚老太太在家都坐不住,一定要來手術室外守著。

    戚晚陣痛得厲害,開指又比較慢,渾身痛得打顫,汗水浸濕了衣衫,揪著喻驍的袖子一直哭一直哭。

    喻驍舍不得她吃這個苦,和丁文初商量之后,決定給戚晚打無痛。

    無痛分娩這個技術在國外其實已經很普及了,只是在國內運用的并不廣泛,好在戚家都是見過世面的人,不存在認為無痛是對孕婦身體不好的傳統觀念。

    打過鎮痛之后,戚晚終于覺得自己活過來了,開指開得差不多,被醫生推進了在產房。

    戰斗了兩個小時,兩個小寶寶不舍得再折騰媽媽了,乖乖地鉆出了媽媽的肚子。

    醫生:“女孩是姐姐,出生時間11點05分,體重6斤1兩,弟弟出生時間11點15分,體重6斤9兩!
财神捕鱼手机版下载 一期一分彩人工计划 股票代码 湖北11选五推荐码 广西快3开奖l结果 二分彩怎么样 湖北体彩11选5推荐号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今天推荐 大乐透开结果 20070904上证指数 北京快三推荐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