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唇上烈酒 > 第70章
    和家中長輩商量之后, 喻驍和戚晚的婚期定在三月初。那時候天氣暖和一些,戚晚的胎向也穩定下來,正好合適。

    喻驍提前一個月就開始籌備婚禮, 所有婚禮的相關事宜都是他在操辦, 林矜和丁文初在旁輔助。

    最終經過多方比較,兩人接受了戚嫣然推薦的婚禮策劃公司。

    有了喻征和喬椹琰這層關系, 這次親自為他們婚禮操刀策劃的正是喬椹琰的妻子祁柚。

    考慮到戚晚現在懷著孕, 不宜坐長途飛機去國外辦婚禮, 婚禮的地點就定在帝都——舅舅丁盛煬公司旗下的千逸酒店, 儀式也一切從簡,重要的是氛圍。

    戚晚這個孕婦如今成了家里的國寶,頭等大事就是養好身體,除了和策劃師祁柚見了幾面,溝通了一下婚禮的細節,其他的事情幾乎不用她操心。

    婚紗是年底時向秋聯系比利時的設計師,在短短兩個月趕制出來的。

    試紗那天,戚晚沒讓喻驍跟著,婚禮需要儀式感, 婚紗也是, 提前讓喻驍看見她穿婚紗的樣子,總覺得不夠浪漫。

    戚晚自懷孕以來,身材沒有太大的變化, 起初丁文初還擔心按照她孕前尺碼定制的婚紗會太小, 結果戚晚穿在身上十分合身。

    夢幻溫柔的一字肩, 優雅貼合的魚尾裙擺,細致的裁剪勾勒出完美的曲線,戚晚在暖黃色的燈光下緩緩轉身,渾身閃著細碎亮眼的光芒,美到了極致。

    丁文初只看了一眼就忍不住紅了眼眶。

    這些日子女兒都在身邊,即便和喻驍早就領了證,也沒覺得有多大變化。

    直到親眼看見女兒穿上婚紗,才突然間意識到,從小被自己捧在手心的女兒真的要嫁人了,一時間傷感起來。

    戚晚被她突如其來的淚水搞得有些慌亂,摟著媽媽的胳膊撒嬌,“你哭什么呀,是不是我穿這身不好看?”

    丁文初擦了擦淚水,說:“沒什么,就是想到你馬上要結婚了,要是你哥哥……他能看到該有多好!

    戚晚垂下眼簾。

    在這個好日子越來越近的時刻,她又何嘗不是常常在夜里夢見哥哥,然后偷偷掉了眼淚。

    是啊,如果戚妄能看到該有多好,見到妹妹穿上這么漂亮的婚紗,他應該很高興吧。

    或許,如果他還在,這個年紀也已經舉辦過自己的婚禮了,能告訴喻驍不少經驗。

    戚晚和喻驍的本意是低調舉行婚禮,只邀請兩家的親戚朋友大家聚一聚,完成一場簡單的儀式就好。

    可戚宴臣偷偷把自己業內的朋友、老同學、甚至國外的合作伙伴的名字都寫在了賓客的草擬名單之內,婚期剛一確定,就迫不及待地打電話邀請,讓他們一定要來參加自己女兒的婚禮,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這件喜事。

    戚晚本來還反對過,說這樣是不是太高調了,那么多人都來,場面太大,不符合他們辦婚禮的初心。

    可戚嫣然卻嘆了一口氣,把她拉到一邊說:“你就由他去吧,他高興就好。本來啊,他是可以參加兩場婚禮的,如今只剩你一個女兒了,當時是加倍重視的!

    聽完這話,戚晚沉默了。

    結婚是好事,不應該提那些傷心的,丁文初收起了眼淚,替女兒撫了撫裙擺,心疼道:“你呀,還是這么瘦,懷孕這么久了,營養半點沒落下,可體重不升反降,真是把我給愁壞了!

    戚晚回神,靠在媽媽肩上,笑吟吟道:“不長肉才好呢,我才不想身材走樣,等卸了貨之后就不用減肥了,多好呀。等這小家伙長大了,和我一起走在路上,都說我是她姐姐,就像我和你一樣!

    丁文初:“你就知道是個女兒?萬一是個兒子呢?”

    戚晚撲閃著大眼睛問她:“你想要外孫還是外孫女?”

    丁文初拍拍她的臉頰,“都好,我們都喜歡!

    戚晚笑而不語,其實她爸媽嘴上不說,心里多少還是希望是個男孩子的。

    戚宴臣如今還年輕,公司的事情還有精力操心,可偌大的一個公司,還是希望將來可以由自己的子女繼承,才不辜負這一生拼搏與奮斗。

    離婚期還剩一周的時候,喻驍基本將婚禮的相關事宜基本安排妥當了,只剩寫請帖和挑選伴娘禮服這兩件事。

    寫請帖這么高級的任務,戚晚毫不客氣地丟給了她爺爺。

    戚老爺子對書法頗有研究,正好每天閑在家里無事,覺得自己沒能為婚禮做半點貢獻,寫請帖這事兒正和他意,一邊一筆一劃游云驚龍,一邊給戚晚講解毛筆字的要領和精髓。

    戚晚支著下巴左耳朵進右耳朵出,手里滑著平板挑選給伴娘的禮服。

    她選了幾套自己覺得好看的,把圖片發到群里:【你們喜歡哪一套?】

    言檬:【我喜歡第二張天青色那套!】

    戚晚:【對不起,已婚孕婦不能當伴娘謝謝!

    言檬:【微笑.jpg】

    【對不起,打擾了……】

    楚晗:【那你這次伴娘團除了我和大圓還有誰?】

    戚晚:【還有南煙和溫時念,溫時念就是那個和喻驍演過電視劇的那只小白鵝,你們記得吧?】

    徐愿:【伴娘有什么好問的,要關心的是伴郎團好嗎!有沒有帥哥呀?色瞇瞇.gif】

    戚晚:【伴郎有丁瓚、許熾淮、游啟,還有一個是喻驍合作過的一個年輕導演,我也沒怎么見過!

    楚晗:【臥槽?怎么哪哪都有游啟?!】

    徐愿:【說明你們有緣啊哈哈哈,要不要考慮發展一下?】

    楚晗:【呵呵!我要是和他發展,我這輩子都不再吃火鍋了!】

    言檬:【冷漠臉.jpg 呵呵,好狠的flag!

    徐愿:【@戚晚,不說游啟,那個許熾淮要不要介紹給我們認識一下,聽說是熾耀傳媒的小老板。晚姐,解救你單身閨蜜于水深火熱的時刻到了!】

    戚晚:【我勸你不要,他那顆浪蕩不羈愛自由的心,還沒有人能收的住!

    徐愿:【哦,那算了!

    【那話說回來,你的曾霆哥哥是不是還沒有女朋友?怎么樣,他這次回不回國?】

    提到曾霆,戚晚稍稍緘默了。

    她和喻驍即將舉辦婚禮的消息,想必戚宴臣早就告訴曾霆了,只是自己一直沒有打電話真是通知他,不知該如何開口。

    她發了一會兒呆,又在群里草草說了兩句,讓她們選好伴娘服告訴自己,就握著手機走到院外。

    她在胡同口站了一會兒,深吸一口氣,終于下定決心撥通了曾霆的電話。

    曾霆到了澳洲之后,之前國內的號碼一直沒有換掉,可他們有意無意的,再也沒有聯系過。

    電話很快就接通,澳洲那邊現在是夜里,曾霆的聲音帶著濃重的睡意。

    “喂,小晚?”

    “曾霆哥,你在睡覺嗎?抱歉我忘了澳洲和國內有時差,沒有打擾到你休息吧?”

    “沒有,我才躺下沒多久,還沒睡著!

    曾霆的聲音還是一貫的低沉且溫柔,他遲疑了一會兒,心中大概猜到了這通電話的來意,笑了一下,問:“怎么突然想到打電話給我了?”

    戚晚吸了一口氣,說:“曾霆哥,我要結婚了,這個月29號!

    回應她的短暫的沉默,曾霆“嗯”了一聲,說:“我知道,戚叔叔已經告訴我了,恭喜你小晚!

    戚晚:“謝謝,爺爺正在幫我寫請帖,我給你也準備了,下午就寄出去。你……會來參加我的婚禮嗎?”

    曾霆:“抱歉小晚,我目前還不能明確回答你,澳洲這邊有個項目比較緊急,我不太確定能不能趕回來。如果……如果我沒有趕回來,就替我向喻驍也說一句恭喜吧!

    戚晚有些小失落,她不確定那所謂的項目是不是真的存在,但如果曾霆真的選擇不來,她也尊重他的決定。

    后來,他們又聊了一些別的事,曾霆在電話里說起了在澳洲的一些日常,戚晚也告訴他自己懷孕了,每天被家里當成小豬崽似的喂。

    兩人說笑如常,就像小時候那般,可朋友總歸有朋友的距離。

    人生這一路會認識很多人,也會和許多人在成長的路上疏離走散,最終陪你走到最后的,只有你自己和那個枕邊人而已。

    掛了電話之后,戚晚站在胡同口沒有及時回家,心情有些小傷感。

    大約是懷了孕的緣故,她最近的情緒也變的脆弱了。

    一件厚實的西裝外套搭在了她肩上,淡淡的木質清香,是令她安心的味道。

    戚晚回頭,喻驍將她攬進懷里,溫聲問:“怎么出來了?”

    “我剛才給曾霆打了一個電話,告訴他我們要辦婚禮了!

    喻驍垂眸,點了點頭,“應該的,他和你哥哥有那么多年的交情,后來又幫爸爸打理公司,是該邀請他回來!

    “他說忙,不一定回來!

    戚晚轉過身,鉆進喻驍的懷里,在他胸膛蹭了蹭,“喻驍,我好想你啊!

    正因為這一路走來有離有散,所以我才加倍珍惜與我并肩的這個你。

    想到有你在啊,未來面對這世界的所有未知和變數,我好像突然就有了勇氣。

    喻驍摸了摸她的頭發,笑了一下,聲音無盡溫柔,“傻瓜,我就在這啊!

    這次婚禮辦的盛大,又邀請了不少賓客,消息漸漸傳開,熱搜掛了幾天,網友們想不知道都難。

    可喻驍和戚晚并不打算邀請媒體、公開婚禮的現場,酒店的安保工作也做得相當到位,媒體混進不去,什么畫面也拍不到。

    結婚前一天,戚晚住回了戚家,因為第二天的婚禮會很勞累,丁文初催促她早點休息。

    戚晚本來還有些緊張,第一次結婚沒什么經驗,一會兒擔心明天自己踩到婚紗裙擺當中出糗怎么辦,一會兒又擔心明天天氣太冷,凍到寶寶怎么辦。

    好在她懷孕之后睡眠質量特別好,這樣漫無邊際地想著,不一會兒就入夢了。

    第二天早上六點,丁文初準時來敲她的門,婚禮化妝師也在天亮之前趕到了,戚晚這次的婚紗造型精致且復雜,沒有三四個小時完不成。

    戚宴臣一早就讓司機把伴娘團挨個給接了過來,幾個姑娘擠在房間里說說笑笑,互相補妝,計劃著一會兒該怎么整蠱新郎和伴郎。

    到了十點,新郎手握捧花帶著伴郎團來敲門。

    有楚晗和徐愿這兩個“老油條”在,喻驍想要把新娘帶走可沒那么順利了。

    楚晗鬼點子最多,想出好幾個整蠱游戲,也不針對別人,專門刁難游啟,就像和他有仇似的。

    不過游戲都是為了活躍氣氛,意思意思,最后都讓過關。

    到了出發去酒店的時間,新郎還沒找到婚鞋,許熾淮不知是著急還是故意,一把將溫時念按在墻上,掐著她的下巴威脅:“說,婚鞋在哪兒?不然我就親你了!

    大家起哄:“驍哥,要不婚鞋別找了,把嫂子直接抱走得了!讓我們許少爺也抱個美人回去!”

    戚晚急了就拿喜糖扔許熾淮,“許熾淮,你不準欺負我們家小白鵝!”

    許熾淮不理她,嘴唇逼近,“說不說?不說我真親了啊!

    溫時念這個膽小鬼哪經得住他這般,臉一紅立刻指著一個角落,“別……婚鞋在那里!

    喻驍順利找到婚鞋,單膝點地給戚晚穿上,公主抱起她結婚去了!

    婚禮的會場定在千逸酒店的露天草坪。

    天公作美,這天天氣格外好,陽光傾瀉,曬在身上暖融融的。

    喻驍帶著伴郎在入口迎賓,新娘在休息室補妝換紗。

    12點08分,吉時。

    賓客到齊,戚晚一襲白紗出現在紅毯末端,挽著戚宴臣的手,沖臺上的喻驍微微一笑。

    喻驍抬頭,眼神定格在戚晚身上,久久沒有離開,漸漸紅了眼眶。

    為了保持First Look的浪漫與美好,早上接親時戚晚穿的是另一身出門紗,這件正式的婚紗禮服,喻驍是第一次親眼看她穿上,一瞬間所有喜悅與感動紛紛涌上心頭。

    圣潔的白,就像十幾歲那年小女孩第一次出現在他眼前時那純潔的模樣。

    一晃多年,她成了他的妻子。

    喻驍收拾好情緒,緩步走過去,從戚宴臣手中接過戚晚的手,牽著她在親朋好友的祝福聲中走向舞臺。

    兩人交換戒指,許下今生攜手前行的承諾,掀開頭紗,擁抱,親吻……

    戚晚嘗到了眼淚的咸。

    從前從前,我愛了你很久。

    而現在,你終于成了我的丈夫。

    會場的入口,曾霆站在不起眼的角落,看著臺上深情擁吻的兩人,嘴角緩慢揚起了一個釋然的微笑。

    為了參加這場婚禮,曾霆幾乎三十多個小時沒有合眼,談完項目立刻就搭乘飛機回國,只為親眼看見她走向自己的幸福。

    小晚,你一定要的過得很好。

    我也一樣。

    賓客掌聲經久不停,曾霆將自己準備的新婚禮物交給侍應生,讓侍應生在婚禮結束后轉交給新娘,然后轉身離開了。
财神捕鱼手机版下载 11选5任三简单算法 北京11选五的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手机平台 体彩排列7中奖规则 河南省体彩11选5 河南快三的走势图和值 好彩1今晚开奖号码结果 股票融资融券如何操作 体彩飞鱼中了多少钱 河南省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