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歷史穿越 > 將軍夫人過分美 > 第86章 尾聲(三)完結篇
    行刑前的一個晚上,李金霖走到帶人來到楚桓所在的監牢。

    楚桓依舊保持這來時的坐姿,僵直地靠在墻上,看著走廊出搖曳的燭火。

    李金霖看向他:“楚公子,圣上仁慈,若行刑前你還有什么愿望,李某可以盡量為楚公子辦到!

    楚桓沉默地搖了搖頭。

    李金霖確認了一遍:“當真?”

    楚桓點頭。

    曾經風光得意的人,如今沉默地躲在黑暗處,李金霖心里說了句自作自受,點了點頭,轉身離去。

    身后忽然傳來急促的腳步聲,李金霖回過頭,就見楚桓臉色蒼白,嘴唇微張,眸光在燭火下有些發亮,然后直直地看來,卻又有些恍惚。

    “楚公子……”李金霖折身回去。

    楚桓雙手緊緊攥住兩個粗黑的木樁子,聲音嘶。骸拔蚁胍娊!

    李金霖心中疑惑,面上卻沒什么反應,只淡聲道:“我盡量去試試,至于蕭二少奶奶愿不愿意見你,我不敢保證!

    楚桓聽著那句“蕭二少奶奶”心頭一滯,他遲緩地點了下頭:“謝李大人!

    他看著李金霖走出地牢,關門的聲音吱呀響起,楚桓忽然覺得渾身有了些力氣。

    她會來吧……

    就算再恨他。

    楚桓也不知道自己要說什么,只是想見見她。

    他不知道時間的變化,只一下一下在心里默數著,只覺得過了好久好久。直到,空寂的走廊里,傳來輕輕的腳步聲。

    楚桓“蹭——”地一下站起身,撲騰著來到牢房邊,透過木柱之間的縫隙,扒拉地朝外望去。

    來人身著玄色錦袍,銳利的眉眼在昏暗的光線里帶著再明顯不過的冷意和嘲諷。

    他表情一點一點僵硬在臉上:“怎么是你?”

    蕭拓站定在離他不到一步的地方,直視著楚桓狼狽的模樣:“不然呢?”

    楚桓緊緊地盯著蕭拓,手指扣進木頭的縫隙里,細碎的木渣子刺進柔軟的指腹里。

    “楚桓,我也想起來了!

    楚桓靜默了幾瞬:“想起來什么?”

    蕭拓冷笑了一聲:“跟我裝傻嗎?如果我沒有猜錯,你也是昨晚才想起來的!

    所以你這么迫不及待想見她,因為你知道自己曾經擁有,知道是自己把一切變成了如今這個樣子。

    楚桓淡淡道:“是,所以呢?”

    他面色漲紅,聲音都在發抖:“是!我想起來了!所以呢?!也輪不到你來我面前跟我炫耀!”

    蕭拓眉心緊緊皺起,看著楚桓,他一步走進,手伸進牢中一把攥住楚桓的衣領:“我想起來你是怎么糟蹋我最愛的人,你是怎么將她一步一步逼到死路!你還想見她?你有什么資格?!”

    楚桓哈哈大笑了兩聲:“我有什么資格?!就憑上一世她是我的人!”

    蕭拓攥住他的領子,一腳踹在他肚子上,這一腳當真下了狠手,腥甜的血意猛地襲來,血沿著喉嚨溢出來。

    楚桓睜大眼睛瞪著蕭拓,他攥住蕭拓的手腕,聲音嘶啞道:“她不敢來見我是不是……”

    蕭拓丟開他的衣領,一把掐住他的脖子:“不敢?!不敢見她的應該是你!你知道嗎?我只恨我記起來得晚,否則我早就不顧一切殺了你!”

    昨夜,明明只是平常睡著,可腦海中卻忽然鉆入許多熟悉又陌生的畫面。

    他仿佛身處于其中,明明沒有經歷過,卻痛得刻骨銘心。

    他看到江元依羞怯地躲開他,看到寧安國南境大亂,兄長身受重傷,他被迫出征那一日。他知道江元依的婚訊,慌忙離開隊伍,翻進了女子的墻頭。

    他又向他求娶,還是被拒絕了。他以為楚桓是個好人,會好好待她。

    無數個日夜,他看著沙場的寒月就會想起她,相思入骨。

    過了加冠之年,他連個妾室也沒有,母親著急幫他說親,都被蕭拓推去。他不想回京城,躲在邊關日復一日的打仗。

    直到邊境再次大亂,他逼不得已回京,卻發現江元依被休,流落青樓。

    他當即氣得拿不穩劍,喉嚨都有了血腥氣。他沖到沁蕊閣時,就見一群公子哥飲酒作樂,她一臉平靜地坐在一旁,沒有半分生氣。

    那是他放在心尖尖上舍不得碰的人啊……

    蕭拓看著自己眼眶紅了又紅,然后一把抹干凈自己眼角的淚,抬步走了進去。

    他看著自己輕輕揭開女子的面紗,撫摸著她滿是傷疤的那張臉,又向她求娶一次。

    邊境戰事十分緊迫,贖人的手續繁瑣,他給了老鴇好多錢讓她幫忙照顧好她,然后派府里的人去辦這件事。他立刻趕回南境,只想快點把仗打贏。

    他在為國征戰十年,想著上天總該眷顧他一次,可是沒有,箭穿過冰雪,射過心臟的那一刻,蕭拓跪在雪地里嚎哭出聲,怨恨上天為何如此戲弄于他。

    他在夢中仿佛經歷了一生,醒來時汗浸透了衣裳,江元依小小的一團窩在他的懷里,呼吸輕淺,潔白的臉頰泛著微微的粉色,像初生的嬰孩。

    蕭拓緊緊將她摟入懷中,捧住失而復得的寶貝那般,直到懷里的人喘不過氣來嬰寧了幾聲,他才將人松開。

    天剛明,蕭拓睡不著,起身道到院子里,李金霖早早來拜訪,說楚桓請求見他夫人一面。

    蕭拓生生將箭掰斷,眉心狠狠皺起,不知道楚桓哪里來的臉。

    監牢內一片死寂,唯有兩人隔著兩世的愛恨情仇對峙。

    蕭拓看著楚桓,一字一頓道:

    “你哪里來的臉見她?”

    楚桓笑了兩聲:“上一世我害死她,這一世她害死我,我們扯平了不是嗎?”

    “扯平?”蕭拓嗤笑了一聲,道:“是我要置你于死地!楚桓你記清楚了,你永遠都欠她的!

    蕭拓嫌惡地看著他:“但你沒機會補償了,就懷著這種痛恨自己至死卻又什么都改變不了的心情死去吧。這是你應當的報應!

    “蕭公子!崩罱鹆卣驹谏砗,輕聲提醒道,“時辰到了!

    蕭拓看著楚桓,黑沉的眼神直直望進楚桓的眼眸中:“下輩子,我依舊會比你先找到她!

    蕭拓丟開他,楚桓失魂一般站在原地。

    一陣風吹過來,走廊的燈熄了幾盞。蠟油沿著冰冷的鐵臺落下尖刻而詭異的形狀。

    李金霖指了指出口處:“請公子先行離開!

    蕭拓點點頭,看了楚桓一眼,然后轉身離去,走到拐角的那一刻,身后傳來楚桓嘶啞的叫聲。

    “蕭拓!”

    蕭拓腳步微頓。

    “幫我告訴她……”楚桓眸光閃爍地看著蕭拓的背影,直到那道身影徹底離開視線,他也沒說出一句話。

    剛消下去的血腥氣又涌起來。

    他在想,如果上一世,他不那么狠心不那么冷漠無情,會不會就不會變成如今這般?可是沒有如果……

    大口大口地鮮血從嘴里涌出來,李金霖將毒酒遞給他。

    楚桓接過酒,仰頭混著血水灌了下去。

    毒藥藥效很快,楚桓很快倒在地上,漸漸模糊視線中,那個巧笑嫣然的少女,撐著下巴,坐在他書桌旁,笑意盈盈地看著自己,軟聲叫了句:“夫君!

    李金霖上前輕輕合上他的眼睛,男人眼角是淚,觸碰在指尖是冰冷的觸感。

    李金霖嘆了口氣,站起身:“去稟報皇上!

    “是!

    ……

    蕭拓一步一步地走出地牢,外面正是大太陽,光有些灼眼,他仰起頭,感受著光灑在臉上的熱度。

    跟那一年的冰雪是完全不一樣的溫度。

    他終于知道,為何江元依對南境的戰場那般執念。在那個收了他命的戰場上,她想親眼看著他活下來。

    他迫不及待地策馬回了國公府,庭院內,江元依穿著簡單的練功服,晶瑩的汗水沿著臉頰滑落,臉上映著光朝自己看來,那么鮮活的樣子。

    江元依站在比武臺上朝蕭拓笑著:“傻站著干嘛?”

    蕭拓走近她,將人抱進懷里。

    謝謝你,這一世,來到了我身邊。

    江元依乖乖地在他懷里待了幾秒,然后微微仰起頭看著他:“怎么了?”

    蕭拓湊下去吻了一下江元依的唇:“我想起來了!

    江元依皺眉:“想起什么?”

    蕭拓笑道:“上輩子的事情!

    江元依眼眸驀得瞪大,僵硬了好久,支支吾吾道:“你……你怎、怎么突然想起來了?”

    蕭拓又將她抱緊,埋在她的肩窩里,輕聲道:“可能因為上一世的恩怨了結了!

    江元依還是有些緩不過神來。

    她遲疑了幾下,輕聲問道:“……你不怪我嗎?”

    蕭拓疑惑地放開她:“為什么怪你?”

    江元依埋下頭,那句話隱藏在心中好久,繞了好久江元依也沒開口。

    蕭拓微微低下身看著她:“怎么了?”

    江元依看著他溫柔的眼眸,這才輕聲道:“……怪我有眼無珠!

    蕭拓寬厚的手掌握住她的肩膀,靜靜地望著她的眼眸中,道:“該怪的人應該是我,沒有把你搶走,害得你上輩子受了那么多苦!

    江元依放在他背后的雙手收緊,透過他肩側抬頭看著上方。

    晴空萬里無云,庭院邊長出來的枝丫上滿是新長出的綠葉,點綴在淺藍色的天空上,有輕風吹過,輕輕揚起兩個人的發絲,嬉戲般交纏在一起。

    江元依吻了吻他的側頸。

    我何其有幸,有重來一世的機會,有你。

    ————全文完——————-
财神捕鱼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