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夫人你馬甲又掉了 > 第600章 盛世婚禮,全城掉馬(完)
    楊殊晏被馬修帶走。

    顧西遲收起下巴。

    程木拿著小鏟子,看了顧西遲一眼。

    “看什么?”顧西遲瞥他。

    程木小聲開口,“顧先生,40%的使用權呢,您說的可真對!

    果然,色令智昏。

    怕是楊殊晏也沒想到,程雋為了秦苒,真的讓出了自己的大半壁江山。

    顧西遲也回過神來,“嗯”了一聲,沒再說這件事,而是道:“帶我去師兄的實驗室!

    京城事了。

    但秦苒身上的病毒還在,京城還陷入Y3病毒風波。

    好消息是,林爸爸的植物真的有克制病毒的奇效,程雋顧西遲還有世界的各大醫學實驗室都在加班研究這些。

    “顧哥——顧哥——您別動,這種小事我幫你,”江東葉把文稿打印出來遞給顧西遲,才靠著桌邊詢問,“苒苒她沒事吧?”

    實驗室一行人對此見怪不怪了。

    “林叔,”顧西遲搖頭,他看了文稿一會兒,才抬頭,若有所思的看向林父,“您是怎么培養出這些植物的?”

    林父一愣,他撓撓頭,“不是我,是一位先生給我的東西!

    “你還記得他嗎?”顧西遲直接站起來。

    “記得……”林爸爸頓了頓,然后開口,“是地下拍賣場的管理人員!

    “地下拍賣場……”顧西遲點頭,他找來門外的程水。

    程水放下手邊的事情,“顧先生,您找我?”

    顧西遲把林父的話轉述了一下。

    程水一愣,“您確定是地下拍賣場的負責人?”

    “確定,我一直跟地下拍賣場有交易!绷指刚_口。

    程水“啊”了一聲,“帶你們去找老大吧!

    顧西遲看著程水的樣子,知道有什么不對之處,他擰著眉詢問,“是有什么問題?”

    “問題沒有,”程水搖頭,“顧先生,林先生,我帶你們去找老大吧,那地下拍賣場,都是他的!

    他淡淡的回。

    “噗——”正在喝水的江東葉一口水噴出來,面無表情的轉頭看向程水。

    程水瞥江東葉一眼,點點頭,以示確認。

    **

    樓上。

    程水他們進來的時候,程雋正在看醫學組織剛剛發過來的研究。

    秦苒坐在他身邊不遠處,戴著耳機帶林思然上至尊十九星。

    “有結果了?”程雋放下手中的資料,看向顧西遲。

    顧西遲點頭,“是有眉目了。林叔叔的忘憂是引進的東西,植物體能分泌一種物質,我問過他,只要能找到最初轉嫁媒體跟方法,我們就能知道這種未知物質!

    聽著顧西遲的話,程雋頓住,腦子里明明滅滅。

    他一言不發的,從抽屜里拿出來自己的黑色笨重手機,“開啟植物頁面!”

    這幾天,他表面裝作無事,實際上內心煎熬不已。

    關心則亂。

    都差點忘了,自己還有這些。

    黑色的笨重手機顫顫悠悠的亮起,在半空中投下四維投影,與此同時,植物頁面密密麻麻的文字出現。

    程雋直接滑到他需要的那條,看向顧西遲,“是這些嗎?”

    秦氏最近研究的四維引擎已經有效果了。

    秦漢秋還一人發了一個手機,顧西遲對此見怪不怪,他認真的看著這頁文字。

    看完之后,緊張了這么多天的情緒終于緩過來。

    他蹲在地上,頭埋進膝蓋,聲音終于哽咽:“我知道那是什么物質了……”

    顧西遲,醫學界病毒微分子鼻祖。

    別莊以及實驗室這多年故作輕松的氛圍,終于爆發。

    只有秦苒,她靠著椅背,若有所思的看著程雋手里的手機,好半晌,有些服氣:“我終于找到你失散多年的兄弟了!

    對面房間。

    被悶在黑色包里的手里瘋狂閃爍。

    **

    M洲。

    特殊牢房。

    楊殊晏跟幾個手下都被關在這里。

    他坐在椅子上,閉目養神,似乎眼前所有一切都不會動搖他的半分心神。

    門外,馬修進來,手中拿著一個冊子。

    “程雋用了大半勢力跟你換取合作!睏钍怅瘫犻_眼睛,淡淡看向馬修。

    馬修點點頭,不得不贊嘆,“他確實大手筆!

    楊殊晏的幾個手下都不由看向馬修,心里更是覺得可怕。

    程雋那個人……果然是瘋了。

    難怪能打動馬修。

    “我跟你做個交易,地下聯盟,M洲50%!睏钍怅搪f著。

    “那倒不用,”馬修不太在意的揮手,“我只是為了逮捕你!

    楊殊晏的手下猛然抬頭,“馬修,貪心不足蛇吞象!

    馬修沒再理會他們,只看了看時間,“婚禮是不是要到了?”

    “是!彼淖笥沂止Ь吹牡皖^。

    “那我得趕緊走,這邊交給你!瘪R修匆匆離開。

    馬修走后,楊殊晏才怔怔開口,“她的婚禮?”

    “是啊!瘪R修的左右手點頭,他們看了看上面發下來的文件,就準備開啟機關。

    “等等,”楊殊晏沒說話,他身側的手下連忙開口,“你們要多少才肯放我們?”

    “老大已經說過了,他只是為了逮捕你們!瘪R修的左右手好脾氣的開口。

    “放屁!”楊殊晏的手下冷笑,“他不是收了程雋的東西?!”

    聞言,馬修的左右手看了對方一眼,一言難盡的道:“雖然老大收了程先生的東西,但今天他又送回去了!

    聽到這一句,楊殊晏跟他的手下都愣住。

    下意識的覺得不可能。

    “秦小姐跟我們老大可是生死之交,老大怎么會收程先生的東西!闭f完,也不等楊殊晏等人反應,他直接關了門。

    門關了之后。

    之前勸阻楊殊晏的手下才恍惚的抬頭看向楊殊晏,驚駭難言的道,“盟主,或、或許是我錯了……”

    馬修,M洲的第四大勢力。

    幾乎與地下聯盟不相上下。

    秦苒跟馬修生死之交,這句話從馬修心腹嘴里說出來,絕不是謊話。

    他之前覺得,楊殊晏為了秦苒跟程雋爭,不值得。

    眼下,卻后悔了。

    想到這里,他慌忙看向楊殊晏。

    楊殊晏不知道在想什么,只又閉上了眼睛。

    **

    邊境重型監獄。

    歐陽薇終于等到了有人來探監。

    來人是之前明海的那個心腹,她拿著電話,直接開口:“你是不是來帶我出去的?!”

    明海心腹看著她,緩緩的搖頭,“抱歉!

    “怎么會?”歐陽薇怒目而視,“我明明聯系到了巨鱷,還跟會長進行了合作!”

    心腹憐憫的看著歐陽薇。

    “你這什么表情?”歐陽薇心下一陣咯噔。

    “巨鱷并沒有跟會長合作,會長……會長頁涉嫌刑事案件,被關了起來!

    歐陽薇抿唇,她冷笑,“這不可能!”

    “今天是少主跟秦小姐的婚禮!毙母箵u頭。

    歐陽薇兩只手緊緊握在一起,她咬著牙,“秦苒她……可真是好運!”

    “歐陽小姐,”心腹終于嘆息,“你應該不知道吧!

    “什么?”歐陽薇看向心腹。

    明海心腹拿著手機,調到了渣龍給他發的一張圖。

    圖是129核心內部孤狼的資料。

    孤狼是誰,歐陽薇自然知道,129的五大元老的核心人物,129能走到今天,跟他有莫大的關系,129每年無數會員都是沖著孤狼這個人來的。

    那是刑偵界所有人眼中的偶像。

    歐陽薇自然也是。

    盡管從沒有見過五大元老,但歐陽薇這五大元老是認真的,尤其是里面最出名的孤狼。

    可她……

    竟然在孤狼的資料上看到了秦苒的圖片!

    歐陽薇猛地站起來,“這不可能,不可能……怎么會是她?”

    “巨鱷先生那邊也只是一個圈套,他是因為秦苒小姐才收了你的連線……”心腹收起手機,他最后看了眼歐陽薇試論落魄的模樣,搖搖頭,離開了。

    歐陽薇很快就被人帶下去。

    她不傻,相反,很聰明,不然當初也不會考入129.

    就在心腹說的時候,她就已經想到了,之前想不通的一切也想通了。

    難怪之前程溫如會被巨鱷接單!

    她之前跟秦苒說起129的時候,對方半點也不意外!

    難怪她自己會忽然聯系到巨鱷!

    難怪巨鱷會突然跟明海合作!

    又難怪……

    她到現在都沒有被巨鱷的人接出去!

    原來秦苒就是孤狼……

    歐陽薇已經不再思考獄卒的話了,她只怔怔的走在長長的通道里,妄她因為自己是129的一員,在京城所有人的吹捧下變得飄飄然……

    129元老孤狼,歐陽薇不由低頭,已經能想象到,當她在秦苒面前吹噓這一切的時候,對方不知道怎么看待自己……

    **

    M洲,唐家。

    “參加婚禮?”唐家大少爺搖頭,擰眉,“京城?我不去!

    有這時間,他不如去馬斯家族的場地。

    唐輕也不想去,她擰眉,“爺爺,我不想去!

    唐均第一次拿出家主的氣勢,“必須給我去!”

    秦苒的大好日子,唐均不希望一個人不去。

    唐輕跟唐均都沒再說話。

    等唐均走后,兩人才面面相覷,唐大少爺更是擰眉,“你爺爺真是瘋了!

    不過花國京城的一個婚禮,秦家是什么東西?

    但是唐均開口,他們又不得不去。

    “我們明天再去吧!碧拼笊贍敂Q眉,勉強開口,“參加完婚禮就回來!

    唐輕擰眉,她雖然不想去,但開口的是唐均,她不敢違抗,只心里不爽快的應著。

    **

    正是七月份。

    來京城旅游的人很多。

    今天卻因為這件事上了熱搜。

    因為幾條靠近古建筑的大道都被封了,尤其是古城墻那一塊,更是密不透風。

    網絡討論的熱火朝天。

    “也沒聽說京城有什么峰會?”

    “肯定是重量型人物視察!”

    “坐等大佬出來揭秘!”

    “機密來了,是有人今天結婚!請大家送我上熱門!”

    這一條評論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結婚?這么大手筆?還能封路,臥槽臥槽,八卦之心頓起!”

    “在線蹲個現場人直播!”

    “……”

    網上討論得熱火朝天。

    秦家老宅。

    二樓房間。

    魏子杭、南慧瑤、楊怡、林思然、潘明月……秦苒的這些朋友都在。

    “來了來了!我已經看到車了,”門外,秦管家興沖沖的上來,“小陵少爺,沐楠少爺,快把門關上!等會兒你們姐夫說什么都不能輕易讓他進來!”

    秦陵跟沐楠還沒開口。

    林思然在門邊,她拍拍胸口:“秦管家,您放心,這一點我們還是知道的!”

    秦苒的伴娘,是潘明月跟林思然。

    至于南慧瑤跟言昔這行人,是秦苒的親友團。

    雙手環胸,靠在落地窗邊的魏子杭看了窗外一眼,不由笑了一聲,“秦管家這究竟是有多急啊,我連車隊都沒有看到!

    身側,喬聲也失笑,“怕是兩里地之外就看著了!

    林思然跟南慧瑤潘明月這行人見還沒來,先檢查了門窗。

    又檢查了一遍難題。

    南慧瑤扔了扔手上的鞋子,側頭問房間內的人,“藏哪兒?”

    “簡單!币恢背洚敂z影師的何晨淡淡的接過來南慧瑤手上的鞋子,塞到秦苒的鳳裙下,并回頭環視了房間內的人一圈,抬著下巴。

    “狠!眴搪暷康煽诖,給何晨比了個牛逼的手勢。

    大佬的裙子,誰敢掀?

    何晨風淡云清的開口,“一般一般!

    正說著。

    魏子杭站起來,“車到了!

    “我看看……”林思然走到窗邊,掀了掀神淡色的窗簾,一眼就看到樓下望不到邊的車隊,她又立馬放下了窗簾。

    然后悠悠的看了秦苒一眼。

    何晨也對著樓下拍了一下,不由笑,“他這是把京城所有的豪車都聚集在一起了吧,難怪要清道,嘖,快點準備,他們快上來了!

    不過幾分鐘。

    一門之隔外,已經有了響聲。

    “叩叩叩——”

    不輕不重的三聲。

    “想要進門,沒那么簡單,”南慧瑤跟林思然一左一右,手上拿著個題目表,她咳了一聲,開口:“先回答一百個問題,第一個,123456*999,數字多少,一秒鐘!”

    別說門外的顧西遲江東葉陸照影等人,就連門內的喬聲嘴角抽了一下,“這么變態的題目,誰出的?”

    一秒鐘,連手機計算器都打不開。

    “是小陵!便彘谝贿,回。

    喬聲:“……”

    小陵這是真小舅子。

    他正想著,門外程雋不急不緩的開口,“123332544!

    喬聲:“……果然,一家子的bug!

    秦陵這些人出的題攔不到程雋五分鐘。

    南慧瑤收起紙,又咳了一聲,程雋一個都沒有回答錯,一個紅包沒拿進來,“得有開門紅包,紅包呢?你們有沒有準備好?”

    外面說了一聲。

    林思然手擱在耳邊,“什么?沒聽到!

    “我說,”陸照影大聲道,“門地下的縫太小,塞不進去!”

    林思然警惕的道:“你們不會是想闖進來吧?”

    陸照影:“……我們是這樣的人嗎?”

    林思然覺得也對,秦苒還坐在床上,料他們沒這個膽子。

    她跟南慧瑤小心翼翼的把門開了,探出個腦袋:“紅包呢?”

    她一出現,顧西遲就塞了一把紅包給她,“不夠我們還有!

    “砰!”

    南慧瑤把門關上。

    喬聲等人湊過來,“看看,看看,幾塊錢!

    南慧瑤打開一個紅包,沒看到錢,她剛想說話,秦陵從一邊走過來,把紅包倒了倒,從里面倒出來一顆鉆石。

    一分鐘后。

    南慧瑤林思然這行人對著床上擺著的五十顆鉆石思考人生。

    外面,陸照影繼續拍門:“紅包夠嗎?不夠還有!”

    南慧瑤跟林思然一行人:“……”

    拿人手短,南慧瑤開了門。

    門外,程雋長身玉立,他目光透過人群,喧囂中,只看到坐在床上的人影。

    秦苒今天穿的是傳統的鳳冠霞帔,裙擺繡著精致鳳凰圖案,頭發也盤起,兩邊垂著金色的墜子。

    她也正微微抬頭,看向門外。

    秦苒向來是素慣了的,也鮮少化妝。

    今天是第一次穿著華麗又顯得莊重的嫁衣,紅色繡花的衣擺幾乎鋪滿了床,她坐在床中央,大概是等得長了,喧囂中,只有她一只腿屈起,胳膊撐在腿上,手抵著腦袋,正側頭,略帶不耐煩的看向門口,陽光透過淡色的窗簾照下來的淺淺光線打在她的臉上,愈發顯得銳意沖天。

    她容色一向盛極,此時更是冰肌玉骨,秀色掩古今。

    不說其他人,今天第一眼看見她的南慧瑤潘明月幾個人也被煞了好半天。

    “我終于知道為什么老大他愛美人不愛江山了!背袒鹦÷曂瑤兹碎_口。

    門外,程雋一步一步走進來。

    南慧瑤就讓他們找鞋子。

    顧西遲、五行幾個人把整個房間都翻遍了。

    最后程水搖頭,他制止了其他兄弟四個,“別找了!

    “為什么?”程木愣愣的抬頭,程水手抵著唇,“你找不到的!

    “拿紅包拿紅包!背袒鹦宰蛹,一出手就是二十個紅包,塞到能說事的南慧瑤手里。

    又收了二十個鉆石的南慧瑤:“……”

    她默默的掀開了秦苒的裙擺,從里面拿出了秦苒的鞋子。

    程木顧西遲陸照影等人:“……”

    mmp。

    “敢問一句,何方高手藏的鞋子?”程火拱手。

    何晨剛好拍完一個視頻,她淡淡抬頭,“我!

    程火往后縮了一下:“……”一個單手擒住毒龍的人,當他沒問!

    這一場婚禮,程家跟秦家都準備了許久。

    程雋替秦苒穿好了鞋子。

    沐楠默不作聲的把秦苒背下樓。

    主場在程家隔壁一直空著的古城樓中。

    從秦家到大院,紅鸞鋪地,十里紅妝,百桌流水宴。

    程家、秦家人都在接待客人。

    都是京城有頭有臉的客人,手里都是燙金的裱花門貼。

    能派來接待客人的,都是兩家的重要人物,秦家是秦部長秦管家阿文這行人,程家是大堂主施厲銘一行人。

    “您好!庇忠晃豢腿饲皝,秦家人彎腰,禮貌的接過來請柬。

    他看了一眼,請柬上寫的名字有些熟悉,女方客人。

    “這是賀禮!睂Ψ椒畔乱粋禮盒。

    秦家人連忙推拒,“常先生,我們這次不收任何賀禮……”

    然而,那人放下禮盒就進去了。

    “怎么了?”程家大堂主過來,看了一眼。

    一眼就看到上面的名字——

    常寧。

    “大堂主?”秦部長看了大堂主一眼,“你沒事吧?”

    “有事!贝筇弥髂艘幌履。

    秦部長愣住,“這位常寧先生有問題?”

    “啊,”大堂主眼下已經不是一般的大堂主了,是經歷過M洲的大堂主,他搖頭,“就,秦部長你不知道,常寧先生是129的那位嗎?”

    秦部長:“……”

    他們還沒回過神來,又有一位客人過來。

    看到來人,大堂主直接愣住。

    最后是秦部長接待的。

    來人也帶了禮物。

    “馬先生,請進!钡劝疡R先生送進去,秦部長才轉身看向大堂主,“大堂主,你……”

    “馬修,”大堂主有些心累的開口,“人家名字是馬修,不是姓馬,他姓安德森!

    秦部長頓住,“大堂主,您……也認識他?”

    大堂主跟二堂主面面相覷,在M洲把他們抓起來的大哥大,他們能不認識嗎?

    M洲馬修?

    秦部長跟阿文等人面面相覷,他們著實沒聽過,但又怕說出來程家會覺得他們沒見過世面,一個個都不敢開口,憋著。

    又到一個客人。

    秦部長不認識,不由戳了下大堂主,“大堂主,你去接待!

    大堂主:“……”我也不認識。

    就在兩人要說話的時候,程水從里面出來,他禮貌的彎腰,“馬斯先生,請跟我進去!

    程水側身,讓身邊的程木帶馬斯先生進去。

    一行人進去后。

    大堂主坐到了地上。

    秦部長看向他,“沒事吧?”

    大堂主還有客人要接待,他扶著桌子站起來,腿有些軟,只看向秦部長,覺得不能只自己震驚,他風淡云清的開口,“你知道M洲有一個馬斯家族嗎?剛剛那就是馬斯族長!

    秦部長:“……”他不知道,但他知道跟M洲相關的都很牛逼。

    他要跪了。

    至于后面的樓月、肯尼斯……一堆F洲、邊境的古怪人物,秦部長跟大堂主已經面部僵硬了。

    **

    婚禮主場。

    唐輕跟唐大少爺這行人已經到了,他們踩點,不及唐均提前好幾天到了。

    紅毯兩排,擺著桌席。

    大堂主迎客,程金程管家安排客人。

    “唐先生,唐小姐,你們的坐席在這兒!背探鸲Y貌的把唐輕兩人帶到次二席上。

    本來要走去主席的唐大少爺面色僵硬了一下。

    他面色漆黑的坐在次二席位上,前面還有主坐席跟次席兩桌。

    “我們竟然坐在這里?這秦家……”唐大少爺冷笑一聲。

    身側,坐著的唐家負責人也擰眉,又有些驚訝,“這秦家果然不會做人,竟然把您的席位安排在這里,不知道他們的主坐席跟次席都安排著些什么人!

    “能有什么人?”唐家大少爺不在意,他喝了一杯酒,“我倒要看看,前面兩桌坐的是誰!

    今天他本來就不想來這里。

    誰知道還被安排在這種地方,更是一肚子被怠慢的火氣。

    倒是唐輕,并不在意這場婚禮,只低頭看著手機,上面是密密麻麻的代碼。

    沒多久,隔壁次席坐了一個人。

    唐家大少爺看了一眼,不認識。

    只聽到服務人物叫他“常先生”,唐家大少爺繼續冷笑。

    “馬先生,您的座位在這邊!睕]多久,隔壁空著的次席又來人了。

    唐家大少爺把酒杯放下,他不太在意的,再次偏頭。

    朝對隔壁的次席看了一眼,落座的是一個外國人,正跟先前落座的常先生說話。

    穿著一身正裝,看起來十分嚴肅。

    臉上的胡子刮的很干凈。

    有點眼熟。

    唐家大少爺不在意的看了一眼,剛要收回來目光,忽然間整個人頓住。

    他連忙拿出來手機,登錄M洲的官網。

    眼下所有人用的都是云光財團的搜索,全球通用,唐家大少爺輕門熟路進了國際大廈內部。

    他網絡技術沒有唐輕厲害。

    但還比一般人厲害,很快就搜到了國際刑警馬修刮了胡子的照片。

    近照。

    唐家大少爺對比著照片,僵硬的看向那外國人……

    表情有些呆滯。

    他還沒反應過來。

    又有人帶著一位客人走向次席,“馬先生,您坐這邊!

    又是馬先生?

    馬修都看到了,唐家大少爺僵硬的轉頭,看向另一位馬先生,正好就看到馬斯家族族長的臉。

    “噗通——”

    他一個不穩,從椅子上滑落。

    這動靜太大,身側的唐輕被驚動了,“爸?”

    “小、小輕……”唐家大少爺愣愣開口,“我那個侄女兒究竟是什么人?”

    “你說什么?”唐輕皺眉。

    唐家大少爺張了張嘴,“你看隔壁次、次席……”

    唐輕已經看過去了,正好看到正在招待的程水,還有馬斯家族族長的臉龐……

    唐家來的三個人瞬間陷入沉默。

    十點五十八分。

    婚禮正式開始。

    新郎新娘露面。

    唐輕抬頭,她心里已經又預感了。

    此時還是忍不住抬頭,看向紅毯盡頭的方向。

    一對新人慢慢走過來。

    正是兩張她極其熟悉的臉。

    “啪——”唐輕的手機掉在地上,“竟……竟然是她……”

    **

    “小程,我今天,就把苒苒交給你了!鼻貪h秋把秦苒的手放到程雋手中,他看著眉眼明艷的秦苒,聲音有些哽,“你們經歷了這么多,希望從今天起,你們同心同德,同甘共苦,互敬互愛!

    充當司儀的秦修塵拿著話筒,鄭重開口:“以后的日子還很長,也愿你們永結百年之好,長鼓瑟瑟和諧!

    天空洋洋灑灑的落下紅色玫瑰花瓣。

    許是時間站得久了,秦苒頭頂的發簪上落了一片花瓣。

    程雋抬手,輕輕掃落那片花瓣,他握緊秦苒的手,“謝謝爸!

    “好,好!鼻貪h秋抹了抹眼睛,看著這一對新人。

    一個蓮華容姿,一個如崖三寸雪。

    能配得上他們的,也只有對方了。

    **

    別莊。

    陸照影顧西遲這一行人商量著鬧洞房。

    但……

    奈何新娘今天流程太多,有些不耐煩。

    沒人敢上去。

    “你先去,”陸照影看向顧西遲,“你跟秦小苒生死之交!

    “我不,”顧西遲拿了個蘋果,“我師兄會打死我!彼戳搜矍亓,“小陵,要不……你先上去打頭陣?”

    小舅子,還是秦苒的親弟弟。

    其他人也慫恿。

    秦陵看了幾個人一眼,直接離開。

    “弟弟!”陸照影招手。

    秦陵雙手堵住耳朵。

    不聽。

    沒敢說,他惹他姐姐沒事,要是惹到了姐夫……

    秦陵想想自己被秦苒虐的辛酸史,不想說話。

    樓上。

    秦苒頂著一天的飾物,耐心早就耗光了,她一進房間久踢上門,一邊拔頭上的釵子。

    頭發是專業老喜婆梳的。

    很緊。

    一天了都沒有松開的跡象。

    秦苒愈發顯得不太耐煩。

    程雋跟在她身后看了會兒,才輕聲笑著上前,“我幫你!

    他伸手,不急不緩的把她頭頂的飾物全都拆下來。

    黑色的頭發如瀑一般鋪在腦后,印襯得脖頸側臉一片雪色。

    她睫毛低垂著,正糾結著嫁衣的各種帶子。

    驀然間手被抓住,秦苒抬頭。

    程雋不緊不慢、慢條斯理的幫她把外面的帶子解開,低下頭。

    “還沒洗……洗……”秦苒心跳也有些不在控制,指尖有些發麻的緊,聲音輕喘。

    “不洗了!

    “燈……”

    程雋隨手從床頭抓了個手機扔掉。

    燈滅。

    ……

    ……

    翌日。

    微博上蹲了一天的八卦終于有人冒死發了一個小視頻。

    “秦影帝主持?言昔駐場?臥槽這是哪個大佬的女兒結婚?!”

    “百輛豪車,百桌宴席,哪個霸總的小嬌妻?”

    有人放上了新娘的模糊側臉。

    “啊啊啊啊我死了我可以我哭了!”

    “啊啊啊終于知道古代皇帝后宮佳麗三千是什么樣了我不要三千我只要一個!”

    “就整個放在古代皇宮絕對是最受寵的貴妃啊啊!”

    【長話短說,樓主只是個普通人,今天就是隨著家人去參加婚宴的,【圖1】這是次三席上坐著的人,大家品品,【圖2鉆石一顆】這是每個賓客的回禮……】——

    不久后,有人扒出這個普通樓主的身份——京大學生會會長,京城金字塔二階梯家族的小少爺。

    諸位網友:“……”

    **

    【山有木兮卿有意,舉目見你,處處是你!

    ------題外話------

    就到這里了。

    結局我幾個月前就在思考了,今天寫的時候刪刪改改,就剩了這么多,還是想寫得歡脫一點,其實覺得這樣剛好,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人生。

    后面還有番外,有幾個坑會占用正文篇幅,所以番外填,漫畫卷那些,也會有婚后小番外,應該也不長。

    非常非常感謝正文期間大家的訂閱各種票以及評論,這個故事花花寫得特別艱難,最近兩個月都是每天晚上坐在電腦前,一坐大概就是四五點,現在終于把苒姐跟雋爺畫上了句號,現在我終于有時間去看我和我的祖國了。

    寫這本文的最大的收獲就是收到很多私聊因為這本文而好的抑郁癥,真的很開心。

    這本文有很多不足,后期我自己也意識到了,感謝一直追下來不離不棄還非常包容我的寶寶們,完結我會好好整理自己的不足之處,新文,應該是明年二月份,二月六號,可以給大家看看預告——【大神已上線】。

    完結了,但苒姐永在,雋爺永在。

    最后,聚散有時,再見有期。希望所有看文的寶寶能如同苒姐雋爺一樣堅強,路途再坎坷,希望就在前方。

    感謝大家一路相伴,愛你們三千遍。

    不看番外的寶寶們,下本見,明年見,有緣再見。

    感謝!

    **

    聶家人等了兩天,都沒有等到程家人來求自己。

    原本信誓旦旦的聶家接管人這幾天都有些發慌,尤其是程雋那日的表現,他看向聶總,“聶總,會不會出了問題?我讓人盯了程家人,他們沒有任何異常,今天還要照常開發布會。據程家內部人說,貨物已經到了,程家畢竟是四大家族之一,我們……我們就不要強行讓程三少來給老爺子看病了吧!

    這接管人有些怕了,若是沒有明海,他們連見程溫如一面都難。

    眼下程家這態度確實不在他們的意料之內……

    聶總拿著茶杯,聞言,搖頭。

    他挺自負的笑,“程溫如就是那種性格,不過是佯裝淡定,程家也就一個程溫如能看,其他的都拿不出手。明先生親自吩咐的,還能有假,等著吧,看程家今天如何收場。四大家族,也該換人去做做了!

    貨物到了?做什么美夢?

    說著,聶總按了下遙控器。

    電視打開,正是聶總先前調的,程溫如的直播。

    視頻上,程溫如沒有半點兒聶總想象的落魄。

    反而是精神奕奕。

    脊背挺得很直,氣勢極強,雍容大方:“新型藥物已經投放到各省級、市級、縣級的醫院,后續……”

    “啪——”

    聶總手中的茶杯掉在地板磚上。

    嘴邊的笑意瞬間凝固。

    “聶……聶總?程家他們……”聶家接管人也感覺到不對勁了,他不由打了個寒戰,看向聶總。

    聶總原本信誓旦旦的表情,此時也忍不住。

    他臉色瞬間煞白,跌坐在老板椅上,有些不可置信的,“怎么會這樣?那……那是明先生跟F洲!”

    程家要有這勢力,怎么會到現在還沒打入M洲?!

    聶家接管人心里早就不安,此時新聞公布了事實。

    他拿手抓著頭發,“聶總,我之前就說過不要逼程家那么狠,程三少那里不要逼,他可能不簡單,現在怎么辦?要如何收場?”

    今天這場發布會之后,聶家就要徹底成為京城的飯后談資。

    明海后面管聶家還好,要是不管,聶家就沒了存在的必要了……

    不僅是聶家,京城其他勢力也出乎意料,卻一點兒又查不出來。

    **

    別莊。

    程溫如開完發布會直接過來。

    最近兩天她跟程饒瀚暫時放下了干戈,一同處理程家的事情。

    一直疲于奔波的她,此時終于有了喘息的機會。

    “苒苒,”程溫如看向秦苒,想起來她聽到的消息,她不由瞇眼,放下茶杯,“徐家那邊,是不是接管儀式了?”

    秦苒捧著茶杯,點頭,“明天!
财神捕鱼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