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閃婚容易離婚難 > 第85章 永不分離(正文完)
    次日,夏茉實在盛啟琛的懷里醒來的,一張開眼便看到男人清逸的臉,她嘴角不由上翹,跟著往他懷里鉆了鉆,把臉貼到他頸窩,舍不得起來。

    盛啟琛被她的頭發弄的脖子有點癢,眼瞼動了動,但沒睜開眼,雙手下意識抱緊懷里的人,側頭準確在她額頭印上一吻,帶著剛剛蘇醒的慵懶低啞聲音問:“我們早上還去跟他們匯合嗎?”

    夏茉挪開頭,抬眸看他,“醒了?”

    盛啟琛依然閉著眼,說:“沒醒呢!彼直垡豢s又把她摁回懷里,說:“我今天哪也不想去,只想抱著你!

    夏茉故作嫌棄的嘖一聲,“抱一段時間估計你就膩了!

    “不會的”男人側過頭輕咬她的耳朵“一輩子都不夠!

    夏茉抿嘴輕笑,雖說這話……有點肉麻,可聽著就是讓人身心愉悅。

    其實她也不想起床,如果時間可以停止,她也想就這么窩在他懷里一輩子。

    望著窗外灑進來的陽光,夏茉輕輕的蹭了蹭他的脖子,說:“這個地方被譽為攝影天堂,要不……我們在這補個婚紗照!

    “這邊風景是不錯,但天氣不行,白天紫外線太強,早晚溫差又大”盛啟琛睜開眼,輕撫著她的臉說:“回頭我們去愛琴;蚴堑,那邊我覺得更適合拍婚紗照!

    被他這么一說夏茉心里不由開始憧憬“那好吧!”她眼珠子轉了轉又問:“你這么突然跑過來,公司那邊沒事吧?”

    “沒事,我都交代好了!蹦腥诵溟L的手指繞著她的發絲把玩,突然問道:“對了,我讓徐助理給你送的那些補品,你有沒有喝!

    夏茉一想起那些難喝的東西,不由皺眉:“我好端端的喝那些干嘛?”

    其實她有喝,而且還喝了小半個月。本來她是不愿吃的,但看那些東西是有調理作用的,所以就吃了一些,沒想到效果還挺好的,楚菲說她面色比之前好很多。

    盛啟琛微微退開身,視線跟她對上,攏著眉頭:“你真沒吃?那些補品是一位老中醫自己熬的,只有熟人才買的到!

    夏茉嘟嘴:“太難喝了……我不愛喝!

    盛啟琛面色變的嚴肅,“那你到底是喝了還是沒喝?”

    夏茉看著男人著急的眼神,不逗他了,“喝了喝了,看把你急的!

    某男眼底立馬有了笑意,在她額頭上又親了一下,說:“那東西又不是飲料,肯定不會好喝,但是堅持喝一段時間,說是對身體很有益!

    夏茉低低哦了一聲。

    “回去后,你還得好好調理一下!笔㈣嶂南掳,“都瘦了!

    “我覺得瘦點挺好的!毕能哉f。

    男人有點不老實,握在那處笑道:“好像變小了!

    夏茉一個扭身躲開他的手,嬌嗲:“討厭!

    盛啟琛低低的笑了起來,把人摁回懷里。

    ……

    兩人相互抱著都不愿起,最后盛啟琛給葉群打了個電話,說今天的行程他們倆就不參加,等明早過去跟他們集合。

    盛啟琛掛了電話,問夏茉:“后面你打算怎么玩,是繼續跟著他們,還是我們自己玩!

    “還是跟著他們吧,畢竟葉隊長比較有經驗!痹捖,她稍稍從他懷里挪開,“我們也起來吧,出去走走!

    男人手臂一勾,又把她抱回懷里,“不要,今天我就想在床上呆一天!

    夏茉嗔了他一眼:“抱著又什么也不能做,你不難受呀?”

    “那我也想抱著!蹦衬懈托『⑺频,牢牢的抱著不放手,看著她的眼睛似住進了星辰,無比明亮。

    夏茉看著心中一蕩,抬起下巴,便在他嘴角親了一下,“那就再躺一會!

    盛啟琛隨即便在她臉上重重的回親了一下,隨后開始控訴她,說這一個月來他都沒睡過一個好覺,每天半夜醒來,一看身旁是空的就怎么也睡不著。

    男人低低的訴說著。

    夏茉趴在他懷里靜靜的聽著,手虛環在他脖頸上,輕撫著他的頭發,感覺從未有過的安寧。

    ……

    兩人在床上膩了一早上,最后還是決定起來,因為要是繼續跟驢友隊的話明天一早就得走,然后直接去稻城,他們要是不出去逛逛就太可惜了。

    在酒店吃了午飯,夏茉讓盛啟琛把房退了,晚上就去民宿那邊住,第二天跟驢友隊一起出發也方便。

    退了房,他們回一趟民宿那邊,夏茉換了身衣服,隨后兩人去周邊轉悠。

    新都橋會被譽為攝影天堂,一是因為周邊風景優美,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是這里早晚的光線特別適合拍攝,因此才有此名。

    五月初,在新都橋算初春,草原上嫩草剛冒尖,楊樹林還是光禿禿的,不過蜿蜒的小道,清澈的小河,還有蔚藍的天空,隨便一拍都很唯美。

    盛啟琛帶著夏茉先去了十里長廊,隨后又去了塔公草原。

    白天氣溫有十幾度,加上高強紫外線并不覺的冷,但夏茉還是全部武裝,防曬帽太陽鏡都戴上,小臉幾乎都遮沒了,拍照的時候才摘下來。

    盛啟琛只戴了一個墨鏡,拉著她在小河邊拍了好多照片。

    下午三點多的時候,夏茉見驢友群里在說要去梅子埡口了,她便催著盛啟琛跟他們匯合去。

    夏茉做攻略的時候,看過梅子山的照片,超美,她早已向往,雖然那邊海拔有點高,但她也不想錯過。

    梅子埡口是觀賞項嘎雪山絕佳的地方,也有人說那是通往天堂的入口,因為太美了。

    盛啟琛跟葉群聯系完,按他的指引設了導航,便往梅子埡口方向開。

    夏茉坐在副駕駛座上,心情無比愉悅,一會看看車窗外的景色,一會看看身邊的美男,覺得不要太幸福了,再回想她之前的別扭,真的是自己跟自己過不去,好在都過去了。

    “誒,你以前來過這里嗎?”夏茉問道。

    盛啟琛看著前方,淡笑:“三大暑假那年,去亞丁玩過一次!

    “你那么早就來過了?”夏茉有點驚訝,“難怪你敢自己開車來!

    盛啟琛側目看她一眼,“怎么不問問我跟誰來的?”

    夏茉連想都沒想,笑道:“你能跟誰呀,就你這孤注的性格肯定是一個人唄!

    盛啟。骸拔以谀阊劾锞湍敲垂伦?”

    “對,就說前天,羅琴跟那個女的想跟你一組,你還當著那么多人的面給拒了,你不知道那樣女孩子會很尷尬嗎!毕能孕Φ。

    “我那還不是怕你多想”盛啟琛斜她一眼“沒良心的女人!

    夏茉嗔他,“你去送那洋妞時候,怎么就不怕我多想呢?”

    盛啟琛看著前方,輕笑:“這事咱們能翻篇嗎!

    “不翻,我就要念叨你!

    “饒了我吧!

    夏茉鼓著腮幫看他,“你老實交代,你昨晚晚到,是不是也是那洋妞出的主意?”話落,她伸手輕拍了他一下。

    盛啟琛順勢抓住她的手,放在嘴邊親了一下,低笑:“昨晚不是跟你說了嗎。不過我真沒想到你會那么擔心我,可見我在你心里很重要!

    夏茉驕橫了他一眼,抽回手,“哼,回頭就把你換了!

    女人嘴里說著狠話,眼里全是甜蜜的笑意。

    ……

    一路兩人打著嘴戰,沒多久車子到了雅哈山口,跟驢友隊的車碰上,盛啟琛按了兩聲喇叭,前面的車很快給了個回應。

    隨后又開了十幾分鐘到達木居村,妹子埡口便近在眼前,車子延著土路直接可以開到山上。

    等到達山上,看到遠處七姐妹傲然挺拔身姿,大伙都發出驚嘆聲。

    下了車,站在埡口上往遠處眺望,群山下全是白霧,飄渺在山間,隨著風而涌動,猶如仙境一般,比昨天在折多山山上看到的還要壯觀。

    雖然此處海拔比多折山還要高三百多,但大家好像都適應了,興奮的大叫,隨后便是各種拍照。

    夏茉跟盛啟琛拍了幾張合影,便跟著大伙一起上山頂,等日落。

    山上比山下要冷好幾度,風像似帶著刀子,刮在臉上生疼。

    興奮勁過去,夏茉才開始覺得有點冷,她剛想回車上去拿衣服,整個人便被一件大衣裹住,跟著被擁入一個結實的懷抱里,撲鼻而來的全是她熟悉的味道。

    “真的好美!”男人聲音低低的就在她耳畔,“看來以后我們要多出去走走!

    夏茉輕推了他一下,從他懷里退開,就見后面所有人都看著他們倆,一時她有點尷尬。

    盛啟琛無視那些目光,拉起她的手,像是在給小孩穿衣一樣,讓她把大棉服穿好,隨后又把拉鏈給她拉好,又給她戴上帽子捂緊。

    夏茉在眾目睽睽之下,跟個小孩一樣,被男人套著衣服,羞的臉發紅,卻難掩幸福之色。

    盛啟琛對大家的目光毫不避忌,順便跟他們公開了他跟夏茉的關系,一個個聽完又是一副驚訝的表情,特別是女的都很艷羨的看著夏茉。

    陳澤輝第一個起哄,說:“你們倆騙的我們好慘,下山后,你們倆要請我們喝酒壓驚!

    他話剛落,其他人也跟著拍手叫好!

    “沒問題,晚上隨你們喝!笔㈣『苁谴蠓降膽,態度不似剛來的那天冷漠,臉上也有了笑意。

    大家覺得這人似乎也沒那么不好相處。

    ……

    等著太陽西下的時候,除了葉群跟盛啟琛,大家都開始有點高反,夏茉跟昨天在折多山山上一樣,腦子發脹,胸口發悶,但是為了看那一瞬的美景,大家都堅持著。

    聽說日落的時候,夕陽余暉照在項嘎雪山上跟日照金山有一比,很壯觀。

    盛啟琛從身后抱著她,把她整個人都裹在懷里,擋住風,低頭俯在她耳邊,說:“要是難受咱就不看了,反正網上也有好多照片!

    “那能一樣嗎”夏茉低喃道,“而且我想跟你一起看,昨天在折多山的時候我就特別的想,可惜那會你不在!鳖D了一下,她又說:“聽當地人說,要是情侶在一起能看到項嘎雪山的全貌,然后一起許個愿就能相愛一輩子!

    盛啟琛低低的笑了一聲“這你也信呀!

    “你不信嗎?”夏茉轉頭瞪他,“還是你不想一輩子跟我在一起!

    盛啟琛在她臉上親了一下,“一輩子怎么夠呢,我還想要你的下下下輩子!

    這話讓夏茉嘴角遏制不住揚起來,她抬手捏了一下他的臉,佯裝鄙夷他的樣子,“我發現,你挺會說甜言蜜語的嗎”

    盛啟琛倒是一點也不覺得他在說什么甜言蜜語,他就是有感而發。

    “快看!”葉群在后面道:“出現了!”

    夏茉跟盛啟琛同時抬頭望過去,只見七座山峰像似被佛光普照一樣,鍍上一層金輝,莊嚴的猶如神山,圣神的不可褻瀆,除了美還有種讓人嘆為觀止的震撼。

    “哇,真的是異相!太美了!太好看了!”夏茉一連說了好幾個感嘆句。

    盛啟琛環在她腰間的手微微縮緊,臉貼著他的頭,嗅著她發間的香氣,提醒她:“你還不趕緊許愿!

    夏茉立馬抬起雙手合十,閉眼許愿。

    盛啟琛也在心里許下:愿我們白頭到老,永不分離!

    夏茉許完愿,轉過身便摟住他的脖子,抬起下巴,雙眸與他對視著,眼底對他的愛意再無遮掩,跟著她像宣誓一樣莊重的說道:“盛啟琛,我愛你!币袈,她眼底蕩起一片瀲滟,如星光一般璀璨,又踮起腳尖趴到他耳畔低語:“愿我們永不分離!”跟著她側過頭,在他唇上親了一下。

    盛啟琛整個人都僵住,心臟猛跳,一下比一下快,慢慢的那股狂喜猶如狂風暴雨,猛烈的卷襲而來,他隨即捧起她的臉,便深吻下去。

    夕陽余輝下,倆個倒影緊緊的粘在一起,被拉的很長很長……

    完結
财神捕鱼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