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歷史穿越 > 小道姑的清穿日常 > 第161章 (結局下)
    “所有的殷商后裔都要因為這個身份為紂王造成的業力買單,只有業力深后不同罷了。業力身后者,死后淪為畜生道,生生世世轉身為畜生,除非消除所有的業力,才可轉身為人。業力淺薄者,雖然可以轉身為人,卻不得善果。本座的徒弟,雖然不曾為惡,卻也要為殷商王室后裔的身份買單,在身上的業力消散前,親緣親薄,每一世剛出生時都會被親人拋棄,淪為孤兒,在世上艱難掙扎求生,每世都活不過三十歲,直到身上的業力消散,才能得善果!毕氲酵降茉谳喕刂袙暝笊目嚯y,孔宣眼中的傷痛之色更重,“即便本座的修為不錯,可是洪荒中,本座的修為也不算什么,不成圣和螻蟻有何差別?因此本座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在輪回中掙扎求生!

    “本座和殷商有因果,紂王造成的業力,本座自然也要承擔,因此最后本座被準提擒拿,成為準提的坐騎,直到一個量劫后才可恢復自由身!笨仔粗种械牟璞,霧氣模糊了孔宣臉上的神色,“在收攏本座徒弟的神魂之時,本座就料到本座不可能全身而退,因此在送本座徒弟去輪回時,本座抽出一縷神魂護送她轉世,有本座一縷神魂保護,就算她每世都會被親人拋棄,本座也能讓心有善念之人收養她,這樣也能讓她少受些苦!

    “封神之戰后,道祖煉制了地球,把凡人遷移到了地球上,布下禁制,仙人不能隨便出現在地球中,就算出現也不能動用法力。護送本座徒弟轉世的雖然是本座的一縷神魂,可也有金仙的修為,因此不能隨意出現,只在本座徒弟被親人拋棄之時出現,讓人收養她! 孔宣喝下杯中的茶,茶入喉嚨,苦澀中帶著甘甜,就像這幾千年來自己的心情一樣。

    “前輩是這世界上最好的師父!”婠婠看著眼前的男人,心中欽佩不已,這世界上沒有哪個師父能為徒弟做到這地步,“前輩的徒弟雖然在輪回中掙扎,每世剛出生都會親人拋棄最后英年早逝,可是他(她)有前輩這個師父疼惜、愛護,晚輩想他(她)心中必定是無憾的,必定也不覺得苦!

    “是這樣嗎?”孔宣喃喃自語,“她不會埋怨本座?覺得本座無能嗎?本座這個師父讓她在輪回中掙扎幾千年,每世都被親人拋棄、英年早逝!

    “怎么會呢?能被前輩看重收為徒弟,心性必定過人,又怎么會埋怨前輩?如果他(她)知道前輩所為,心中必定感激不已!眾䦅参靠仔,“如果知道前輩為他(她)所做的做的事,心中對前輩還有怨言的話那還是人嗎?那樣的人,根本就不配為人!這樣不知感恩的人,前輩又何必為之傷神!”

    聽了婠婠的話,孔宣臉上終于露出笑容,笑容燦爛,定定的看著婠婠,“本座的徒弟,自然不會是不知感恩的人!”

    看到孔宣此刻的眼神,婠婠神色一動,“前輩……”

    孔宣若有所指道:“婠婠,你就不想知道本座的徒弟現在如何了?她是誰嗎?”

    婠婠努力壓下心底的驚赫,低聲道:“那前輩能告訴晚輩嗎?”

    “你不是猜出來了嗎?”孔宣笑容滿面道:“你想的不錯,本座的徒弟就是你!

    “怎么會?”雖然有所猜測,可是婠婠心底還是覺得難以置信。

    “百年前你身上的業力就全部消散了,從此就可以再次踏上長生之路?墒钱敃r地球已經是末法時代,天道已經消失,別說成仙了,就連成嬰都可能。雖然你有山河圖在手,沒有天道降下成仙劫,你也不可能成仙,因此本座逆轉時空,讓你帶著記憶轉世到清朝康熙年間,讓你乘機成仙。本座不是本尊,雖然能逆轉時空,可是之后法力消耗過度,不得不陷入沉睡中!毕氲竭@里,孔宣恨鐵不成鋼道:“清一觀之人因為觀想山河圖修煉之故,因此清一觀的人都不是貪婪之輩,又很護短,有他們在,本座很放心,這才放心沉睡。本以為你帶著前世記憶轉世,山河圖在手,又有清一觀做你的后屯,卻沒想到你會那么不謹慎,清一觀之人會那么無用,居然讓你死在無嘉子手中,半途夭折!

    想到那一世,婠婠心虛的低頭,不敢看孔宣。

    “最后本座不得不再次逆轉時空讓你重生!笨仔闪艘谎坌奶摰膴䦅,“為了你,本座操碎了心!”

    “徒兒拜見師父!”婠婠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給孔宣磕頭,“多謝師父這幾千年來的守護,如果不是師父,就沒有如今的徒兒,師父的恩德徒兒無以為報,只能在此給師父多磕幾個頭!

    雖然還有封神之時的記憶,可是婠婠知道以孔宣的驕傲不會騙自己,因此心甘情愿的跪在孔宣面前,給孔宣磕頭。因為沒有孔宣,自己早在幾千年前就魂飛魄散了,連一絲殘魂都不可能留下,哪有現在有父、有母、有夫、有子的幸福生活。

    看著恭恭敬敬給自己磕頭的婠婠,驕傲如孔宣,此時也紅了眼眶,親自扶起婠婠,摸了摸婠婠的頭,一臉慈愛道:“咱們師徒之間,不用這么多禮!”

    看到孔宣慈愛的眼神,婠婠不由得投入孔宣懷中,“師父,多謝!”

    靠在孔宣懷中,婠婠覺得從為有過的安心,因為知道這個人是自己可以放心依靠之人,知道這個人哪怕自己都成了別人的坐騎后也沒有放棄過自己?仔谧约憾疾坏米杂芍逻在想方設法的保護自己,生生父母也做不到如此!

    如此大恩,怎么不讓婠婠感激?

    孔宣使勁的揉了揉婠婠的頭,把婠婠的頭發弄的亂糟糟的才肯罷手,沒好氣道:“不省心的小丫頭,保護好自己就是對本座最好的感謝!”

    婠婠保證道:“徒兒以后會保護好自己,再也不會讓師父擔心了!”

    孔宣拍了拍婠婠的頭,警告道:“記住你的承諾!要不然本座讓你好看!”

    “師父,你又一次逆轉時空,會不會對你這一縷神魂造成影響?”想起孔宣為了自己兩次逆轉時空,心中很是擔憂。

    “無礙。逆轉時空,只是消耗了本座些許法力,等本座醒來,法力自然回來了!笨仔聪驃䦅,“上一世,你出事后,本座已經幫你報仇,把無嘉子挫骨揚灰弄的他魂飛魄散,這一世你打算怎么辦?這一世雖然他沒有再朝你下手,如果你想找他報仇,自然可以,只是本座已經殺了他一回,因果已了。如果你再去找他報仇,會重新結下因果,你現在修為低,以后會對你修行不利!

    “既然師父已經讓他魂飛魄散過一次,這一世既然他沒有再對徒兒下手,徒兒自然不會再繼續找他報仇!”婠婠不是放不下之人,既然那一世孔宣已經為自己報仇,又何必繼續糾結?如果無嘉子以后還敢對朝自己動手,到時自己自然了解了他,只是現在自己的修為遠遠高于他,他沒那個膽敢對自己下手。

    婠婠好奇的問:“師父,那么多朝代,你當初逆轉時空為何讓徒兒轉生到清朝來?千年前不是更好嗎?那時的天地靈氣要比現在濃郁的多!

    “讓你轉生到現在,一是本座不是本尊,法力沒那么多,逆轉時間長河,只能逆時間長河三百余年,再多就要付出一些代價了。二是,現在是最好的時代,只有在清朝康熙年間,你才能得到最多功德和氣運,因為這是末法時代!笨仔蛱摽,“這次末法之劫,渡過,地球將成為一個真正的小千世界,天道完整。渡不過,修士將地球徹底消失,天道消亡!

    “你應該聽說過‘三千世界’之說,洪荒并不是唯一的大千世界,洪荒世界之外還有另外的世界。封神之戰前道祖就發現一個大千世界在向洪荒靠攏。兩個世界相遇,不是你吞沒我,就是我吞沒你。封神之戰時,通天圣人和原始天尊、太清圣人、西方兩位圣人大戰打破了洪荒,道祖用洪荒碎片煉制了地球,沒有成仙的人遷移到了地球上。在地球上設置了重重禁制,把地球放入虛空中隱藏了起來,以此來保護地球。封神之戰后沒多久,洪荒世界的修士和另外一個世界的修士大戰!笨仔蛭鞣,“兩個世界的修士打的昏天暗地,虛空破碎,兩方世界的修士死傷無數,兩方修士的尸體和血液跌落四方!

    “道祖雖然在地球上布置了層層禁制,但還是有兩方世界的修士尸體碎片和血液跌落到了地球上。洪荒世界的修士就算是死了,也想留些遺澤給后人,因此洪荒世界修士的尸體碎片和血液跌落到地球上變成了先天靈氣和各種天材地寶!笨仔裆珡碗s,繼續道:“另外一個世界的修士死后的尸體碎片和血液自然不會讓自己成為地球上人類的資糧,而是想著掠奪地球上的一切,因此有了西方吸血鬼和狼人。西方那些吸血鬼、狼人原本和你們一樣都是黑發、黑眼、黃皮膚的人類,他們是那方世界修士的尸體碎片和血液感染才會變成這樣。地球上除了黑發、黑眼、黃皮膚的人類外,其他的人類雖然還是人類的模樣,但是實際上他們已經變成另外一個世界的后裔!

    “因此,如果你能消滅那些人,幫助天道重現奪取地球的控制權,那你就有救世之功!你應該知道地球不是一個完整的小千世界吧?一個完成的小千世界,是能夠容納地仙以上、金仙以下的仙人的。地球如果渡過此劫,就有機會變成一個完整的小千世界,功德自然不少。到時雖然不能讓你晉級大羅金仙,但是讓晉級金仙還是很容易的!笨仔聪驃䦅,“因此本座才會讓你轉世到康熙年間,如果讓你自己修煉,就算有山河圖在手,再加上本座的指點,你肯定也要花費幾千年才能修煉到金仙!

    “多謝師父為徒兒籌謀!”婠婠心里對孔宣的感激無以復加,想起孔宣說的洪荒世界正在和另外一個世界大戰,擔憂的問道:“洪荒世界和另外一個世界上的戰斗結束了嗎?師父你本尊現在怎么樣了?”

    “兩方世界才開始打了沒多久,那有那么快就有結果,F在兩方還在試探中,參戰的都還是些低階修士,大羅金仙級別都很少,想打出一個結果出來,沒有百萬年不會有結果。本尊現在雖然沒有成混元大羅金仙,但是在決戰前自保還是沒有問題的!笨仔嵵氐溃骸安怀苫煸,終為螻蟻,小丫頭,努力修煉吧!地球雖然被道祖隱藏了起來,但是終有一日會被發現,到時你拿什么來保護自己?想在兩個世界的大戰中活下來,只有成為混元大羅金仙才有自保之力!”

    “師父,徒兒知道了!”聽聞只有混元大羅金仙才有自保之力,婠婠心里的壓力可想而知?墒窍氲阶约旱挠H友,就算再難,自己也一定要證道混元大羅金仙。

    “好了,本座這次來是和你告別的,本尊正在混沌中閉關,因為神魂不全始終不能證道混元,因此本座必須要回歸本尊!笨仔嗔巳鄪䦅念^發,眼中有不舍,“好在你現在已經有半步地仙的修為,在地球上自保不成問題,本座也能放心回歸本尊!

    “師父,你放心去吧,我會保護好自己的!”婠婠心中雖然不舍,但是卻每有挽留,沒有任何事比證道混元重要!婠婠絕不容許自己耽誤孔宣證道混元的時機。

    “道祖在地球上設了禁制,在地球成為完整小千世界之前,一旦成為地仙,就會飛升洪荒,F在以地仙的修為飛升洪荒,那去就是去送死!本尊正在閉關,還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證道混元,一旦你飛升洪荒,無人能保護你!笨仔趭䦅,“等地球成為完整的小千世界,山河圖會因你之故修補好,到時山河圖就會變成一個中千世界,中千世界能容納數百個大羅金仙和數十位準圣。如果你修為達到了金仙,可以到山河圖內修煉,不成準圣不許到洪荒世界!

    “師父你放心閉關突破吧,徒兒會聽從師父的話,修為不到準圣,徒兒不會去洪荒世界!眾䦅蚩仔WC道。

    “在本尊證道混元前保護好自己!”聽了婠婠的保證,孔宣這點了點頭,身影逐漸變淡,“先天五行靈珠內封印了本座全力一擊,能一舉滅殺金仙!

    看到孔宣的身影快消失,婠婠急忙道:“師父,你放心吧,徒兒會努力修煉,爭取早日證道混元,說不定徒兒會比師父早日證道混元也不一定!”

    “本座等著那一日!”

    東海虛空中,十四道身影站在虛空中,每道身影都有通天的修為。

    “炎皇老頭,你們清一觀還真是讓人羨慕,短短不足兩千年居然出現五位大乘修士、九位渡劫修士!”一位身形瘦的道人一臉羨慕的看著一個滿頭紅發身形壯碩的道人,眼中的羨慕之色快化成實質。

    一個留著白胡子的道人一臉懊悔道:“何止是羨慕,貧道都快嫉妒死了!炎皇老道何德何能居然有如此眾多出色的后輩?早知道有今日,貧道肯定讓本宗的后輩把人收下,要不然今日風光無限的就是我青蓮宗了!

    “炎皇道友……”

    “哈哈,誰讓我清清一觀運氣好呢,這才能收下無天子、明地子、婠婠、胤祺等后輩!”炎皇看向身邊的四個后背,眼中盡是得意之色,“婠婠、胤祺做的好樣的,清一觀能有今天都是你們夫妻二人的功勞!”

    一個慈眉善目的尼姑看著婠婠和胤祺的眼神溫和道:“阿彌陀佛,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了不得,不僅修煉天賦過人、手段、謀略更是了得!如果不是他們夫妻二人,中原也不會如此強盛!

    “諸位前輩太抬舉晚輩夫妻二人了。相比晚輩夫妻二人做的,師祖和諸位前輩才更是讓世人敬佩!”婠婠和胤祺可不敢和在場的前輩們相比,相比前輩的十一位前輩,婠婠和胤祺做的事又算得了什么呢?這十一位前輩哪位不是為中原大地付出過自己的所有,特別是除了師祖無天子、明地子之外的另外九位大乘前輩,他們哪位不是在結界處鎮守了中原大地千年以上?

    婠婠和胤祺并肩而戰,看向虛空中的其余十一人,“諸位前輩,晚輩已經夫妻二人已經調查清楚,西方相當于大乘修士修為的吸血鬼中的血皇有十位、狼人中的狼皇六位。其中有四位血皇和兩位狼皇的修為相當于大乘頂峰的修士,咱們這邊晚輩和晚輩道侶都是半步地仙的修為,那四位血皇可以交給晚輩夫妻對付!

    一個滿頭紅發身形壯碩的道人聽了婠婠的話,聲如洪鐘道:“那四位血皇既然有婠婠和胤祺對付,那相當于大乘頂峰修為的兩位狼皇中的一個可以交給貧道!

    炎皇祖師的話剛落,婠婠、胤祺和另外兩人擔憂的道:“炎皇祖師……”

    “無天子、明地子,婠婠、胤祺,你們四人不用擔心,貧道雖然老了,但是貧道手中的刀可不老,照樣鋒利!”炎皇祖師豪邁的擺手,讓婠婠等人不用擔心自己。

    一位一身穿紫色道袍的道人看了下在場的眾人,“既然婠婠、胤祺和炎皇老道解決四位頂峰修為的血皇和一位頂峰修為的狼皇,那剩下的那一位頂峰修為的狼皇就交給貧道吧!”

    虛空中其余十位道人互相對視一眼,異口同聲道:“既然六位相當于大乘頂峰修為的血皇和狼皇交給四位道友解決,那么剩下的六位血皇和四位狼皇就交給貧道等人吧!

    “好,到時如有人解決了手中的敵人就去支援其他道友!

    “好,一言為定!”

    “諸位小心!”

    十四道身影從不同的方向激射而去,不久后西方十幾處渺無人煙的地方海嘯山蹦,直到一個月后才逐漸平息。

    大清的戰艦抵達西方諸國后,拉開了廝殺的序幕,大戰連連。海上、地面、空中殺成一片,血染蒼穹。

    大戰三個月才結束,西方諸國滿目瘡痍,要想恢復往日景象起碼要十幾年。

    “終于結束了!”婠婠靠在胤祺懷里,眼中百感交集,“可惜那兩位大乘前輩、五位渡劫前輩、十位合體前輩,如果咱們能早點解決那四位頂峰血皇的話,或許他們就不會犧牲了!

    “不要責怪自己,咱們都已經盡力了!”一位斷了一臂的大乘修士聽了婠婠的話,安慰道:“那些犧牲的道友不會怪罪的,貧道等老家伙早在渡過元嬰劫后就把身死置之度外,能活到現在已經是天道庇佑。那些道友是為地球而戰,有大功績,來世定會轉生天人道中去!

    “陰陽老道說的對,貧道等人誰不是活了幾百上千年?修士是求長生不錯,可卻不代表會怕死,怕死的就不會殺向西方!只要死得其所,別說身損了,就是魂飛魄散又如何?來到這世界上走一遭,不留下點什么,豈不是白來一遭?”一個童顏白發看不出年齡的道人轉身看向臉色稍顯蒼白的炎皇祖師,“炎皇道友,一千五百年了,你什么時候給瑜蓮道友一個交代?之前你說,不解決西方的骯臟物,你就不找道侶,現在你又準備找什么借口推脫?小心瑜蓮道友真的對你死心,斬情轉無情道!

    一個身形如孩童的道人踮起腳尖拍了拍炎皇祖師的肩膀,勸道:“炎皇道友,‘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此次是瑜蓮道友命大,在最后一刻被婠婠救了。如果當時婠婠晚去片刻,瑜蓮道友就不是昏迷不醒,而是徹底的身死道消了!”

    聽了兩人的話,在場的人紛紛看向炎皇祖師。

    炎皇祖師漲紅臉,粗聲粗氣道:“你們別說了,貧道等瑜蓮醒了就向她求親,這樣總可以了吧!”

    “恭喜!”

    “那貧道等人就等著喝你和瑜蓮道友的喜酒了!”

    “炎皇道友如果你和瑜蓮道友動作快點的話,或許可以在婠婠、胤祺兩人有了孫子前做父親,要不然婠婠、胤祺的孫子那不是太可令了嗎?”

    “滾!你們都給貧道滾!”炎皇祖師老羞成怒,把人都趕走。

    “炎皇老羞成怒了!”

    “沒想到炎皇也有今天!”

    “哈哈……”

    嘻嘻哈哈的笑聲蕩漾在虛空中,掃去了些許悲傷。

    一個月后,一道幼嫩的聲音在虛空中響起,“合!”,隨著話落,地球正式成為一個完整的小千世界。

    番外

    胤礽登基為帝后,為興隆帝。

    興隆十年,整個慈寧宮籠罩在一片悲傷中,此刻慈寧宮中站滿了人。

    “玄燁,雖然哀家是你的嫡母,可是因為你的身份,哀家之前從來沒有叫過過你的名字,如今哀家要走了,等哀家一走,這天地下也沒人再會叫你的名字!碧侍蟛枬厥峡粗蛐拚婊謴土四贻p樣貌的康熙,眼露慈愛,“如今看到你子孫滿堂,兒孫孝順,你又得道長生,哀家也能放心走了!”

    “皇額娘,你為何就是不愿意修煉呢?”康熙握著的手,眼眶發紅,滿是不舍?滴鯇嵲谑遣荒芾斫馓侍蠛鸵隋热说南敕,世人誰不想長生不老,可這些女人就是不愿意修煉長生。

    康熙幼年喪父、喪母、最后一手扶持自己登基為皇的皇祖母孝莊也走了,最后留在自己身邊的長輩只有太皇太后這個嫡母,可是現在這個唯一的長輩也要走了,康熙心中的悲痛可想而知。

    兩人雖然不是親母子,可是兩人母子相稱幾十年,再加上太皇太后從來不插手前朝和后宮的事,對康熙真心對待,因此康熙對太皇太后很是尊重和孝順,如今眼看太皇太后就要不行了,康熙怎么會不傷心?

    “玄燁,你不了解女人!”太皇太后吃力的伸出手,摸了摸康熙的頭,“哀家從來沒想過入宮為后!如果可以,哀家寧愿嫁給尋常人!哀家少年入宮為后,可從來沒有得寵過。哀家雖然不怨先皇,可卻再也不愿為皇家婦!可今生哀家只要活著一天,一天就是皇家婦,所以今生哀家不愿意修煉得長生!” 太皇太后看向婠婠,在婠婠點了點頭后,滿足的笑了,“哀家今生為愛新覺羅家的媳婦,為愛新覺羅家而活,從未做過對不起愛新覺羅家的事!來世,哀家想為自己而活!”

    “皇額娘……”康熙泣不成聲,卻又不知道該怎么說。就像皇額娘所說的一樣,雖然皇額娘一入宮就為后,后來成了太后、太皇太后,皇額娘這一生享盡了榮華富貴,可這就是皇額娘想要的嗎?皇額娘這一生無寵、無子,困在后宮一生,又怎么算是幸福的?

    “玄燁,女人的幸福,不是看她手中多大的權力,而是看她受不受丈夫的看重和寵愛,看她兒女孝不孝順!”太皇太后拍了拍康熙的手,“哀家這一生雖然不得丈夫寵愛,可有你這個孝順的兒子,哀家很滿足!可哀家還是想體會尋常女子該體會的一切,那些今生哀家不可得,因此才尋求來世!”

    “哀家走后,你切莫悲傷,因為哀家是帶著期待走的!”太皇太后的手慢慢滑落,含笑的閉了眼。

    “皇額娘……”

    “皇瑪嬤……”

    “烏庫媽媽……”

    就在慈寧宮中的眾人陷入悲傷之時,一道金光破空而出朝科爾沁而去。

    “婠婠,你剛才……”胤祺顧不得悲傷,雙眼不可思議的看著婠婠。

    婠婠傳音道:“這是皇瑪嬤的意思,我只不過成全了皇瑪嬤而已!”

    “皇瑪嬤的意思?”胤祺很是不解。

    婠婠傳音道:“皇瑪嬤自入宮后就再也沒有回過科爾沁,這幾十年來心心念念的就是再回科爾沁看看,如今有轉世投胎的機會,皇瑪嬤自然想轉生回科爾沁!

    “我看不止這樣吧?”胤祺不是不信婠婠,而是覺得婠婠肯定還有所隱瞞,畢竟這段時間婠婠和太皇太后兩人常常嘀嘀咕咕的,有時候婠婠還設了結界不讓別人聽。

    “你真想知道?”婠婠是笑非笑的看著胤祺。

    “真有我不知道的事?”胤祺雖然有所猜測,但是沒想到婠婠還真瞞了自己。

    “皇瑪嬤一直對我不錯,你不會以為真是因為你的原因吧?”婠婠笑看胤祺。

    胤祺若有所思道:“我一直以為皇瑪嬤對你疼愛有加,她對你的疼愛甚至超過我,我一直以為是因為你們倆投緣之故,現在看來不是這個原因!

    “皇瑪嬤一直以來對我疼愛有加,那是因為師父的原因!眾䦅忉尩溃骸爱斈陰煾竿獬鲇螝v,游歷到了蒙古,聽說大興安嶺深處有不錯的煉器材料,因此想為未來的徒弟煉一把法器,皇瑪嬤機緣巧合下認識了師父!

    “你別看師父現在的模樣不引人注目,其實師父現在的模樣是易容所致,師父的樣貌和你比起來一點也不差!毕肫鹱约規煾负吞侍蟮哪蹙,不由嘆息:“皇瑪嬤應該是對師父一見鐘情!可惜當時皇瑪嬤年幼,懵懵懂懂,根本不了解自己的心意。師父又一心修道,更不會動心,等師父臨走時,皇瑪嬤才清楚自己的心意,向師父告白,可是師父的道心又豈是三言兩語能動搖的?自師父離開蒙古后,兩人再也沒見過面。師父一心修煉,皇瑪嬤嫁給了先帝!

    “如果皇瑪嬤嫁給先帝后,過的幸福,說不定皇瑪嬤會忘了師父,可是皇瑪嬤過的不幸福。因此雖然過去幾十年了,可皇瑪嬤一直沒有忘記師父,師父就此成了皇瑪嬤的執念!今生求而不得,因此皇瑪嬤求來世!眾䦅聪蚩茽柷叩姆较,“皇瑪嬤知道就算她轉世重生,師父也不一定會接受她,因此生前求我接引她來世入仙途,這樣她就有時間和師父慢慢耗,而我答應了!

    胤祺捏了捏眉心,不成想太皇太后和師父居然會有這一段過去,“師父會接受皇瑪嬤嗎?”

    “誰知道呢?”婠婠神秘的笑了笑。

    十三年后,科爾沁草原上一個身穿紅色蒙古裝的小姑娘正在策馬奔騰,一個道人背著一把劍緩緩而來。

    小姑娘看著來人俊秀的臉龐,不由得捂住胸口,飛身下馬,耳根通紅的問道:“你是中原來的修士嗎?”

    來人看著小姑娘通紅的耳根,輕笑:“貧道是清一觀弟子,姓‘戈’!

    “戈道長你好,我叫寶音!”小姑娘看到戈道長臉上的笑容,羞紅了臉,心跳的更激烈了。雖然害羞,可寶音還是邀請戈道長到自己家做客。

    “謝謝寶音!”看到小姑娘羞紅的小臉,戈道長笑著點了點頭。兩人并肩向蒙古包走去,夕陽西下,把兩人的身影拉長,這或許又是一個故事的開始。

    興隆二年,大清一統地球,整個地球上的土地和湖海都歸大清所有,天道徹底掌控了地球。

    “五嫂,久久會不會有事?”胤禟抬頭看向虛空,眼含擔憂,“已經過去二十年了,久久一點動靜都沒有!

    聽了胤禟的話,正在喝茶、下棋的康熙、胤褆等人也轉而看向婠婠,比起自己等人來,自然是婠婠了解的多。

    “不會有事的!”康熙等人擔憂久久,婠婠何嘗不擔憂?那是自己的兒子,可是擔憂有什么用?合道之事,誰也幫不了久久,誰讓久久是天定的合道之人。

    當年道祖鴻鈞煉制地球時,地球自成一界,自然會有天道。天道是由規則和道組成,如果不出意外,萬年后自然會有天道產生?墒钱斈甑厍蜃猿梢唤鐣r沒多久,洪荒就和另外一個世界大戰,戰斗余波波及地球,地球遭到污染,西方世界的人變異,有了狼人和吸血鬼的出現。地球遭到污染,道法不全,天道自然不全。天道不全,自然需要補全,這樣才能長治久安,道法留長。

    不是誰都能合道,也不是什么時候想合道就能合道。

    合道之人,必須氣運濃厚!如果沒有足夠的氣運,根本承載不了一個世界的氣運。而久久是婠婠和胤祺之子,婠婠是孔宣的弟子,孔宣日后必證道混元,而胤祺是大清的鐵帽子親王,是大清眾親王中修為最高之人,加上清一觀和截教千絲萬縷的關系,除婠婠外,有誰比久久更適合合道?

    之前就算有修士符合合道要求,但是地球沒有一統,也不能合道,畢竟地球上有大半土地沒有在天道掌控下,如果合道,合的是哪門子的道?只有地球完全在天道的掌控下,天道氣運濃厚,才會出現合道之人,天時地利人和,卻一不可,而久久就那么恰好的出現了。

    地球從來都沒有一統過,現在在大清一統地球,功德可想而知有多大。久久是婠婠和胤祺之子,和二人氣運相連,功德深后,平時就算不修煉,修為也會蹭蹭蹭上漲。婠婠和胤祺突破有了金仙修為后,久久相繼突破自金仙而合道。

    如今已是興隆二十二年,久久開始合道已經二十年,可到現在久久也沒個消息傳出,由不得眾人不擔心,雖然知道久久應該不會有事。

    二十多年過去了,地球早已一統,康熙等人都已渡劫成仙,壽命悠長,現在唯一擔心的就是久久。

    就在眾人擔憂不已之時,天地中終于有動靜傳來,一道幼嫩而又威嚴的聲音在眾生腦中響起:“自此我為天道弘燁!”

    “久久!”

    “久久……”

    聽到那熟悉而又陌生的聲音,康熙等人都白了臉。

    胤誐失魂落魄的問:“五哥、五嫂,久久是不是消失了?”

    “不會的!”婠婠搖了搖頭,眼眶通紅,“道祖都能保留自我,久久自然也能!久久不會出事的!”

    “久久肯定不會有事!”胤祺摟住婠婠,安慰道:“久久合道之前就有金仙修為,合道時修為肯定不下大羅金仙,說不定斬尸成準圣也有可能。如果久久利用合道之時斬尸,可以用三尸合道,這樣就可以保留自我了!

    婠婠紅著眼眶抬頭問:“你說的是真的嗎?”

    “肯定是這樣!必缝魑橇宋菉䦅念~頭,“你忘了?咱們先前不是設想過這樣的情況嗎?為了給久久斬尸,咱們還給久久準備了三件先天靈寶,連孔宣道尊給你的先天五行連珠你都給了久久!

    “嗯,久久不會有事的!”

    婠婠的話剛落,一道小身影從天而降,撲向胤祺和婠婠,“阿瑪、額娘!”

    “久久!”

    “是久久!”

    “……”

    婠婠看著懷里的小身影,不可置信道:“久久,真的是你?”

    “額娘,是兒子!”久久摟住婠婠的脖子,在婠婠臉上親了親,“兒子讓額娘擔心了!”

    “久久,你沒事就好!” 婠婠和久久臉貼臉,喜極而泣。

    “婠婠,別哭了,久久回來了!”胤祺幫婠婠擦了擦眼淚,把婠婠和久久母子兩個一起抱在懷里,像一座大山樣守護著母子二人。

    久久在胤祺臉上親了親,讓婠婠放下自己,躬身行禮,“久久讓皇瑪法和眾位叔伯擔心了!”

    康熙打量久久片刻后,問道:“久久,你斬尸了?合道的是你的三尸之一?”

    “還是皇瑪法火眼金睛!”久久點了點頭,“孫兒開始合道后,修為就蹭蹭蹭上漲,從金仙一路突破到大羅金仙大圓滿,最后沖擊準圣。在突破準圣后,孫兒就乘機把自我尸斬出來了。幸好額娘給孫兒準備了斬尸的靈寶,要不然孫兒只能自己親身合道了!

    想到合道之時的兇險,久久現在還后怕不已。如果當時沒有斬尸之物,就要久久本尊合道,本尊一旦合道,肯定會失去自我。失去自我的人,還是自己嗎?沒有誰想失去自我,哪怕成為天道也不愿意。

    “還好婠婠設想周到!”聽了久久的話,康熙、胤褆等人也是后怕不已。如果不是婠婠,估計現在久久就沒有機會站在這里了。畢竟先前沒有誰能想到會是這樣,就算想到了,眾人除了婠婠外,誰手中有極品先天靈寶供久久斬尸用?

    “二哥,你打算什么時候退位?”胤祺看向胤礽,眾多兄弟中,現在除了胤礽還是個普通人外,其他人都已經是修士。其他兄弟現在也不用胤祺操心,現在唯一擔心的就是胤礽。

    “是啊,老二!你都登基二十多年了,還不退位難道是舍不得皇位?”胤褆沒好氣的看著胤礽,雖然胤礽保養的好,那也是快五十的人了,再不開始修煉,對以后肯定會有影響。

    “保成,你的嫡長子弘宸和你當年比起來也不差什么,你是時候退位了!笨滴跻哺鴦竦溃骸盎饰浑m然迷人眼,可是和成仙比起來又算得了什么?你不要因小失大!”

    “皇阿瑪、大哥,我對皇位真的沒有任何留戀,就算你們今日不勸,我也打算退位了!甭犃丝滴醯热说膭裾f,胤礽解釋道:“當年如果不是皇阿瑪沒有找到適合的人,我也不會登基為皇,更不用說現在了。其實我早就寫下傳位圣旨,只能半個月后傳位!

    “那就好!”眾人聽了胤礽的話,點了點頭。

    “皇阿瑪,兒子和婠婠商量過,等送走了額娘,兒子就和婠婠在山河社稷圖里閉關修煉,等修為突破準圣后,就去洪荒!必缝鞒弥滴醯热硕紱]有閉關,把自己和婠婠的打算說了出來。宜妃雖然因為胤祺和婠婠之故,一點也看不出是古稀之年的人,可是畢竟歲數大了,身體機能都已經退化。如果不想影響來世,最好不要吃延壽之藥,而宜妃今生的壽命只剩十年。

    聽了胤祺的話,雖然傷感再過一、二十年內就會陸陸續續的送走自己的妃嬪,但是康熙不是兒女情長之人,心底早有決斷,“朕和你們一起去山河社稷圖里閉關,到時一起去洪荒!地球雖然自成一界,但是卻是依附洪荒而存在。如果洪荒被人吞并了,那地球也會遭殃。朕雖然修為不高,但是多少也能為洪荒出點力!

    胤褆兄弟等人對視一眼,異口同聲道:“既然皇阿瑪和五弟/五弟妹、五哥/五嫂都決定去洪荒,自然也少不了我們兄弟等人!”

    “好,到時咱們一起去洪荒!”康熙一錘定音。

    婠婠和胤祺相視而笑,抬頭望向虛空,期待著將來的征程。

    ※※※※※※※※※※※※※※※※※※※※

    番外本來打算放作者有話說的,可是點開一看,密密麻麻一片看著頭痛,所以還是放到正文里算了。本文到這里算是正式結束,結下來作者君會更新《福晉她是喪尸王(清穿)》
财神捕鱼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