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傾心已久 > 第103章 完結章
    陸吟遲手機內能有一張商儀學生時期的照片,越想越讓人不明白,對她來說可以說是國際性的未解之謎。

    為此她悄悄保存到自己手機上,專門發給展文敏求證,【你看這張照片像誰?】

    展文敏回她一個白眼的表情包,【你是不是傻,不是你還能是誰,你考研那段時間拍的吧,后面綠色背景是我在陸氏分公司實習時候的工位,桌子上這盆綠地球還是我第一天入職的時候辦公室主任送我的!

    商儀微微吃驚,她只認出來照片中的人是自己,真沒仔細看背景,現在回想,連展文敏辦公室什么樣都忘的差不多了,只有一個略微模糊的印象。

    只好問:【你確定是你當時的工位嗎?我怎么沒看出來……】

    展文敏煞有介事地拿起手機,認真端詳兩秒,再一次發來消息:【我連自己工作了幾個月的工位都能忘豈不是活的太失敗……現在看看,你那時候滿臉的膠原蛋白,還挺讓人驚艷。嘖嘖嘖,人家都說歲月是把殺豬刀,怎么沒把你殺了呢?】

    這么略顯恭維的夸獎讓商儀稍微雀躍了那么幾秒,不過她最近食欲不振,氣色很差,別說膠原蛋白,臉上的肉消瘦的都沒剩下幾兩。

    所以雖然雀躍,雀躍之余還沒喪失思考,且不說她那段時間頂著巨大的壓力,為了備考焦頭爛額根本沒閑情逸致自拍,就算有那個閑情逸致,照片的拍攝角度明明也是別人從一定距離偷拍的。

    陸吟遲手機里怎么就存在這么一張,她從來不知道照片?

    況且那個時候商儀根本就不認識陸吟遲,她跟陸氏唯一的牽扯,就是展文敏在陸氏分公司做實習生,負責實習生的部門經理手下有幾百號人,大家相互都不熟悉,而且她被分到一個人員變動比較大,各部門混雜的混合辦公室,所以很自由。

    那年考研趕上學校教室大裝修,同學們紛紛在學校附近花錢租教室用,校外的教室因為是空調房,小教室里一套學習的桌椅位置一個月出售幾百塊,商儀手頭很緊,到了期末拋去生活費基本沒有剩余,考研時間寶貴,更不能再繼續外出兼職,于是就在那么無助的情況下,展文敏提出讓她跟去陸氏分公司。

    這樣即安靜又有空調,晚上想加班到幾點就到幾點,關鍵還不收費。

    商儀欣然前往,于是就這么厚臉皮且安然無恙的躲過了整個夏日的烈日炎炎。

    那時候沒有拿獲得保研資格,前途迷惘,一心想有個機會深造。

    現在回想起來,還真讓人懷念。

    當然現在不是傷春悲秋的時候,現在她應該關注的點是,這張照片怎么來的,怎么就在陸吟遲手機里躺了那么久,他在這幾年不止換了一個手機,竟然沒丟失。

    一個大膽的想法浮現在腦海中。

    難不成,還真就是陸吟遲偷拍的?

    她在陸氏分公司蹭空調那段時間,據展文敏后來透露,陸吟遲恰好也在陸氏分公司歷練。

    所以……

    這種猜測的可能性也不是完全不會發生……

    商儀腦袋里瞬間出現好幾個版本的瑪麗蘇劇情,不太淡定的從床上跳下,赤著腳走到梳妝臺,拉開方凳坐下。

    對著鏡子仰起臉,左邊看看,右邊看看,仔細認真的打量許久。

    得出一個比較客觀的結論:這張臉嬌艷帶著純情,純情中又帶著俏麗,確實挺出眾。

    有句俗話叫:各花入各眼。也不排除就長成陸吟遲喜歡的樣子了。

    不過在她認知里,真正認識陸吟遲是一年以后,在一場門不當戶不對的相親宴中。

    那段時間商儀畢業不久,工作不順心,人也很迷惘,顧秋蘭就像打了雞血生怕她嫁不出去似的,張羅著給她安排一場又一場的相親飯,甚至還委托了一個名字叫“初心紅娘”的小型相親會所,竭盡一切可能,利用一切資源幫她找婆家。

    那個時候,陸吟遲可以說是主動送上門的金龜婿,在老板娘有意撮合下,兩人自費參加了一個會所舉辦的兩日游。

    首先陸吟遲是個人前挺能端著,而且寡言少語的性格,而商儀比較慢熱,剛畢業的大學生比較含蓄。

    又覺得他這種身份這種家世,兩人壓根沒戲,且對他參加這種無聊的出游抱著一種深深質疑。猜測他是否有什么隱疾或者腦子有什么疾病,所以一個要顏有顏要錢有錢的上層社會人士淪落到混跡小市民階層討老婆的地步。

    所以,兩日游全程跟著大部隊,正面交流的次數屈指可數,更談不上什么親昵。

    不知道陸吟遲怎么看她,反正她看陸吟遲就像看奇葩。

    誰知回來不久,陸家就委托了一位跟商從業早年共事過的同事前來表達誠意。

    顧秋蘭那個時候就像中了頭彩,商儀警告她世界上沒那么好的事,小心有坑。

    顧秋蘭則認為,就算有坑也是金坑銀坑,反正不會是土坑。

    不知道歪打正著還是顧秋蘭眼光確實毒辣,事實證明這個坑還真沒跳錯。

    商儀還在梳妝鏡前坐著,剛想到這兒,房門忽然推開。

    陸吟遲轉身進來,投來一個平淡的,完全不知狀況的眼神。

    商儀透過鏡子打量他幾眼,扭過上身,嘴角抿了一個頗有深意的笑。

    “老公,”她連稱呼都變得比往常旖旎,揮著手,“過來過來!

    言行舉止這樣浮夸這樣陌生,成功讓陸吟遲頓了一下,原地站定,防備的看著她,“什么事?”

    商儀依舊笑瞇瞇的,站起來,走到床邊拿起他的手機,輕車熟路翻出來照片,故意說:“這人是誰啊,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對不起我的事?”

    陸吟遲擰起眉,去接手機。

    看清楚照片上的人,表情立馬變得極不自然,好像還真是偷吃哪個女人被發現似的。

    商儀抱著手臂:“還偷偷藏在圖庫的一個文件夾里,你是不是得好好交代一下呢?”

    陸吟遲沉默幾秒,云淡風輕的放下手機,“照片里的人看著挺眼熟,不是你么?”

    “……”

    商儀沒想到他竟然還能這么裝蒜,想了想繼續問,“那你說說怎么會有我的照片吧,這張照片我自己都沒有!

    陸吟遲抬起眼眸,“你確定你沒有這張照片?”

    商儀斬釘截鐵回答:“沒有!”

    “會不會是你記錯了?”他沉默會兒,再開口的時候比剛才還厚臉皮,“我怎么記得是你某天發給我,我不小心保存的。你再好好回憶一下,是不是有這么一回事!

    商儀眨了眨眼,如果不是很確定還真有可能被他認真的表情蒙騙過關,不過拿著那么青澀的照片招搖過市顯然不是商儀婚后的風格,至于婚前,倆人明顯不熟,更不會分享給他這么一張照片。

    “沒有,根本沒這回事,我發給你的照片我都不記得,這完全不符合常理!

    陸吟遲背過身,慢條斯理解開左手腕的袖扣,看她一眼,垂下頭又去解另一邊袖口。

    “真奇怪……我覺得問題還是出在你這,你知道我記憶力一向很好!

    他說完留下一臉懵逼的商儀,饒過衣帽間,直奔浴室。

    商儀眨眨眼,“……”

    ——

    盡管陸吟遲四兩撥千斤的手段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但女人天生準確的第六感不斷提醒她,這事兒絕對有貓膩。

    第二天一早,周穆然準時開車來接。

    最近不見司機小張,倒是這個周助理跑的勤快。

    商儀以前就知道,周穆然就是陸吟遲身邊一個行走的記錄儀,從陸吟遲畢業后接管家族企業就開始跟著,有些家人都不清楚的事他都摸得一清二楚。

    所以關于那張照片,商儀覺得有必要套一套周穆然的口風,如果他不知道,商儀也只能認為是自己記憶力不佳。

    陸吟遲這會兒晨跑完正在洗澡,恰巧不在場。

    她若無其事幫周穆然倒了一杯水,環顧一圈,確定陸吟遲還沒下樓,于是拿出照片,“給你看個美女!

    周穆然笑了下,“好啊!

    商儀點開照片,遞過去。

    他只掃了一眼,“陸太真會開玩笑,我還以為要給我介紹女朋友!

    “你看出是我了?”

    “這張照片我見過,只不過是在陸總錢包里!

    商儀一聽,眉梢不自覺往上挑,差點挑出天際。

    錢包?

    什么錢包?

    原來還有個放她照片的錢包?

    這,這……

    這么曖昧的行為,陸吟遲還真騷氣。

    她愣了半天比反應過來,“陸總還挺器重你,這張照片你都見過!

    周穆然語氣謙虛:“是我不小心看的,倒不是陸總有意讓我看的!

    她腦子很快轉了轉,“那個時候我天天往高新區的陸氏分公司跑,怎么沒見過你呢,你當時不也跟著他呢?”

    “陸太當時一門心思忙學習,見過我當然也不記得!

    一門心思忙學習?

    原來就連周穆然都知道她當時考研這事兒……

    商儀記得她好像沒跟陸吟遲提過蹭空調的事,畢竟蹭著蹭著后來陰差陽錯成了陸吟遲的太太。

    占小便宜這種事讓人挺不好意思。

    沒成想,周穆然竟然知道……無形中更加佐證了自己的猜測。

    她嘆了口氣,視線盯著手機屏幕,心湖的水泛著漣漪,有種被高壓鍋煮的沸騰了的輕盈。

    情不自禁嘀咕著:“明明就是還不承認……看你這回怎么抵賴……”

    陸吟遲恰好在這時若無其事下樓,抬頭瞧見商儀眉飛色舞的表情,似乎心情不錯,比前兩日活潑了。

    “看樣子,今天孕吐反應不強烈!

    商儀看他一眼,輕輕抖起腳,“今天高興,我高興寶寶也高興,所以沒折騰我!

    陸吟遲:“什么事那么高興?”

    商儀眉梢一揚,“有人暗戀我!

    說完偷瞄過去,看他具體什么表情。

    誰知陸吟遲也就頓了頓,側身看了一眼客廳,“誰暗戀你,我認識么?”

    “可能認識,也可能不認識!

    他臉色有些不悅,沉默了很久才淡聲建議她:“去告訴那個人,你現在是陸太太,不要在沒可能的人身上妄想什么!

    幾秒后,眼底情緒翻涌,“你如果不好意思去說,我去說!

    兩人明顯不在一個頻道上,商儀也沒想到他對這種問題竟然如此敏感。

    周穆然在場也不想表現的太親昵,走過去挽住他的胳膊,“那如果是你暗戀我呢?”

    陸吟遲往周穆然那邊看了一眼。

    周穆然這人通透極了,立馬表示:“陸總您先吃飯,房間太悶,我出去透透氣!

    說罷三步并做兩步,以極快的速度迅速消失在兩人視線以外。

    商儀跟在他后面往餐廳走,公婆二人早就吃過飯去忙正事,此時除了廚房的阿姨,還有落地窗外管家指揮的那幾個園藝師再無旁人。

    “照片就是你拍的對不對,你只是不好意思承認!

    “你那個時候是不是就認識我了?”

    “誰還沒個年少懷春的時候!

    “說一說嘛,我又不會笑話你……”

    陸吟遲在她沒完沒了執著的絮叨中,不得不正視問題。

    眉頭皺著,嘴角扯出一個好看的弧度。

    “你那么聰明,還用我說什么!

    他這么一句回答,雖然是模棱兩可的語氣,但顯然也已經回答了她的問題。

    商儀愣了許久。

    陸吟遲垂眸凝視她幾秒,沒有繼續剛才的問題,只問:“早餐吃了么?”

    “吃了!

    “吃的什么?”

    “喝了一碗粥!

    他低低“嗯”一聲,“只喝粥沒有營養,再吐下去還是得看醫生才行!

    商儀被他這么一說,突然感覺喉頭發緊,一陣嘔吐感瞬間襲來,她來不及去洗手間,甚至連找垃圾桶都來不及。

    剛走了半步,腰一彎,直接嘔在地上。

    睜開紅紅的眼睛,看著滿地狼籍,像做錯事的小孩,悄聲的,帶著慌亂說:“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陸吟遲有一下沒一下順著她的背,聲音不知比剛才柔了幾個度,“不用對不起,不舒服接著吐就好!

    “……可是好臟……”

    “沒關系,等下我收拾!

    商儀沒想到一向那么精致的陸吟遲,竟然說出等下他來收拾的話。

    在她印象里,陸吟遲就算醉酒,不管醉成什么樣子,回到家也會在第一時間把自己清理干凈才進臥室。

    其實他嫌棄臟她也是很理解的,畢竟她自己都嫌棄自己吐的東西。

    ——

    早晨吐在餐廳地板上這個小插曲成功讓商儀怕了自己。

    以至于陸吟遲上班都比往常遲了一個鐘頭。

    這夜。

    她輾轉反側到深夜,打開燈,望著自家老公的睡顏,叫醒他,像個幽靈一樣幽幽看著他。

    很鄭重的說:“陸吟遲,我愛你!

    表白完眼眶不自覺紅了紅,“我覺得我這輩子除了你,可能不會再愛別人了,我好像越來越離不開你!

    陸吟遲聽完徹底恢復神志,撐起身體往上,她很自覺的湊過來,枕著他的肩膀。

    兩人沉默著擁抱片刻。

    低沉的嗓音在她耳邊敲響,“那就別離開!

    “你會離開我嗎?”

    “主動權在你手里,除非你先離開!

    “你保證嗎?”

    “嗯!彼麤]有猶豫,“別的我不敢保證,這一點你放心!

    商儀用溫熱的臉頰蹭了蹭他的下巴,安心的閉上眼,打了個呵欠。

    “你真的不要說一說那張照片的事么?”

    陸吟遲沉吟了會兒,“你知道我為什么偏偏喜歡看《茶花女》嗎?”

    她搖搖頭。

    “因為小仲馬筆下Armand對Marguerite的那份感情,能讓我共鳴!

    “……他很愛女主嗎?”

    “自己去看!

    “……”

    兩人的對話結束在這里。

    商儀是個拿得起放不下的人,不想要轟轟烈烈的愛情,只想平平淡淡、細水長流。

    夜還很長,兩人沉沉睡去。

    商儀好像做了一個夢。

    在夢里陸吟遲滿頭銀發,她亦然,兩人在深秋的午后牽著手,走到滿樹金黃的楓樹旁邊的一把長椅上。

    欣賞天邊的夕陽。
财神捕鱼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