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傾心已久 > 第102章
    李林清醒之后商儀就要離開,臨出門李林問商儀能不能經常來看她,商儀想了一下,坦白說:“我不想我媽傷心……她一直害怕我知道真相后會對她不聞不問,所以最近身體也不好!

    李林嘴角的笑僵硬在臉上。

    不過她很快表示理解,語氣仍舊溫柔:“我從來沒想過把你從商家奪走,而且你不是三歲小孩,也不會任由我們怎樣就怎樣……讓你媽媽放心!

    商儀沒再說什么。

    從醫院開車出來,她陷入獨自沉思。

    車子走過兩個街口,突然側過頭,對陸吟遲認真說:“老公,我以后不希望小孩活的太累,不希望Ta活成我們希望的樣子,只要Ta開心,想飛多遠飛多遠,想去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好嗎?”

    陸吟遲:“我當然沒意見!

    商儀當然知道陸家的孩子以后不會像她想的那么自由,但不管他是認真還是敷衍,最起碼在此時此刻沒有一點兒猶豫。

    李林遠在美國的丈夫趕回來陪她,又有出色的醫療團隊照顧,所以術后恢復很順利。

    盡管商儀再三表示以后會跟商娣、商尚共同擔起孝敬顧秋蘭和商從業的責任,但經歷這么一番曲折,顧秋蘭脾氣收斂許多。

    最起碼不會不分青紅皂白就訓斥她,更不會再時不時疾言厲色有一些苛刻要求。

    商儀在商家的家庭地位,不知不覺提升了好幾個檔次。

    這讓她受寵若驚。

    氣溫一天天低下去,小豆芽也一天天茁壯成長。

    至于商儀跟商家跟李林之間的問題屬于錯綜復雜的“歷史遺留問題”,自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徹底解決,不過商儀重新組建了家庭,對她而言已經沒有精力把所有注意力用來糾結上這個問題。

    一切又仿佛恢復以前的風平浪靜。

    膝蓋上的傷疤也才剛好,商儀的孕吐反應在一天徬晚,毫無征兆的,轟轟烈烈的拉開序幕。

    接下來幾天,嗅覺和味覺因為體內激素的紊亂,達到了空前絕后的敏銳。

    除去油煙味,廚房內任何油鹽醬醋蔥姜蒜以及浴室里所有散發香味的洗漱用品一概劃分到禁忌品。

    甚至連剛清洗烘干的床單上殘留的微不可查的香味,都會熏的商儀頭暈目眩。

    負責做飯的阿姨做好家人吃的飯菜,以及營養師每次準備好孕婦餐,只要有可能靠近商儀三米之內,一律要求從廚房出來先用沒有味道的沐浴露洗澡。

    別說不能吃任何魚蝦肉類,甚至看見別人吃也會惡心嘔吐,所以只要她在場,整個陸家要么陪她一起吃素,要么把葷菜藏起來,等她上樓休息再偷吃。

    商儀要求清淡清淡再清淡,清淡到營養師差點心理陰影,每次加一丁點油水都心驚膽戰。

    這期間除了營養師被折騰的差點辭職,陸吟遲也很悲催,因為別人可以推遲用餐到等商儀用餐完畢,可他作為丈夫,在妻子因為孕育小孩忍受折磨的時候,自然要拿出丈夫應有的體貼,而不是事不關己的繼續享受美食。

    所以一日三餐都會陪商儀共同用餐,在商儀仍舊被折磨的體重驟減的同時,陸吟遲緊隨其后清減,破天荒的,因為油水不足嘴角獲贈一枚小水泡。

    他這輩子錦衣玉食、養尊處優,還是頭一次長這種……匪夷所思的東西。

    —

    商儀昏昏沉沉,正在不□□穩的小憩,房門被打開,隨后覺察到輕微動靜。

    唯一會不敲門直接推門進來的,在陸家也只有陸吟遲有這個權利這么出入他們的臥室。

    商儀慢慢恢復神志,依舊保持平躺,沒有睜開眼。

    熟悉的腳步聲來到床邊,再沒有動靜,許久之后,床沿兒往下陷,手腕被一個干燥的,從外面回來有些涼的,帶著薄薄繭子的手掌包裹。

    她等了半天對方都沒說話,只一言不發的握著她的手。

    這個動作莫名的深情。

    商儀動了動眼睛,悄悄啟開一條縫,他如同完美的雕像,視線一瞬不瞬緊鎖著她。

    忍不住問:“你怎么了?”

    “今天好些了嗎?”

    陸吟遲嗓音低沉。

    “還是那樣!

    他慢慢嘆了口氣,臉上帶著一絲無奈。

    商儀倒挺看的開,沒所謂說:“媽媽說從現在到生只會一天比一天不舒服……我覺得還好,我又不是什么金枝玉葉,別的媽媽都是這么挺過來的,我們既然選擇生了,那也得硬挺……別人能吃的苦,我也能吃,反正又不會死人!

    說到這兒抬手碰了碰陸吟遲嘴角那個開始慢慢結痂的小水泡,手掌蹭蹭他的臉龐,“你不用陪我吃素,我現在胃口變了,不吃根本不會生病,但你不行,身體受不了的!

    陸吟遲淡淡說:“沒關系,我最近恰好口味也變了!

    “真不用這樣,”她蹙起眉,“只要你別嫌我現在氣色差,別嫌我丑就行!

    陸吟遲抬起眼,墨黑色的瞳孔又深邃又認真,“怎么會丑,我不是說過,孕期是女人一生中最美的時刻!

    他沉默了會兒,突然又說:“以前并不清楚女人生小孩原來這么辛苦……我們就生這一個,以后我加倍小心做措施!

    商儀往他的方向靠近,不用要求什么他主動脫下外套攬她入懷。

    他身上特有的氣息讓她感受了些,聽著男人有力的心跳,感動的一塌糊涂。

    揪起白色襯衫上的一枚扣子輕輕摩挲,眼睛直愣愣的望向床腳的書桌,緩緩說——

    “我知道你是騙我的,我現在哪有那么美!

    “不過能夠遇見你,我覺得我相比世界上99.9%女孩子都要幸運!

    “現在就算有人拿一千萬來換,我都不換!

    陸吟遲沉吟了下,垂眸看她,忍不住增加了一下砝碼,“那如果有人拿一千個億呢?”

    她愣了愣,“一千個億?”

    陸吟遲點頭,“嗯!

    商儀明顯遲疑了兩秒,很誠實的表示:“一千個億還真挺多的……”

    陸吟遲臉色往下沉,“所以?”

    商儀往他懷里擠了擠,腦袋完全埋進他的臂彎,指尖有意識無意識的,從他肚臍擦過,“……不可以一千個億和你都要嗎?我都有你了,距離一千個億還遠嗎?”

    陸吟遲臉更陰沉。

    “魚和熊掌不可兼得!

    商儀沉默幾秒,抬眼看他一下又低下頭,很快又抬起頭看他。

    突然笑了起來,“你那么惡狠狠的看著我干什么?”

    陸吟遲轉開眼,視線看向別處。

    她能夠明顯感覺到身旁這人的郁悶,噙著笑,晃了晃他寬厚的胸膛。

    “哎,哎!

    對方不給反應。

    商儀只好往上挪了挪,雙手捧著男人的下巴,把臉扭過來,小聲撒嬌:“開個玩笑而已,不要生氣嘛,你什么時候這么小心眼兒了……”

    陸吟遲安靜片刻,丟過來一句:“我沒生氣,你倒是說說我為什么要生氣?”

    這可真是個送命題,只不過一般都是女生為難男生,鮮少有這么傲嬌的男人。

    商儀拿手指戳戳他,“其實我就算有一千個億,肯定也是養你,給你花!

    如果換成女人肯定早就感動的稀里嘩啦,可惜陸吟遲不是女人,不僅不是女人,還是見過大世面的男人,這點小恩小惠根本不會讓他垂涎。

    于是——

    “哦,”某人眉梢往上挑了挑,“意思是如果真面臨選擇,你的確會選擇一千個億,而不是選擇我?”

    說罷拿起手機,解開屏幕,不知在看什么郵件。

    商儀俯身抱住他的腰肢,仰起頭看他幾秒,忽然想起什么,忍不住抱怨。

    “剛才我明明在深情表白,你怎么突然就扯到一千個億,你這人真會煞風景!

    “你不知道對于我們這種從小生活很艱苦的小市民來說,一千萬已經很多了,我用一千萬做選擇已經足以證明你在我心里的地位!

    她絮絮叨叨的說著,還有些意猶未盡時,被敲門聲驀然打斷。

    兩人對視一眼,陸吟遲放下手機,起身去開門。

    門外傳來兩聲嘀咕,孫克英有公司的事要跟他談,陸吟遲說了句什么,關上房門離開。

    商儀枕著手臂換了個姿勢,一垂眸,看見亮著屏幕的陸吟遲的手機。

    作為一個妻子,她好像還沒干過為了查崗而專門侵犯陸吟遲隱私的事。

    上一次偷看他的手機還是發現商尚背著她要錢那事兒。

    這會兒不知怎的,有個念頭閃了閃,頓時蠢蠢欲動起來。

    手指悄悄湊近,遲疑幾秒拿起來。

    陸吟遲的社交軟件果然干凈又雞肋,別說發現曖昧聊天記錄,近一個月除了跟秘書工作上的溝通,再除了家里負責照顧商儀的中年阿姨對商儀飲食細節上的日常匯報,竟然全是一群男職員,連個雌性都發現不著。

    打開手機圖庫,空蕩蕩的就沒幾張照片。

    漫無目的翻到最后,不經意發現一個沒有名字的文件夾,照片來源顯示為陸吟遲的上部手機型號。

    她嗅到一絲隱晦的,不易覺差的異樣。

    點開后,果然孤零零的存放著一張小照片。

    突然想起一年前陸吟遲的手機摔壞,已經壞到后殼跟屏幕完全分離的地步,他卻不扔,一直收納在書房的某個編織盒內。

    商儀某次收拾書房,沒經他同意就把手機扔進了紙簍,他當時眉頭皺了一下,彎腰從紙簍里又把手機翻出來,說里面有重要的東西,他還沒來得及弄出來。

    商儀追問了幾遍,他態度模棱兩可的說是一些照片。

    商儀當時也就沒有繼續關注。

    這會兒突然想到這個細節,左眼皮不自覺跳了兩下。

    猶豫幾秒,放大圖片。

    看一眼。

    愣了愣。

    不由得瞇起眼。

    ……照片中略顯青澀的臉龐,不是大學時期的她還能是誰!

    作者有話要說: 二非:馬上就要完結了,準備結尾了。會有一些甜甜的番外,懷孕日常養娃日常什么的?梢赃x擇性觀看
财神捕鱼手机版下载 河南十一选五中奖金额 大乐透中奖奖金计算 一尾中特免费资料大全 山东股票配资x贝得来 河南11选5走势图表 宁夏十一选五五开奖一定牛 中国体彩海南飞鱼开奖结果 宁夏11选5买网址 如何分析股票涨跌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