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歷史穿越 > 十九皇子娶了誰 > 第119章
    霍唯再次來到京城,已是蘇紹金榜題名后。

    蘇紹、顏雪闌和童家的小郎君,考的都是明經科,三人皆中,從此成了“同年”。蘇紹考中后的第一件事,便是拒絕了所有賞識他的京城貴族人家的提親。他坦言道:“我在魏州時,已有了一心相許的心上人,我很快就會將她接進京城,跟她成親的!

    霍唯是與蘇紹的父母一同被接來的。雖說春日里放完榜,蘇紹就寫了信讓他們來京城,但蘇家在魏州的家業不小,霍唯陪著二老將家里的事安頓完,已到夏日了,蘇紹的父母上了年紀,經不得酷暑在外顛簸,于是進京的日子便拖到了秋天。

    連著快兩月的車馬勞頓,蘇家二老深感疲累,到華州時,蘇母拉著霍唯的手道:“孩子啊,我們知道你想紹兒想得緊,我與他阿耶想在此地歇幾日再進京,你先帶上一半隨從,進京去吧!

    霍唯覺得,若自己先進京,將二老的帶去京城的幾車東西提前歸置好,等他們到京城時就可以什么也不管直接入住了,這樣也挺好。再說,她也實在是迫不及待想要見到蘇紹了,于是第二日便啟程。

    霍賢宗如今已辭官,并在魏州定居,從此遠離了官場是非,這兩年霍琪也漸漸在軍中混出名堂,頗受將軍賞識,如今霍唯終于對父兄放心了些,可以安心嫁人了。抵達京城那日,她一眼就看到了候在城門外的蘇紹。

    其實顏雪柔是跟著蘇紹一同來了的,因怕叨擾他們久別重逢互相親|熱,便坐在馬車中不出聲。然而蘇紹和霍唯拉著手互訴衷腸的時間比顏雪柔想象的還要長,過了好半天也沒有先進城的意思,顏雪柔終于不耐煩地掀起簾子道:“你們膩不膩?我都看膩了!”

    霍唯嚇了一大跳,這才看到顏雪柔,又驚又喜。分別兩年的時日里,她經常跟顏雪柔通信,來之前她還寫信給顏雪柔,但顏雪柔的回信中并沒有提及回來城門口迎接她,霍唯還以為她不會來。眼下一見好友,霍唯當下便拋下了未婚夫婿,沖到顏雪柔這邊來了。

    蘇紹只好委委屈屈地騎著馬在前頭引路,霍唯坐進了顏雪柔的馬車中,一行人風風光光地進了城。

    一別經年,再次回京,滿目陌生的熟悉;粑ㄏ氲皆浀南鍑,想到母親、大哥和二哥,不禁沉默黯然。顏雪柔早就料到,霍唯回到京城會想起以前的事、面對以前的人,會心懷尷尬和恐懼,她握住了霍唯的手,安慰她道:“放心,有我在,有蘇紹在,你一定能在京城過得很好的!

    霍唯抬起臉,認真看著她,然后露出淺淺笑容:“當然會的!

    畢竟,曾經的高貴身份對她來說也是桎梏,現在這桎梏沒有了,她可以在從小長大的地方,重新做個快樂真實的人。

    顏雪柔見她笑了,心下放松,又說了好些近日京城的趣事來逗她開心,霍唯聽著,終于恢復了爽朗的笑容。顏雪柔“呀”了一聲道:“你這么笑,看上去真像童婉兒!”

    霍唯問:“童婉兒是誰?”

    顏雪柔道:“你還沒見過婉兒,等你徹底安頓下來,我會介紹你們認識的!

    霍唯“哦”了一聲,收起神色,好奇地盯著顏雪柔看。顏雪柔任她打量了好一會兒,終于忍不住了,問:“怎么了?”

    “……你已經是王妃了!

    顏雪柔:“嗯,對呀,我是王妃了!

    霍唯絞著手指,小聲道:“你都已經成親了呢……”

    顏雪柔:“?”

    霍唯看上去很害羞:“成親……感覺好嗎?”

    “……”

    顏雪柔臉皮很厚,挑挑眉故意道:“先不告訴你,等你成親,有什么疑問都可以問我,想要什么經驗,我也可以傳授!

    霍唯果然大驚跳起,頭差點撞到馬車頂:“你……你好不要臉!我問的哪是這個!”

    顏雪柔睨著她:“那你問的是什么,成了親,還有什么別的不同嗎??”

    霍唯:“……”

    顏雪柔拍拍她的手,意味深長:“都為了人家來京城了,就別老想著那點事了,要多想想他的仕途,人家可是前途無量呢!”

    霍唯齜牙咧嘴:“別以為你是王妃就可以胡言亂語!”

    顏雪柔咯咯笑著,然后突然掀起車簾,開心地抬頭望著京城的天空,像瘋子一樣叫道:“歡迎你回來——”

    兩人一路吵吵嚷嚷,進了蘇府,蘇紹領著霍唯四處介紹。他搬進這座宅子以后還沒怎么布置過,府中只有些基本的陳設,他打算等霍唯來了,按照她的喜好布置;粑ㄅd致勃勃地將從魏州帶來的她與蘇紹父母的東西都歸置好,跟蘇紹商量了這宅子該怎么裝潢,然后一一跟管家吩咐了,交由下人去辦。

    蘇紹心疼道:“你先別管這些了,趕了一個多月的路,你不累么?快歇著吧!

    霍唯搖頭,她不愿以未嫁之身住在蘇府,來京城之前,她曾寫信給顏雪柔,說先前霍家在京城還留了一處不大的宅子,她想在那兒待嫁。顏雪柔已經幫她把那宅子打掃布置好,且安排了足夠的下人進去伺候。蘇紹知道霍唯主意已定,只能將她與顏雪柔送往新的“霍宅”。

    伺候的下人一個月以前就住進了霍宅,如今宅子中已經不缺人氣了,霍唯進去看了看,覺得四處都很舒服,笑道:“京城寸土寸金,這宅邸比我們在魏州住的地方可貴多了,還更大一些,太棒了!”

    顏雪柔想到,霍唯從小到大在京城,住的是當初的襄國公府,那比眼下這宅子大了可不止幾十倍,霍唯會覺得這宅子好,大約真是把當年養尊處優的習性給忘了。不過這話她沒說出口,怕惹得霍唯傷心。

    蘇紹知道她們姐妹有悄悄話要說,看過宅子就回蘇府去了,他走后,顏雪柔與霍唯兩人邊喝茶邊閑聊,說著分別兩年來發生的事,不知不覺就到了日落時分;粑ㄋ皖佈┤岢鲩T,誰知走到門口,卻見到了在外等候的唐頤。

    兩人都是一愣,霍唯尤其吃驚,她已經快兩年沒見過唐頤了,現下忽然一見,還有些不好意思,小聲道:“晉王……”

    唐頤笑了,隨意道:“叫什么晉王啊,你從前不都是喚我表哥的么?”

    霍唯聽了,坦然一笑:“表哥!

    唐頤問了幾句來京一路上的情況,看天色不早,道了“改日再聊”,便拉著顏雪柔的手帶她走了;粑ǹ粗麄兊谋秤,沒來由地就覺得,自己所有的苦都已過去,今后等著她的,是一輩子的快樂歡|愉。

    ……

    顏雪柔因見了霍唯心中高興,好心情都寫在臉上。唐頤早猜到她心情好,已經讓府中侍從將馬兒牽回去了,兩人就這樣拉著手,慢悠悠地一路走回王府。

    他們穿過繁華熱鬧的長街,周圍是趕著在天黑前回家的熙熙攘攘的人群,雖然有護衛跟著,但唐頤還是自然而然地將顏雪柔護在靠邊一側,一邊聽著她說今日發生的事。夕陽將人的影子拉得很長,店鋪忙著關門,攤販忙著收攤,嬉笑聲、吆喝聲不絕于耳,其實顏雪柔說話的聲音不大,四周的喧鬧幾乎要將她的聲音蓋住——

    但唐頤就是能清晰地聽見她說的每一個字,如今不管在何時何地,只要是有關她的一切,他都能準確地感應到。

    不可謂不神奇。

    “等唯兒安頓下來,我要帶她多和婉兒一起玩,她們一定能玩得來的!鳖佈┤嵝跣踹哆,“其他幾個就……”

    童婉兒剛成親不久,溫烈雖然很粘她,但他總是有公務在身的,所以童婉兒有時間出來與姐妹相聚,可其他人就不同了。李雨姍的孩子還小,她總在府中陪小娃娃,顏雪柔想見她,只能去顧府找她和娃娃玩。樂陽肚子里那個已經六個月了,身子越發沉重,好在顏家和沈家是世交,顏雪柔偶爾去沛國公府看看她也不會不好意思。溫若笙也有了兩個月身孕,顏家上下都把她寵成公主了。

    “說起這個,你不覺得阿耶阿娘太夸張了嗎?”顏雪柔憤憤抓著唐頤的手,“連我回去找笙兒玩,都要被耳提面命!身怕我鬧著她了!大哥更過分,他把我們當瘋子看,每次我和婉兒去找笙兒,他都要杵在一旁盯著,好像我們會捅出大簍子來似的……”

    唐頤滿臉寵溺地看著她傻笑。等她抱怨完,他才笑著道:“下次再去,我幫你把大哥引開,看他怎么監視你!

    顏雪柔看著他的笑容,再看看兩人牽在一起的手,臉紅了。

    “今日我見到闌弟了,你說他動不動往童府跑,都把那邊當第二個家了,童府的人煩不煩?”唐頤一邊好奇地問,一邊捏了捏顏雪柔的手指。

    顏雪柔嬉笑著抱住他的胳膊,道:“他未來的岳父岳母大概是不會煩他的,要煩也是熙兒的哥哥煩他!

    “你怎么知道的?”

    “上次童家弟弟跟我說的,平日里他們同年總愛一起出去游玩作詩,他在外頭見見闌弟也就罷了,回到府中還能見他,哪哪都有他,所以跟我抱怨熙兒怎么還不趕緊嫁到顏家去!

    “哈哈。以前沒看出來,闌弟這么粘人!

    “你要是聽過他小時候說的話,才會覺得好笑呢,他小時候信誓旦旦地跟我們說,他不會娶熙兒那樣的小孩!

    唐頤看她一眼,冷笑道:“等到熙兒也嫁為人婦,你的小姐妹就全體闖入人婦群體了,這京城的貴婦圈,怕要被你們‘荼毒’得不成樣子!

    顏雪柔狠狠拽了一下他的胳膊,就在唐頤以為她要當眾“毆夫”時,她卻只露出一個極甜的笑,踮起腳在他耳邊道:“我再怎么樣,還不是仗著你寵我!

    唐頤的心間頓時一片酥|麻,差點連路都走不穩了。

    ……

    雖然太子曾認真對唐頤說,若有一日他上位,會給唐頤安排個實職,不讓他總閑著不做事,但眼下圣人龍體尚康泰,唐頤這個閑散親王,似乎還能繼續閑散很久。不過,顏雪柔平日里卻總是很忙,身為晉王妃,每日府中有很多事等著她定奪,她手上管著晉王府所有田地、鋪子和產業,還要管理府中下人、要出門吃喝應酬、要與姐妹們聚會、要四處閑逛找樂子、要蹴鞠騎馬賞花,忙得不可開交。

    唐頤則把大部分的精力都花在了“糾纏顏雪柔”這件事上,他總找各種機會跟著她,有時能成功,有時卻失敗。但不管是成功還是失敗,他始終樂此不疲,仿佛一輩子也不會厭倦。算來他最喜歡的時候,還是每晚臨睡前——屋內燈明如晝,他們兩人可以安安靜靜地靠在榻上看看書、說說話。每到那時,下人們都會退下去,偌大的寢殿只留他們兩個人,他們即便是什么也不說,安安靜靜各做各的,那股靜謐也格外令人沉|淪。

    這世間,他只想與顏雪柔待在一處,兩人彼此愛惜,互不過分干預,卻又永遠自成一體,緊密相連。只要兩人能在一起,他就能不再懼怕這世間的任何人、任何事。

    她是他最大的向往與安慰。

    ……

    忙忙碌碌了兩個月,終于迎來了蘇紹與霍唯成親的日子。

    這一日,李雨姍她們幾個一大早就跑到了霍宅,充當霍唯“送親團”的角色。雖然新郎傍晚才會來接親,但霍唯還是起了個大早,在下人們的伺候下潔面勻妝,裝作一點也不緊張的樣子,端端正正坐在屋中,與姐妹們聊天。

    院中熱鬧得很,本來霍唯的身份是有些尷尬的,且又沒有父兄操持,出嫁時難免會有些冷清,但太子已經明言過,他不會記恨霍家,更別提霍唯一個女娃,甚至還早早替霍唯備好了梳妝嬤嬤,在出嫁這一日伺候霍唯上妝梳頭。京中的貴族婦人們見太子沒有成見,霍唯又有這么多身份尊貴的好友,性子又是個好相處的,也不再有什么芥蒂,都很樂得來霍府幫她操持;粑ㄔ趺匆矝]想到,自己能在這么熱熱鬧鬧的氛圍中嫁為蘇紹的新娘,若是一個恍惚,還以為自己依舊在幼時的那座宅邸里,周圍的一切都沒有變過。

    童熙兒的聲音打斷了霍唯的思緒:“柔姐姐呢?怎么我們都來了,她還沒來?”

    童婉兒笑道:“她總算磨嘰了一回,不然我都感覺不到她是個王妃!

    幾人這下恍然,顏雪柔難得不在,該抓緊機會說點她的“壞話”才好,卻見紫裳急匆匆地從外頭來,一進屋就跟霍唯道喜。

    “你家王妃呢?”幾人奇怪地問。

    “柔兒怎么還不來?”新娘霍唯也急。

    紫裳笑得嘴角都咧到了耳朵根:“眾位先別等了,我們王妃啊,今日怕是來不了了!讓我替她來送新娘子出嫁呢!”

    “為何?”眾人大驚。

    “王妃有喜了!今兒一早剛知道的!這不,大王不讓她來您這邊添熱鬧了,他自己也不上朝了,說是要做牛做馬伺候她十個月呢!”

    ……

    其實,唐頤心里早就有數了,伺候她,十個月怎么夠呢?明明一輩子都不夠的。

    不過,這話他才不會說出口呢。

    作者有話要說:

    全文到此就結束啦。

    十九和柔兒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我寫了三篇文了,每篇收藏都不多,我也像是渾然不在意一般地繼續寫,一年一篇。其實每篇文開更前,我都盼望著這次的文會更受歡迎一些,畢竟我非常努力過。

    結果……[捂臉cry]……

    但我還是很高興呀,因為我收獲了幾個一直不離不棄的小可愛,會追文,會留評,會告訴我你們的想法,謝謝你們一路的陪伴,我會繼續加油的[么么噠]

    而且我自己知道,我每篇文都在進步噢!希望終有一天,我能寫出讓你們很久很久都忘不了的人物、情節和故事[嘻嘻]

    也祝屏幕那邊的你,夢想成真,永遠不缺鮮花和笑容[大愛心發射]

    最后還是那句話:

    我在下一篇文里等你

    期待你們,日日,月月,年年

    你們的,秋犀

    *預收文《妖魂》,2020年夏*
财神捕鱼手机版下载 配资炒股秘籍 什么股票配资平台靠谱 辽宁十一选五分布走势一定牛 山西快乐十分20200322035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江苏11选5 澳客网七星彩杀号定胆预测 5月27日短线股票推荐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信息 詹天佑福彩3d预测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