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歷史穿越 > 皇家小媳婦 > 第126章
    太醫到永寧宮之前,幼寧和齊琮都對要做父母這件事沒什么感覺,便是齊琮懷疑幼寧有孕,也沒真切感覺自己即將為人父。

    幼寧更覺得自己不可能懷孕,她這陣子事情多,不像從前那般悠閑,沒事做的時候就吃東西,如今一天中大半時間都在處理宮務,接見命婦,等人都散了只想躺在榻上休息,哪還有心思吃東西。

    胃口不好,日漸消瘦,是因為事情多,懷孕了該胃口好才是。

    但她也不想跟齊琮說自己是累的,以他的行事作風,跟他說了這事,他肯定直接下令所有外命婦都不許去永寧宮。

    幼寧低著頭說:“肯定不會懷孕,不過你是想讓我懷,還是不想讓我懷?”

    齊琮握著她的手,擔心近來外面的流言讓她多想,謹慎道:“在我心里,沒有什么你更重要,女子懷孕艱辛,這種事,怎么能問我的意思,不能因為我想要孩子,就讓你遭罪,亦不能因為我不想要孩子,就剝奪你做母親的權利!

    不得不說,齊琮身為一個帝王,思想覺悟高的可怕,幼寧想挑刺找事都挑不出來。

    太醫很快便到了,跪到地上給幼寧診脈,幼寧看到太醫在摸胡子,猜測太醫現在肯定在想著說辭,宮里面的貴人都嬌貴,裝病爭寵的戲碼也不再少數,在宮里待久的太醫都是人精,給后妃診脈,若有皇帝在旁陪著,沒病也會胡謅一些不痛不癢的話,諸如勞累過度,需要靜養一類的話。

    她正這么想著,就見太醫拂袖行大禮,“恭喜陛下,恭喜皇后娘娘!

    幼寧驚訝的看向齊琮,茫然的說:“什么——什么意思,我真的有孕了?”

    齊琮是因為今日朝堂之上有人以幼寧無子為由奏請納妃,才會一聽幼寧說沒胃口,第一反應是她會不會懷孕了,沒想到幼寧真的懷孕了。

    一時之間,他也有些反應不過來,“太醫說是!

    幼寧把胳膊伸過去,“你再診一下,別是診錯了吧!

    被當面質疑醫術,任何太醫都不會高興,奈何對面是皇后娘娘,太醫哪敢生氣,畢恭畢敬的給她診了脈,確認她懷孕已經有一個月了。

    永寧宮里的宮人齊齊跪下賀喜,幼寧和齊琮對視,都有點愣。

    “我懷孕了,我要做娘了!

    幼寧拉著齊琮的手往自己肚子上放,齊琮本來沒什么感覺,手掌覆上幼寧小腹的那一刻,掌心暖流匯入全身,他大笑著把幼寧抱起來舉高,“朕要做父皇了!

    這對齊琮和幼寧來說都是意外之喜,因為才剛懷上,沒有對外昭告,只永寧宮里的人給了賞,又通知了太皇太后和太后。

    至此,幼寧盡心盡力扮演的‘賢后’角色告一段落,齊琮說什么都不許她再像之前一樣雞毛蒜皮的小事都管,幼寧自然也不會拿自己肚子里的孩子開玩笑,除了外命婦入宮拜見的大日子,其余日子一概不見。

    沒有了外命婦的叨擾,幼寧食欲又恢復了,整日待在永寧宮養胎,能吃能睡,宮務交到了太后手里,她什么都不用管,閑來無事去給太皇太后和太后請安,兩位長輩都是看著她長大的,自不會有什么婆媳不和。

    只是孕中的女人難免多思,幼寧雖然不擔心自己會失寵,但皇家的父子之情似乎天生就要比尋常百姓家里薄弱,幼寧聽說過不少齊琮幼時日子艱難的事,擔心自己的孩子以后和齊琮關系不睦。

    幼寧和齊琮聊起孩子的未來,齊琮說,如果是公主,就要為女兒重新建一座宮殿,把國庫里的奇珍異寶都搬到女兒的寢殿去,他說這話時,唇角止不住上揚,按捺不住自己一顆慈父心腸,孩子都是母親的寶,幼寧也忍不住加入慈愛隊伍,要親自給女兒做衣服,做鞋子。

    偌大的宮殿因為即將到來的小公主,溫暖和煦。

    幼寧突然問齊琮,“如果肚子里是個男孩呢!

    齊琮怔愣片刻,伸手摸著幼寧的肚子,“如果是男孩,他便是皇長子,大齊的皇太子!

    然后,等他三歲以后,便把他丟到章華殿,請太傅教他治國之道。

    齊琮對于兒子女兒,完全是兩種不同的養法,公主就是要頂在脖子上養,皇子就要用最嚴厲的方式,養出一個可以銅墻鐵壁。

    幼寧很為自己未來的長子打抱不平,她的長子出生便會是最尊貴的皇太子,但同時,也代表著他肩上的重任,這是從他還未出生,就注定好了的。

    而看齊琮提起皇長子時眉梢的嚴厲,幼寧很心疼還沒出生的兒子,推著齊琮的肩膀對他發脾氣,“你一點都不愛我們的兒子!

    她情緒上來了,說掉眼淚就掉眼淚,齊琮手足無措的哄她,再三表示,他很愛她們的孩子。

    只是對于兒子和女兒愛的方式不同罷了。

    他覺得這世上除了他父皇那種人,不會有人不愛自己的孩子,他也想象不出如果幼寧生了自己的孩子,自己要多狠心才能不愛,在幼寧肚子里生長出來的小家伙,一定是天底下最乖巧懂事的小公主,他已經不自覺的把他們的小公主帶入幼寧小時候的臉,忍不住父愛泛濫,前陣子上朝還掛著一臉朕想殺人表情的皇帝陛下,這陣子對著聒噪不停的大臣也和顏悅色起來。

    甚至連殺人,也是面容溫和的吩咐把人拉出去砍了。

    做父母的,就不能聊孩子,越聊越心軟,幼寧的肚子越來越大,齊琮對未來孩子的教育問題和認知已經有了質的改變。

    在幼寧的影響之下,他的想法已經變成了,男孩也很貼心,很乖巧討喜。

    因為幼寧問齊琮,如果他們生的是男孩,長得像她,齊琮把他丟到章武殿里蹲馬步,烈日炎炎下,被太陽曬得小臉發白,他會不心疼嗎?齊琮帶入幼寧的臉,覺得不能不心疼。

    齊琮的一顆心都化了,這種綿綿的慈父心腸,一直延續到皇長子的第一聲啼哭,齊琮在幼寧的床前,守著幼寧睡去又醒來,才在幼寧的提醒下,讓人把孩子抱給他。

    兒子剛生下來,皺巴巴的,看不出來像誰,幼寧把兒子抱到懷里,齊琮坐在床邊,看著妻子和兒子,覺得此生別無所求了。

    齊琮為皇長子起名為齊曦,初升的太陽。

    ……

    齊曦剛滿月的時候,生的粉雕玉琢,烏黑分明的眼睛水汪汪的,齊琮隱約看到了幼寧的影子,對兒子萬般寵愛,抱在懷里曦曦,曦曦的哄,不知道的還以為幼寧生了個小公主。

    齊曦半歲的時候,齊琮有一種上當受騙的感覺,齊曦的五官漸漸長開,越來越像他了,因為一出生就得到父皇的溺愛,齊曦很黏他,每晚都要父皇抱著哄才肯睡覺,看不到父皇就不睡覺,連幼寧哄都沒有用,齊琮每晚要等兒子睡著了,再去批閱奏折。

    齊曦一歲的時候,齊琮深刻體會到民間把兒女稱為討債鬼的原因了,齊曦不愿意學走路,一歲的小娃娃就懂得如何從父皇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前些日子聞錚入宮,把他與齊嫻生的女兒扛在脖子上,被齊曦看見了,便一直覬覦齊琮的脖子,他暗搓搓幾次明示他父皇,毫無意外的都遭到了拒絕,笑話,一國之君,把兒子扛在脖子上成何體統。

    齊曦從小便受寵,還沒遇到過這么大的挫折,小孩也知道看大人的臉色,知道父皇在這件事上的原則,與父皇冷戰幾日之后,便主動與父皇和好,晚上親親熱熱的摟著父皇的脖子睡覺,奶里奶氣的喊父皇,幼寧還夸齊曦這么小,便知道體諒父皇。

    誰知道這小家伙悶不吭聲的和他父皇爺倆好沒幾日,憋了個大招,死活不愿意學走路,一把他腳放到地上他便哭,邊哭便指著齊琮的脖子。

    幼寧被他哭得心都化了,娘倆一齊看向齊琮。

    最后只能把宮人都遣出去,把齊曦扛在脖子上走兩圈,再把齊曦放到地上,他便在齊琮摟著腰的情況下,踉蹌著走兩圈,只兩圈,便停下來,一步都不愿意多走,繼續盯著齊琮的脖子。

    因為有愛,才能如此寬容,齊琮想著這討債鬼是幼寧生的,強忍著沒把他丟出門外。

    只是等討債鬼睡著之后,齊琮開始和幼寧算賬,今天扛著討債鬼走了幾個時辰,要幼寧都還給他。

    作者有話要說: 這本到此結束了,感謝天使們一路支持。
财神捕鱼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