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溪水人家繞 > 第163章 番外:一江煙雨隨風泯(完)
    江泯跪在王絳墓前,墓中躺著他的生身母親,要不是她拼著一死提早生下他,他要么胎死腹中,要么在哪塊污穢之地長大被賣為奴。

    江娘子陪著他燒著紙錢,道:“你是拿藥催生的,生下時貓般大小,手腕只拇指粗細,哭聲也如貓叫一般,娘子淌淚,怕你不得活。我也怕養不活你,誰知你好似知曉生而便逢險境,竟好好地活了下來!

    江泯靜聽著,血脈天性,縱然隔著陰陽,縱然他全無記憶,墓中人卻能牽動他全部悲苦。

    “你出生時,顧家男丁都被下在獄中,女眷雖還無礙,可外頭卻不知藏了多少眼睛打量府中動靜。娘子懷你時便失了福養,再加上心中焦慮,非但沒有長肉,反倒瘦了好些。她知和你別后再無聚首的可能,想著喂你吃口母乳,只……她無乳水,你只知啼哭,娘子又不敢拖得太久,怕走脫不得,只得含恨讓我抱走了你!苯镒討z惜地撫著江泯,流淚道,“我可憐的小郎君,連口乳水都不曾吃上,后來跟著我東躲西藏,也只能拿米湯喂養,到了你阿爹身邊,這才吃過一段時日的羊乳!

    江泯朝王絳磕了幾個頭,又沖江娘子也磕了幾個頭。

    “阿泯,我瞞著你的身世,你不要怨阿娘!苯镒颖瘋。

    江泯道:“阿娘,我早知自己不是你和阿爹的親子,我貪戀你和阿爹的寵溺,不敢動問,才裝作不知的!

    江娘子含淚一笑:“阿娘知道,小郎君這般聰敏,哪里會半點不覺的!

    江泯膝行一步,急道:“阿娘和阿爹要趕我走?阿兄和嫂嫂也不認我這個弟弟嗎?”

    江娘子忙道:“阿娘和阿爹怎會不要你,你阿兄和嫂嫂更不會不認你!彼凉粨u頭,“阿泯,你心中不要有愧疚之意,也不要多有顧慮,你只問你心,要不要認你親爹。我雖惱他讓娘子孤眠地下,細想,卻是人之常情,逝者已逝,往日的誓言又算得什么,總要先顧著當下,他也莫可奈何。我怨得恨得,娘子也怨得恨得,你為人子卻與此無關!

    江泯搖頭:“阿娘,我不愿,我……我……我只想認娘,不想認爹!鳖櫶N之于他,實在陌生得緊。

    江娘子猶疑,她現在提及顧蘊之就滿心恨意,雖知莫可奈何,她仍舊覺得他負了王絳?墒玛P江泯,她怕對江泯的名聲有礙。

    江泯少年老成,見她不語,也慌張起來,抓著江娘子的手:“阿娘真不要我?”

    “那便不認!苯癄恐⑤竭^來,他們也提了一個籃子,將裝著的紙錢放在王絳墳前燒了。

    江泯飛快地眨著眼,不讓自己掉下淚來,可憐巴巴地喊道:“阿兄、嫂嫂!

    江石與阿萁倆人無所顧忌,在顧家埋骨地肆無忌憚地道:“我和你嫂嫂合計了一番,不認也好。一來當年顧王兩家同罪,卻是一家抄斬,一家流放,里面有些不可提及的事,其間的曲折復雜,且不去管它。只說,如今顧蘊之娶妻康信縣主,住的屋宅,穿的鮮衣,花的銀錢全自其妻,說句不好聽的,顧蘊之自己都是寄人籬下的;顧家免罪,也托了康信縣主之福,全賴厲王的臉面,罪雖免了,當年顧家給當今圣上沒少使絆,即便圣上有容人之量,顧蘊之卻無為臣之膽。厲王回京述職,他與康信縣主隨同回來,不舍禹京繁華,打算在京長居,在國子監書學里做了一名博士!

    話不好說得太透,姬殷話里透出之意,當年許是王家見自家再無生路,索性攬下罪名,這才使顧家留有生機。

    康信縣主什么脾性,她戀慕顧蘊之成狂,眼里容不下砂子,顧蘊之后院清靜,連只母蚊子都沒有,她與顧蘊之育有一子,不過四五歲,愛若珍寶,平白又多出一個兒子,能在她手里討得什么好?

    江泯抬眸看著江娘子,哽聲道:“阿娘……”

    江娘子本就舍不得江泯,思及康信縣主的行事,又一想王絳生前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脾性,當下再無遲疑,不提江泯認父之事。

    他這邊不愿認父,顧蘊之卻要認子,午夜夢回往昔歷歷在目,這是王絳拼死為自己生下的兒子,這是顧家的血脈,怎忍他流落在外。

    康信氣惱不已,拿鞭子將一個犯錯的下人抽得全身鮮血淋漓、奄奄一息。顧蘊之聞訊而來,憤怒康信的暴戾,喝止后拂袖而去?敌乓娝鷼,怕將起來,又追過來認錯哭鬧,見顧蘊之還是冷著臉不愿與她講和,只得又退一步,道:“我知阿郎心里不痛快,那將大郎接回來便是,我也是為母的,還容不下他嗎?”

    顧蘊之不知該如何與康信說理,閉眸道:“縣主,人命非同草芥,你難道不能善待一二?”

    康信啼笑皆非:“阿郎,你為個賤婢與我生氣?她險些折了我的指甲,看,我手上丹蔻都還沒染好呢!

    顧蘊之心里蘊著一捧火,被死灰一層一層掩著,內里一片灼燙,外面一片冰涼,五臟好似化灰,卻不知該如何宣泄。

    康信笑嘻嘻地挽住他的手臂,撒嬌道:“阿郎,說到底還是大郎的事,我這就遣人將他接回來,我們一家人安生度日可好?”

    “縣主……”

    康信笑道:“天下再沒我這般疼惜阿郎的!彼持,攥緊拳頭折斷了指甲,“阿郎,你那個妾一并接回來如何?我知道你還念著姐姐,她是姐姐身邊人,本就要將她給阿郎的,不過因為當年生了變故,來不及納她罷了。阿郎,我們將她接回來,也將大郎接回來,我們一家人豈不是齊整了?”

    顧蘊之蒼白俊秀的臉上有著令人心魄俱疼的悲涼,他道:“縣主,阿阮已嫁為人妻,她有夫有子,過得美滿,你不要打攪他們!

    康信不知怎得又高興起來,投入顧蘊之懷里:“那,我只接大郎回來,阿郎的身邊,以后都只我一人可好?”

    顧蘊之斂眸,康信性喜奢華,最好華服金飾,發髻上插滿簪釵,熱鬧華美,她生得也美,眉目濃麗,可她又是這般張狂無禮暴戾……偏偏又在他面前做盡小女兒情態。顧蘊之良久才擁住她,木然道:“好,只你一人,但你再不許隨意打殺人命!

    康信欣喜若狂,整張臉迸發出無邊的喜悅,胡亂應道:“我可是認真的,你可不許違誓!

    顧蘊之心頭大慟,嗓間一甜,又硬生生將它咽回去:“不會,我再不違誓!

    他欺過一人,不愿再負一人。

    康信得了顧蘊之的承諾,想著給他一個驚喜,收起嫌棄,帶著惡仆氣焰高揚要將江泯接回來,她只當江泯喜從天降定然感恩戴德,誰知江泯一臉茫然,然后道:“貴人誤會了,我自有爹娘,哪里是什么顧蘊之之子!

    康信傻了眼,沉下臉:“你敢欺哄我!币恢嘎劼暢鰜淼慕镒,“你說,他是誰之子?”

    江娘子鎮定自若:“阿泯是我與夫郎親子!

    康信氣得跳腳:“胡說,他明明是阿郎的兒子,你敢霸占人子?”

    江大粗聲道:“那日縣主也在,我娘子是如何說得?顧家小郎君早產體弱,先天不足,哪里挨得過流逃,已不幸早夭!

    康信咬牙,大怒:“胡言亂語,你們夫妻生得親子,倒像阿郎七成,我是傻子不成?”

    江娘子面不改色:“縣主,天下相似之人何其多,我家二郎許是我懷他時心中念著我家娘子,才有與娘子有些許相像!

    康信再蠢也不會信這樣的話,只江家咬死不認,她也不得其法,怒氣沖沖地帶著一眾惡仆裹挾著怒火走了。

    顧蘊之不及生康信自作主張,就得知江泯不愿認父,又悲又痛,無力擺擺手,道:“縣主,我自去帶他回來!

    康信怒道:“父要子死子撞墻,哪有父求子的!

    顧蘊之慘笑:“他從未知道另有生父,一時不愿相認也是情理之中,我豈奢求別的!

    康信不敢攔他,江娘子也無意阻江泯,父子見面相顧無言,一大一小,一高一矮,一長一少似熟悉又陌生,在他不知道的地方,他的兒子長成了一個小小少年郎,在他不知道的地方,他的生身父親仍在世上安好。

    “晚輩見過顧博士!苯栈啬抗,長長一揖。

    顧蘊之看著他,江泯各肖他與王絳一半,承自他的骨血卻說著這般割心之語,開口道:“你與阿絳生得很像,我對不起她,無論你認與不認,你都是我親子,我不會棄之不顧!

    江泯道:“顧博士,我出生農家,爹娘恩愛,兄嫂友善,家中和睦異常,我自小便沒吃過苦頭,更沒有什么坎坷身世,顧主薄認錯了人!

    顧蘊之聽懂了他的未盡之語,吞下苦意,狠心道:“阿絳為我生的孩兒不能沒有名姓!

    江泯道:“晚輩不知顧博士在說什么!毙睦飬s在道:等我他日博了功名,我自會認回我親娘。他故作為難道,“顧博士,我兄嫂送我來,怕是等得急,晚輩先告退!

    顧蘊之動也不動地目送他遠離,他的兒子聰慧無比,也心狠若斯。

    顧家要認子,江家反責顧家奪子,事出古怪,中間又有張揚的康信縣主上躥下跳,一時奪子事鬧得禹京沸沸揚揚,連著上皇都驚動了。

    姬景元年老,又退了位,行事很有些隨性,他本來聽了這事,只當聽個新奇解悶,后得知是顧家事,不知怎得勾起對先太子的憐惜之情。當初顧家為先太子做事,越了邊界,才惹怒了自己,事過境遷,先太子已然亡故,長孫走岔道又被自己囚禁,唉,顧家也是可憐啊……

    姬景元念頭一起,召來姬殷道:“這江家好不識抬舉,雖撫養故主之后有功,卻不另起算計心思,你去跑一趟,將這事了了。顧蘊之頗有才名,在國子監做個書學一、博士實在屈才,你再替我進宮一趟,叫你兄長不要埋沒了良才!

    姬殷斜著眼,想破口大罵,他爹退位后真是無所顧忌,隨心所欲,盡干糟心事,暗暗一翻白眼,道:“圣上,您老真是翻臉不認人!

    姬景元怒道:“說得什么荒唐話,什么翻臉不認人!

    姬殷道:“圣上年年收著幾十萬白銀,回頭就要將人親子送他人,嘖嘖……”

    姬景元手一癢,又想揍他,喝道:“朕幾時拿了江家幾十萬白銀?”

    姬殷曖昧一笑,道:“阿爹,線香的份子不還是捏在您老手中?施家小娘子是江家媳,可不是就是江家人?您老白得三成利,江家沒得您半點好,您倒好,拉起偏架,一心要讓江家子改名換姓認他人當祖宗!

    姬景元老臉一紅,撫須道:“什么叫改名換姓?本就是顧家子!

    姬殷不答他,反又憤憤道:“顧蘊之算什么良才,還埋沒了?阿爹,當年顧家污蔑阿兄貪沒賑銀,又胡七搞八,阿兄沒少受委屈,也沒見您老心疼……”

    姬景元一巴掌甩過去,怒道:“我還不心疼他?我不心疼他,他能坐上皇位?”

    姬殷立馬要認錯,姬景元卻笑起來,一把攙住姬殷,笑道:“罷罷,你雖是個不孝子,我卻是個慈父,你也少些跑到宮里娘們兮兮地訴苦!

    姬殷這一打岔,姬景元也不過一時興起,隨即撂開了手。

    倒是江泯那邊碰上一些不快之事,他在鶴山書院念書,書院里一個先生與顧蘊之有些私交,早年就慕顧蘊之之才,又以為江泯是因顧家勢敗才不肯認父,在書院指責江泯無德無行、不孝不善,惹得書院流言四起。

    雖有山長斥那先生不可妄加斷言,江泯還是聽了不少流言蜚語,好在他心性堅韌,不為所動。

    阿萁卻氣極,帶了小鈿兒殺到書院,尋到那打抱不平的先生,直問道:“都說事不查不明,理不講不清,清官尚且難斷家務事,先生怎就明察秋毫、鐵口直斷我江家有錯?怕不是欺我江家外來客,無權無勢、伶仃無依這才高高在上妄斷是非,這是度我江家縱受了委屈也是申訴無門!

    “也是,我江家什么門戶,幾輩在田間耕種,哪比得顧家累世為宦?只可憐我家阿泯生在農家,無有依靠,不過貌生得與顧家郎仿佛,一夕之間成了別家子,還被扣了不孝不善的帽子。先生哪里是為公正,分明是要逼我家阿泯去死。阿泯一死,我爹娘怕也活不下去,先生這是無端端就要我江家家破人亡?”

    “果然是讀書人,口舌比刀,殺人不見血!

    那先生被罵得面色雪白搖搖欲墜,簡直生不如死,鶴山書院上下師生屏氣靜神,心道:也不知究竟是誰口舌比刀。再看看如風中瘦竹似得江泯,嘖,這竟是個刺頭,惹不得摸不得啊。

    江泯看看周遭,低喚:“嫂嫂!

    山長本就喜愛江泯,嘆口氣出來圓場,讓那先賠禮致歉,那先生也是怵了阿萁,再罵下去,聲名掃地,連著書院都擔不下去。

    阿萁見好就收,偷使一個眼色給江泯,沖書院上下一福又朗聲道:“我江家平白遭了飛來橫禍,偏這事荒唐得緊,真是說也說不清,我江家可不能認這等屈事。書院師生都是有識之事,我這個當嫂嫂煩請諸位先生郎君做個見證,就讓阿泯與我公爹滴血認親,眾人也好看看阿泯是不是江家親子!

    鶴山書院上下議論紛紛,好事者搶先應下,書院山長撫須道:“如此,老夫便做個主事人。老夫有幾分薄面,想來也請得動顧家郎!

    阿萁忙叫江泯謝過。

    叔嫂二人順勢又交換了一個眼色。

    等得書院在堂中擺開架式,江大與江石一同趕來,一家人又靜坐一會等來了顧蘊之與康信縣主?敌乓娊以跁旱窝J親,端得有恃無恐,拉拉顧蘊之,低問:“阿郎莫不是真錯了?”

    顧蘊之有些發怔,沒有答話。

    書院上下看看江大與江泯,哪里像父子?再看看顧蘊之與江泯,哪里不像父子?諸人心里直犯嘀咕。

    山長暗暗搖了搖頭,見人到齊,吩咐仆役將一碗清水放在桌案當中,學生中有機靈交頭接耳幾句,削了一根竹刺上來,笑嘻嘻道:“公正起見,公正起見!

    阿萁勾起唇角冷笑,江石看她這昂首的模樣,低笑不已。

    “阿泯,你為子,先刺手放血!卑⑤綋屜鹊。

    江泯點頭,先對著山長一揖,接過仆役手中竹刺,刺穿指腹,幾滴殷紅的血滴入清水中。

    阿萁又對江大道:“公爹,請刺血一驗!

    江大大步前,學著江泯對著山長一禮,拿過竹刺刺了幾滴血,那仆役睜大眼,看著血在清水中交融,失聲喊道:“融了融了!

    山長看了一眼,道:“確實相融!睅讉師、生也圍過來細觀。

    康信大驚,揮開眾人寒著臉上來看了看,千言萬語噎在喉中,不忍看顧蘊之的臉色。

    江泯回過頭,看著顧蘊之靜立在那,仿若拋在那一把孤影,二人相對半晌,最后,還是顧蘊之默默移開目光,喚康信道:“縣主,歸吧!

    江大過來拍拍江泯瘦弱的肩膀,江泯鼻中一酸,江大一如既往,小山一般地護在他的身后,多日的糾葛、委屈、無措、愧責都有可依之處:“阿爹!

    “你兄嫂幫你向山長請了三日假,走走走,回家見你娘,晚上陪阿爹吃酒!苯蟠甏曛讣,血止了,卻留著一點刺痛。

    江泯也搓搓指尖,他也留著一點刺痛。

    父子對視一眼,俱笑出聲。

    江娘子扶著婢女守在院門口,等了又等,等了又等,似等了花謝花開,又似等三秋風涼,才看到自家馬車歸來。她看到江大親自駕著車,江泯坐在一邊車轅上,父子二人也不知說些什么,歡笑不已,她不由喜極而泣。

    淚眼中江大將韁繩馬鞭甩給江泯,棄了車,急步向她走來,她又想起初識之日,凄風苦雨,何等有幸,才與君相逢。

    姬殷聽手下回報,頗有些吃驚:“滴血認親竟真作不得準,阿汜,你雖不學無術,倒也不是一無是處啊!

    他對面的少年郎衣垮發散,歪歪斜斜地倚在那,得意非常:“舅舅,愿賭服輸,可別賴賬啊,你要是賴賬,我就找幾百個乞兒在你王府大門前乞食唱曲兒!

    姬殷湊過去,勾唇笑道:“樓淮汜,你好肥的膽,敢訛詐起我來!

    【全書完】
财神捕鱼手机版下载 北京快3走势图形态 排列五中奖规则表 蓝乔配资 河南快三的走势图和值 网络时时彩赛车开奖 广西快3号码推荐 和值 pc幸运28技巧 理财魔方 海南体彩飞鱼走势图 北京体彩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