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吃點兒好的 > 第97章 小甜小的故事
    “也就是說你不能去比賽了, 沒事啦!

    陸辛帶著沈小甜去了龔師傅家里,見到了他。

    龔師傅身形清瘦,是上了年紀的人身上膠原蛋白開始流失的瘦, 眉目看著有些兇,說話的時候是很和氣的,一點口音是他在廣東呆了幾十年的紀念品。

    沈小甜一來,他就知道了這個女孩兒是誰。

    “田老先生,真的特別有意思的一個人,他說什么都是斟酌著說的, 說好吃的,是說味好形好,鮮美可口,說人呢,說樣貌好行事穩……夸陸辛呢,夸他是少年俠氣, 唯獨夸起他們家的小甜,真的是夸個不停, 照片兒我們都見過的!

    龔師傅認識自家老爺子, 還和他的交情很好。

    至于看過照片, 沈小甜看向陸辛, 陸辛微微側了下頭, 開始跟龔師傅說起自己不能替他比賽的事兒了。

    說了“沒事兒”之后,龔師傅沉默了一下。

    然后,他看了看自己的左手,笑著說:“反正也沒什么報名費, 就說是店里走不開,不去了就算了!

    沈小甜握住了陸辛的手, 不用看她都知道,陸辛現在的心里不太好受。

    可金泰決定參與到這個項目中來,身為他們餐飲總監的陸辛就不能代替別的餐廳參賽。

    事實上,元旦時候在上海開始的二十人決賽里,已經有了陸辛的一個名額。

    “小陸啊,你們午飯吃了嗎?我給你們做個炒牛河吧……小甜,你也嘗嘗伯伯的手藝,你外公可是夸我這個牛河做得好!

    “好呀!麻煩龔伯伯了!”

    龔師傅笑了笑,走到廚房門口,他一轉身,看見沈小甜就跟在自己后面。

    女孩兒笑著問:“我能拍一下您做菜么?”

    越過她的頭頂看一眼陸辛,龔師傅說:“行啊,怎么不行?現在年輕人用手機,真是什么都方便!

    龔師傅從冰箱里拿出了一把豆芽,放在水下沖洗,看了一眼沈小甜手里的相機,他說:

    “我們這些老廚子也都有些微信群什么的,大家沒事兒互相點評一下,前幾天還有人在里面發了些視頻,視頻里一邊做著菜一邊講著科學知識,我都長見識了。那些視頻是你拍的吧?”

    是呀!小甜老師驚喜收獲了一個新學生,愉快地點頭。

    龔師傅嘿嘿一笑。

    冰箱里拿出的牛腱子肉切了薄片,用生抽老抽糖加進去抓呀抓呀,直到里面的汁水都沒了,又加了蛋清……龔師傅只有右手靈便,左手有些別扭地扶著碗,做菜卻還是一絲不茍的。

    “我記得你在廣東上學啊,那時候老田就問我說‘這個菜小甜能吃到吧,那個菜小甜能吃到吧?’我給他炒了一碗干炒牛河,他一吃,可高興了,說要是你在廣東天天吃的這么好,他可就放心了!

    說完,龔師傅又對沈小甜笑了一下,說:

    “一會兒你可要嘗嘗看,你平時吃的有沒有我這個干炒牛河這么好!

    說話間,牛肉抓好了,他把洗好后又控干凈水的豆芽菜掐去頭尾,又調了一個料汁。

    陸辛也來了廚房,倚著門看看龔師傅又看了看沈小甜,他對著沈小甜眨了眨眼睛。

    沈小甜對他也眨眨眼。

    兩個成年人,現在都像是兩個在等著飯吃的小孩兒。

    這時,龔師傅拿出了一口炒鍋。

    鍋是里外全黑的老鍋,雖然放了挺久了,外面還是有一層油光,跟著陸辛見過了不少大廚,沈小甜已經知道有些廚子是很珍視自己的廚具的,像是陸辛每次用完了他那套菜刀就得用干毛巾擦干凈,這個鍋外面的一層油也是為了保養鍋具,不是沒洗干凈。

    陸辛看見這口鍋,表情嚴肅了幾分,他說:“龔師傅,您用這個鍋是想顛勺?”

    龔師傅臉上還是笑,抬頭對他這半個徒弟一樣的年輕人說說:“熱、快、干、香……不顛勺哪里有夠鍋氣?”

    陸辛控制著自己的視線,讓自己不要去看龔師傅的左手,龔師傅卻用右手把自己的左手抬了起來說:

    “怎么了?我在廚房干了一輩子,一只手不能動我就不能顛勺了?小看我了吧!”

    陸辛站在原地,沈小甜的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笑著對龔師傅說:

    “對呀,他長得又高又大的,特別容易小看人,您不知道,我在我家院子里養了一只雞,這次出門的時候我拜托了鄰居奶奶幫忙看看,結果一回頭,就看見他拎著點心挨家挨戶地拜托……”

    女孩兒的聲音輕輕的,帶著笑。

    “我家那只叫開學的雞可神氣了,住的窩也是棉花鋪的,天天都有人排著隊給它喂吃的,就這樣陸辛還怕它吃虧,他操心起來,別說人了,連個雞都要小看呢!

    廚房里隱隱壓抑難言的氣氛隨著她的話徹底消散去了。

    被略做清理的鍋被放在了灶臺上,旺火升起,倒了油進去。

    龔師傅說:“小陸、小甜,我就用一只手手顛勺,一只手放料,讓你們看看我的干炒牛河!”

    中國的傳統廚藝是刀和火的藝術,沈小甜見過陸辛的刀工,覺得那確實可以稱之為藝術,此刻,她看著灶火中牛肉、河粉從鍋里翻騰飛揚而出,她明白了什么是火的藝術。

    火舌似乎舔到了帶著油光的牛肉,又似乎沒有,河粉像是劃破長空的白練,卻帶著人間的活色生香。

    最后烹入一點調好的料汁,兩盤干炒牛河就被放在了餐桌上。

    “鍋氣是不是很足呀?”

    面對龔師傅的提問,沈小甜的回答是又把一大口夾著牛肉和豆芽的炒河粉塞進了嘴里。

    有什么是對一個廚子更高的夸獎么?

    沒了!

    龔師傅哈哈大笑,眉毛都幾乎要飛出去了。

    “龔伯伯,我覺得你這份干炒牛河一定能拿獎!

    吃完最后一口的時候,沈小甜這么說。

    龔師傅愣住了。

    陸辛難得一次比沈小甜吃得慢,聞言也抬起了頭。

    年輕的姑娘甜美的笑容里其實是篤定,她和龔師傅的目光對視,沒有一絲的閃避。

    “您想去的,我知道!彼绱苏f道。

    龔師傅說:“你是怎么知道的?”

    沈小甜回答他:“是您的鍋告訴我的!

    “我的鍋?”

    “它對我說,它能炒出最好吃的干炒牛河,我姥爺吃得很滿意,我也一定會吃得很滿意,還有更多的人,他們都會覺得好吃!

    慢慢地,龔師傅笑了,他看著這個老友的外孫女,自己半徒的女朋友,然后他用右手抬起了自己的左手,說:

    “我這只手可就是顛勺的、做菜累出來的毛病,現在想把這個肘關節抬高都難了,它就沒告訴你點兒什么?”

    女孩看一眼自己面前空空的盤子,她說:

    “您的心在鍋里,又不在手上!

    很多年前的一個周末,有個女孩兒跟著她的外公回家,外公去家訪,苦口婆心勸一個執意要退學打工的孩子讀完高中。

    走過青石砌起來的珠橋,小女孩兒噘著嘴說:

    “姥爺,他不想上學了就算了吧,你都好辛苦了!

    老人揉了一下肚子,停下腳步,轉頭看著自己放在心尖兒上的寶貝,他說:

    “小甜,你知道當老師的,最難的是什么嗎?是這雙眼……這雙眼練好了,那些學生就算把自己都騙過了,也騙不了你!

    很多年后,沈小甜對另一位老人說:

    “我有一雙從我姥爺那兒遺傳的好眼睛,我都能看見!

    ……

    第二天的廚藝比賽現場,陸辛和沈小甜都去了,看著站在參賽位置上的那位老人 ,陸辛對沈小甜笑著說:

    “小甜兒老師,你可真是太厲害了!”

    那當然。

    沈小甜笑著往后一仰,身后是陸辛寬闊的胸膛,眼前是熱鬧的人群和廣袤的天。

    “野廚子,咱們去大西北吧,我想去看看我外公!

    “好!

    龔師傅贏了比賽,跟陸辛說好了半個月后上海決賽見。

    陸辛當然答應了,表情還挺美滋滋的。

    朱心馳被陸辛打發回了上海,順便也把他的那套清海刀帶了過去。

    可憐的一套刀,好不容易從快遞員的手里被接到,又要離開主人飄零了。

    臨走的時候,朱心馳大概跟沈小甜拜托了二百八十次,求她一定要提醒陸辛回上海比賽。

    讓沈小甜不禁懷疑她家野廚子是不是野到了會在荒地里挖個坑把自己埋起來從此在人間消失兩三年的地步。

    “其實龔師傅自己出馬,我覺得我不比也行了,不過再一想鶴來樓那幫人,我還是咽不下這口氣!弊谌ネ笪鞅钡幕疖嚿,陸辛對沈小甜說,“許建昌說中國菜早就已經過時了,他那套不中不洋裝腔作勢的玩意兒才是正道兒,這話已經在我心里記了十來年了!

    高鐵路的兩旁還有積雪,黃沙、白雪、枯草、被雪點綴的禿樹和干灌木……火車飛馳而過,在碧藍的天空下面。

    陸辛窗外的風景,對沈小甜說:

    “我想贏了他,然后告訴他,他和他的那套東西才是被時代拋棄的那一個!

    哇,真是一個聽起來就意氣風發的理想。

    沈小甜為自己的課代表鼓掌。

    “從西北去上!倩丶业臅r候我就要忙起來了!迸簩ψ约旱哪信笥颜f,是笑著的。

    陸辛說:“你要忙什么呀?要我幫忙嗎?”

    沈小甜說:“我不能先告訴你,我要先告訴我姥爺!

    田亦清老人嘴里那片不毛之地在多年前成了一片沙棗林,在沈小甜的想象中,就是一片荒野里有那么百來棵樹稀稀疏疏地呆著。

    “這么多樹!”

    她對著陸辛驚嘆不已。

    是的,一大片的沙棗林,他們密密麻麻,茂密而堅定地立在天地之間,用根須抓緊了沙子,用驅趕抵御著風沙。

    “你要是十月來啊,樹上都是小棗子,他們這兒的人吧棗子碾了摻在面粉里做點心,還挺有意思的!

    聽陸辛這么說,沈小甜抬頭說:“那我明年就十月的時候來!

    “我想以后每年都來看您,把從前的補上!

    站在高高的樹下,女孩兒的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

    野廚子站在她身后不遠的地方,像是另一棵沙棗樹。

    “您從前總想讓我自由又有目標地活著,我渾渾噩噩好多年,總覺得自己在報復什么或者挽留什么,最后才知道,還是您教我的是對的!

    “我遇到了陸辛,他把您想告訴我的那些話都告訴我了,雖然不是用語言,是用飯……我吃到了好多好東西,見到了很多很好的人,就算沒有了您,這個世界其實還行,您告訴我了,我知道了!

    “我要向您匯報一下我的工作,我現在還是個老師,不過不帶班兒了,好幾十萬學生都是看著我的視頻上課的,以后這些人會更多……我打算把我的視頻重新剪輯整理,做成化學入門科普視頻,放在網課平臺上,全部都免費,只要有一個人因為這個更喜歡去學了,我覺得您都會很高興吧!

    “我很想你……”

    “我愛野廚子!

    “我也愛化學!

    “我很高興他們都陪著我!

    “我很高興,您教給我的那些東西,也一直陪著我!

    “我媽弄了個希望小學,明年就開學了,她讓我想句話,印在教室后面!

    “熱愛無價,知識永恒!

    風好像變大了,沈小甜的眼前模糊了起來,她轉身,看見一只大手伸向自己。

    于是這個世界又變得清晰。

    “有點兒冷呀!毙√鹄蠋熣f。

    野廚子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外套兜兒里,說:“那走吧,我帶你吃點兒好的!
财神捕鱼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