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吃點兒好的 > 第96章 葫蘆頭泡泡饃
    “這些糕啊什么的玩意兒我吃一塊兒還行, 吃多了真是J得慌,可要是不甜的吧,它就干!

    陸辛咽下嘴里的點心, 喝了一口水。

    水是沈小甜遞給他的,女孩兒笑著說:“看出來你不喜歡了,吃點心跟吃藥似的!

    看看桌子上紙包里的點心,沈小甜說:“也沒辦法,糖具有親水性,能夠保住糕點里的水分, 你也說了,要是糖少了,點心多半會干!

    陸辛嘆了口氣。

    然后低著頭,抱住了沈小甜的肩膀,讓她避過了身后的行人。

    他們兩個人現在是在西安,這座肉夾饃、羊肉泡饃、真假兵馬俑和地鐵建設中不斷刨出古墓的城市, 沈小甜一直想來卻沒有來過,這次她來陪著陸辛比賽, 也想著好好拍拍這座城。

    他們到西安的時候天氣很好, 兩個坐了大半天火車的年輕人就手拉著手出來逛了。

    跟沽市比, 西安絕對算得上是西北了, 干干的冷風吹在臉上, 不一會兒沈小甜的鼻子就紅了。

    趁著她捧著甑糕的時候,陸辛點了一下她的鼻子,沈小甜又趁他不備喂了他一口甑糕。

    糯米與棗泥軟軟爛爛地糅雜在一起,在外地人看來實在是沒什么賣相, 可要是找到了好吃的店,香甜的味道還是非常吸引人的。

    陸辛找的這家就不錯, 更好的是人少,不用排隊。

    他之前帶沈小甜去另一家賣甑糕的攤子,沒想到老大爺居然成了個網紅,一輛小車被人舉著手機圍了個里三層外三層。

    “這家也是多少年味道沒變過!毖氏伦炖锏年蹈,陸辛對沈小甜說。

    “比起你和我姥爺一起吃的那家呢?”

    沈小甜捧著甑糕問他,又低頭舔掉了勺子上沾著的糯米。

    是了,陸辛和老爺子一起來過西安,也一起吃過甑糕,可最初那位賣甑糕的早就不干了,陸辛三四年都沒找著人。

    “我覺得這家太甜了!标懶疗妨似肺秲,對沈小甜說。

    “有么?”沈小甜又吃了一口,“還好啊,比之前吃的那個糕好多了!

    陸辛的肩膀上挎著個書包,包里裝著沈小甜拍攝器材,另一邊兒他的手插在了褲兜兒里,奔三去的大男人了,走在西安的街頭,愣是有幾分逃課高中生的風采。

    他往前走了兩步才說:“本來這個也沒那么甜,誰讓有些人叫小甜兒呢?”

    沈小甜捧著甑糕,吹來的風被人嚴嚴實實擋著,不怕臟了東西也不怕嗆到風,她看著自家課代表的背影,又吃了一口。

    點心是不能多吃的,畢竟還有正餐呢。

    五點多,陸辛帶著沈小甜走進了一家小店,先是點了一份葫蘆頭泡饃,又說:

    “我上次來你們家吃你們做的生肉小炒挺好吃的,今天也要一份!

    沈小甜看看墻上掛著的水牌兒,只看見了羊肉泡饃和葫蘆頭泡饃,沒見著什么小炒。

    餐館老板是個一看就憨厚的漢子,直接拿了兩個碗過來兩個饃過來。

    “在這兒想吃著好的泡饃,就得自己動手把饃掰小塊兒!

    陸辛說話的時候示意沈小甜看看周圍,旁邊的客人看著都是當地人,說著帶了點兒口音的話,一邊閑聊著,一邊手上也不閑著。

    沈小甜看著手里的大面餅,說:“你不是就就點了一份兒泡饃么?”

    陸辛的臉上立刻得意起來,對沈小甜說:

    “我就知道能糊弄了你,他們這兒的小炒也是這個,不過是炒出來的。這個老板做的生肉小炒好吃,我六七年來這兒的時候正趕上他們的葫蘆頭還沒煮好,我又實在餓了,他就給我做了一碗小炒,前年我又來,跟他說想吃小炒,他跟我說沒有熟羊肉了,問我生肉小炒要不要,生肉小炒也很好吃啊,我就一直記著了!

    陸辛要開始掰饃,卻被沈小甜制止了。

    “咱們今天走了太多地方了!闭f著,她拿出了消毒濕巾,讓陸辛擦手。

    陸辛看看濕巾,再看看沈小甜,又聽沈小甜挺認真說:“我知道你想說什么不干不凈吃了沒病,什么反正這玩意兒是下鍋做的,能殺菌,可你這個大廚做飯之前不也洗手么?這是一個道理!

    “沒呀,我沒意見啊!标懶列θ轁M面接過了濕巾。

    陸辛還給沈小甜科普了一下,如果要是吃羊肉泡饃這種饃都是掰得越小塊兒越入味兒,可葫蘆頭泡的膜更軟一點兒,要求的塊兒也更大點兒。

    至于小炒,還是得用小塊兒的饃,陸辛讓沈小甜掰得大一點兒,他自己掰得更小一些,別看陸辛的手挺大,這雙手掰出來的饃也不過沈小甜一個指甲那么大,一粒一粒很均勻地落在了碗里。

    還剩一小塊兒就能掰完的時候,陸辛的手機響了,他看了一眼,對沈小甜說:

    “是金泰的老朱!

    金泰就是陸辛在那兒掛名兒餐飲總監的那家上海大公司,陸辛接起來電話,表情很快變得復雜起來。

    沈小甜問他:“怎么了?”

    “他在西安呢,要過來找我,說有事兒面談!

    沈小甜點點頭說:“那就讓他過來吧,吃飯了么?要不要給他也點碗泡饃?”

    “不用!标懶翑[擺手,對著電話里頭說:“我女朋友同意了你在我們約會的時候過來騷擾我們!

    這句話真是說的人得勁,聽得人也渾身舒坦。

    幾分鐘后,葫蘆頭泡饃和傳說中的“小炒”都端了上來。

    葫蘆頭就是豬大腸和豬肚,因為豬大腸是一節一節的,尤其是大腸頭的位置看著有些像葫蘆,就有了這么個名字。

    端上來的葫蘆頭泡饃最上面一層是辣子,然后是切好的葫蘆頭,分量給的很足,透過中間的空隙才能看見下面還壓著一團粉絲,再下面就是之前掰好的膜了。

    與層次分明的葫蘆頭相比,小炒看起來就復雜多了,肉之外有西紅柿豆腐干油菜,頂上還有一撮炒過的花生米……碗底有點兒湯,看著都是紅色的。

    “今天正好有塊牛里脊!

    那位大叔說了這么一句,就放下碗走了。

    葫蘆頭泡饃的味道和它的外表一樣有些醇厚,湯很純,葫蘆頭很香,燉得挺爛了也沒失了嚼勁兒。

    吃了兩口葫蘆頭泡饃,沈小甜看著陸辛一個勁兒讓自己嘗嘗小炒,就伸出了勺子。

    小炒聞著就有一股酸辣氣,有點兒像沈小甜很久之前吃過的酸湯水餃,一口放在嘴里,沈小甜瞪大了眼睛。

    又酸又辣!不是有攻擊性的讓人難以忍受的酸辣,可就是一股勁兒直接從后腦勺兒頂了上去,透著十足的霸道。

    “過癮吧!”陸辛笑著問沈小甜。

    沈小甜花了幾秒緩過來,咽下嘴里的東西點頭說:“過癮!”

    饃的面香,肉的香都很淳樸,卻也構成了讓酸辣勁兒上頭的底氣,讓人爽得很!

    吃著泡饃和小炒就得配著幾瓣糖醋蒜,一個把羽絨服穿在西裝外面的男人走進來的時候,陸辛正好又跟老板要了一份糖醋蒜,轉頭看見了他。

    “老朱!”

    文質彬彬還戴著金絲眼鏡的男人面帶微笑走過來,對著沈小甜說:

    “嫂子你好,我是朱心馳,金泰餐飲部的員工,給陸哥打下手的!

    長這樣的一個人被人叫“老朱”……沈小甜眨了下眼睛,笑著說:“你好!

    說完這兩個字兒,沈小甜的目光被陸辛吸引了。

    “你干嘛?”

    “?”

    陸辛在揉自己的耳朵根兒,還是兩只手一起揉,眼神兒在半個小館子里飛了一圈兒,最后落在了沈小甜的下巴上。

    小甜老師笑了,有些哭笑不得地說:“他就叫我一聲嫂子,你怎么害羞了?”

    “害羞?哪有?這店里太悶了,咳,剛剛辣椒嗆了嗓子……”

    陸辛看向朱心馳,說:“那什么,叫她小甜老師就行,你來找我啥事兒?”這個話題轉移得真是一點兒都不明顯呢。

    朱心馳在陸辛旁邊坐下,說:“我本來是被派來看這次的比賽有沒有好的廚子可以挖到金泰去,沒想到在參賽者名單里又看見了陸哥的名字!

    陸辛說:“我記得這次的主辦方沒有金泰啊!

    朱心馳微笑說:“之前是沒有,以后就不好說了,熊貓集團想把這次的比賽像七年前的中歐美食文化交流大賽一樣做成國際賽事,現在的比賽階段可以說是國內評選,老板也有些感興趣!

    他還拿出了幾份文件給陸辛看。

    趁著陸辛看文件的功夫,他又看向沈小甜,說:

    “小甜老師您好,久仰大名,您的視頻我一直都在追,我們老板也很喜歡,之前在視頻里認出了陸哥的手,我們就想拜托陸哥引薦一下,可他一直不肯,幸好今天遇到了!

    沈小甜看看靠在椅背上皺著眉頭看文件的陸辛,再看看正襟危坐的朱心馳,說:

    “跟他合作,你辛苦了!

    “跟陸哥合作挺輕松的,除了找不到人之外沒什么毛病!

    哎喲,這個說話風格沈小甜可太喜歡了,要不是面前只有羊肉泡饃,她都想跟這個“老朱”碰一杯。

    看著合同,陸辛也沒忘了沈小甜,臉埋在文件后面,又招呼了老板過來,要了一碗小炒是給老朱的,又要了一包純奶飲料,是給沈小甜的。

    “所以……”他對著朱心馳晃了晃手里的合同。

    朱心馳說:“陸哥,要是金泰真決定合作,您是肯定得代表金泰比賽的!

    野廚子的眉毛挑了起來:“那不是得一路跟洋……老外比去了?”

    沈小甜坐在他對面,笑瞇瞇地說:“挺好的呀!

    陸辛看看她,放下了手里的文件。

    “嗯,我們小甜兒老師說挺好的,那就挺好的……吧!

    一瞬間,朱心馳的那個表情就像是看見了草原野馬被套了韁繩,別說讓他叫沈小甜“嫂子”了,估計這時候讓他喊小甜一聲“媽”,他都能立刻跪下照做。
财神捕鱼手机版下载 360平特一肖高手论坛 600601股票行情查询 青海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快三 体彩河南泳坛夺金规则 排列五走势图500 期 江西快三基本走势连线图 河南快三万能码 如何看股票涨跌 河北快3选号技巧 王中王493333中特一网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