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歷史穿越 > 成了新帝的外室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夜幕降臨,倦鳥還巢,行宮之中漸漸點亮了燈。

    行走的宮人們腳步放的很輕,生怕驚擾宮中的主子們。

    本就冷清的行宮,自打圣上大婚的消息傳過來,顯得更加的冷寂了。

    這些先帝的留下的后妃們,這幾日的脾氣都不太好,伺候的宮人們都更加小心翼翼。

    書芳見到自家主子從早上開始就沒有吃東西,還一直把自己關在屋子里不出來,她心急又擔心站著門外勸道:“娘娘,都天黑了,奴婢進來給您點燈吧?”

    過了良久,屋子才傳來聲音,“不必了,你退下吧!

    書芳正要在勸,只見一個人影走了過來,待看清來人,她瞪大了眼睛,頸部一痛很快失去意識。

    來人直接推門而入,朝里面走去。

    正坐在榻上,望著窗外的徐媛聽到聲響,依然沒有回頭,“出去,本宮要靜一靜!

    腳步聲未停,在徐媛身前站立著。

    徐媛本就心中憤恨不已,又遇到婢女忤逆命令,她回過頭兇狠地道:“滾出……”

    徐媛未說完的話,卡在了喉嚨中,隨即皺了皺眉,“你怎么來了?書芳呢?”

    來人笑了笑,用手里的火折子將房內的蠟燭點上,他看著徐媛的眼睛說:“我自然是來看望阿姐啊!

    徐媛冷笑一聲,“你剛娶了姓紀的那女人才月余,正是新婚燕爾的時候,往我這邊跑做什么。難不成是我送的新婚之禮不喜歡?”

    徐晉洲不見外的在徐媛身旁坐下,他輕笑一聲,“阿姐給我的,自然是好的。只不過是有些事情想問一問阿姐!

    徐媛問:“何事?”

    徐晉洲這會倒不急著問了,而是說道:“今天是什么日子,阿姐知道嗎?”

    徐媛眼神一冷,“怎么?你是過來看本宮笑話的?”

    徐晉洲笑了,“臣弟怎么敢呢。只是這皇上大婚封后的日子,天下皆知啊!

    這話直戳了徐媛的心肺窩子,她本就因此事心情不郁,偏偏徐晉洲又在她面前提起。

    她不悅的瞇起眼睛,“你究竟是過來做什么的?”

    徐晉洲見她動怒了,斂去笑容,“阿姐知道蘇南瑩嗎?就是賢王的一個妾室。對了,她還是蘇南柔的妹妹!

    徐媛不語,眼中卻有了警惕之意。

    徐晉洲繼續道:“阿姐你知道嗎?她死了。死在了流放的途中!

    “阿姐向來高高在上,定是不會去在意這種小人物。不過有意思的是,她是死在我的手里!

    徐媛見到徐晉洲那似笑非笑的神情,心中一寒。

    徐晉洲不顧徐媛的異樣,說:“阿姐可能想不到吧,就是那么巧,當時我也在場,聽到了她死前那些瘋言瘋語。她說她被是鳳命,她應該是皇后。她還說,為什么蘇南柔沒有死,明明將藍踟躕告訴了宮里的貴人,卻沒能把蘇南柔弄死。更說是蘇南柔占了她本該的位置。阿姐,你說好不好笑?”

    徐媛已經從榻上站了起來,她保持與徐晉洲的距離。

    徐晉洲抬起頭朝她看過去,“阿姐,蘇南瑩口中的貴人,是你的人嗎?”

    “住口!徐晉洲在你胡說什么!”徐媛已是滿臉怒容。

    徐晉洲悶笑兩聲,“阿姐別慌,人都死了。除了我也不會有另外的人知道了!

    “我只是很好奇,阿姐為什么會這么恨南柔!

    徐媛臉色十分陰沉,她怎么都沒想到,都到了這個時候,她的親弟弟還會到行宮來質問她。

    “徐晉洲你到底在發什么瘋,如今說什么都沒有用了。你要是還有身為徐家子弟的自覺,就閉緊的你的嘴。否則,我們整個徐家都會被覆滅!

    徐晉洲道:“既然阿姐知道會連累徐家覆滅,當初又為何要做!

    徐媛被徐晉洲激怒了,“何時輪到你來教訓本宮了?你又能好到哪里去?你跟賢王私下勾結,想要趁機造反,你別以為我不知道。為了一個女人,你又將徐家置于何地!”

    徐晉洲被徐媛一番指責,面上倒也平靜。

    他轉過頭,看向窗外,“阿姐,如果當初南柔沒有跟蕭璟煜遇上,而是先遇到了我,成了我的外室,你會如何待她?”

    徐媛心中怒火正旺,被徐晉洲這么突然問道,不知道他葫蘆里賣的什么藥,她回道:“自有你的正妻處置,我為何要臟了手!

    “臟了手?”徐晉洲一字一頓,他也站了起來,一步步朝徐媛走近,“阿姐,你在我心里從來都是高貴、善良、正直,沒想到你的心這么狠啊!

    “阿姐,你知道嗎?我這幾天一直做了一個夢,夢里面南柔就是我的外室。我小心翼翼的護著藏著,頂著家族壓力要納她進府,甚至屈服愿意娶正妻,只愿家里人能夠善待她?墒窃谒M府的前一天,她死了。被人推到了冰冷的湖水里,就那么孤零零的死了。一開始,我也以為是要進門的正妻所為,可過了很久,才發現那是阿姐你的意思。阿姐,她在夢里不過是一個可憐的弱女子,你為何容不下她!

    徐媛被他那如刀鋒般的目光逼的不住的往后退,她大喊:“徐晉洲,你瘋了!你不過是做了一個夢,就跑我這里來撒瘋了嗎?”

    徐晉洲大笑起來,“是啊,我瘋了,可能很早我就開始發瘋了!

    “阿姐,你知道不知道,我都不想從夢里醒過來,因為夢里有她,就算是假的,我在夢里也擁有了她?墒,這幾日我卻是只能在夢里抱著她的尸體痛哭,無能為力。她死的時候該有多害怕啊,她不過是我的一個外室,你都容不下她,阿姐,告訴我,為什么你要對她那么狠。在你下命令的時候,有沒有想到我是你的親弟弟啊,你親手殺死你親弟弟最愛的女人!

    徐媛已經貼靠在墻上,退無可退。

    “夢里面她身份低微,只是我的外室,你容不下她。如今她成了蕭璟煜的女人,未來的皇后,你還是要對她下殺手。阿姐,你告訴我,這到底是為什么?”

    徐媛一把推開徐晉洲,“你瘋夠了沒有。我知道今天你不好受,可你也不要編什么夢來我這里撒氣。徐晉洲,本宮命令你出去,給我滾回徐家!”

    徐晉洲踉蹌幾步,他朝徐媛笑了笑,“阿姐何必惱羞成怒,你不愿意見到我,我走便是了!

    徐媛見到他往門口走去,剛要松口氣,卻聽到徐晉洲道:“阿姐,天干物燥,小心火燭!

    說完,徐晉洲便消失在了夜色中。

    沒多久,書芳從外頭沖了進來,“娘娘,娘娘,三公子他……”

    徐媛朝她擺了擺手,道:“去吩咐守衛的將領,讓他往我這邊再加派人手巡夜!

    書芳福了福身,退了出去。

    徐媛心中涌起一絲不安,徐晉洲今日的態度太古怪了,還有他口中那荒誕的夢,也不知道為什么聽到他說夢中蘇南柔死在了她的手里,她居然會感到暢快。

    徐媛給自己倒了一杯水,邊喝便念道:“瘋了,真是瘋了!

    沒過多久,一封急報從行宮送到了皇宮。

    通州行宮中失火,先皇后徐氏在大火之中喪生了。

    而徐家的幼子徐晉洲也從此消失了,再未出現。

    有人說他也死在了這場大火中,也有人說他去了苗疆,還有人說他出家當了和尚,可誰也找不到他的蹤跡。

    不少人惋惜那剛剛嫁到徐家的紀姑娘,剛成親便要守寡了。

    ……

    又到了一年的七夕之夜,這一回,蕭璟煜實現了他的承諾,帶著蘇南柔回到紀宅的葡萄架下,聽織女與牛郎的細語。

    皓月當空,蘇南柔站在葡萄架下好一會了,什么都沒聽到。

    她小聲嘟囔,“難道那個七夕晚上能在葡萄架下聽到織女牛郎說悄悄話的傳言是假的?”

    蕭璟煜來到她身邊,摟著她的腰道:“人家夫妻一年未見,哪有閑工夫說話。要不,我先陪你去蕩會秋千吧!

    蘇南柔嗔他一眼,這個色胚子。

    別以為她不知道他的心思。

    蕭璟煜卻很受用,干脆將她攏到自己懷里,好不容易那兩個小崽子沒有跟過來,她的全部都是自己的。

    蕭璟煜可一直都記著上回帶著她在秋千上,看更大更圓的月亮時,那快樂又害怕的模樣。

    蘇南柔轉身從他懷里出來,“不去。我就守在這里聽他們說悄悄話!

    蕭璟煜見她這樣,便知道又是害羞了。

    他也就在一旁坐了下來,給她斟了一杯葡萄酒,說道:“成。你要是想守在這里,我也陪著你。不過你等的織女牛郎沒來之前,咱兩也可以說說悄悄話!

    蘇南柔抿嘴一笑,“好呀,夫君想說什么悄悄話呢?”

    蕭璟煜先飲了一杯,他看著她盛滿笑意的雙眼,說:“南柔,你還記得我們的第一次見面嗎?”

    蘇南柔點了點頭,“是在安陽侯府里,那時我的衣裳弄臟了,是夫君你幫了我!

    蕭璟煜卻搖了搖頭,“那并不是第一次見面,也不是第一回幫你。你好好再想想?”

    蘇南柔她覺得自己不可能記錯與夫君的第一次見面啊,她再怎么想,也沒有在之前見過他。

    蘇南柔揉著手里帕子,猶豫的說:“難道是夫君在什么見過我,我并沒有見到夫君?”

    蕭璟煜問:“想知道嗎?”

    蘇南柔用力點頭,她很好奇。

    蕭璟煜伸手在她下巴尖上捏了捏,“讓我高興了,我便告訴你!

    蘇南柔氣得直接撲到他懷里,在他腰上擰了幾下,“夫君,你快說!

    蕭璟煜笑聲傾瀉而出,她這力道,就跟瘙癢一眼,他直接在她唇上親了一口,“云州。在云州時,我們便見過了!

    “云州?”蘇南柔她想自己在云州幾乎足不出戶,怎么可能有機會遇上他。

    忽然之間,她想到當初去京城的路上,住過的客棧里,似乎有這么一個可能。

    只不過她當初是在沐浴,而官府在追捕逃犯。

    她眼睛瞪大,當初她在浴桶倒影里見到的黑影,不是眼花了。

    而是眼前這個男人!

    蘇南柔見他還在笑,又捶了他兩下,憤憤道:“原來夫君那時候開始就喜歡做梁上君子了。你快說,你是什么時候進來的?有沒有看見……”

    蕭璟煜見她停住了,故意道:“看見什么?”

    “你……”

    蕭璟煜知道再逗下去,可能今晚就不能進房了,哄著道:“沒見著,什么都沒見著!碑敃r怎么會有那種心思,只是一閃而過的白皙不時浮現在他腦海中。

    這回的七夕,蘇南柔再次在那男人的忽悠之下,蕩秋千了,賞了月亮,至于織女牛郎的悄悄話,早被拋到了腦后。

    作者有話要說:

    好了,配角也交代了。

    故事到這里了,南柔和蕭璟煜會幸福的生活下去。

    我們下個故事見吧。

    作者專欄求收藏,開新文會有提醒。
财神捕鱼手机版下载 pk10八码百分百 个人如何用股票融资 河北快三走势图一定牛 北京pk10单吊一码计划 中山期货配资公司 新加坡2分彩在线计划 内蒙古11选五开奖5号的 北京快中彩基本走势 同花顺模拟炒股app 澳门电玩娱乐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