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耳畔呢喃 > 第53章 番外·退役1
    奧運會結束兩個月后,沈輕宣布退役。

    這并不是突然決定的,而是早就已經下定了決心。沈輕的個人目標完成了之后,就直接宣布退役了。

    因為他是頂尖運動員,戰績一直都極為漂亮,退役的時候還開了新聞發布會。

    不少粉絲對于他的退役感到惋惜,不過更多還是支持。

    很多人都看到了沈輕那一場比賽后的狼狽,他們知道沈輕有努力在堅持,但是年齡到了,身上有傷病,就只能如此。

    不過對于退役沈輕還挺樂觀的。

    他由于外形出眾,加上這幾年人氣頗高,身上還有代言在,也有一些節目想要邀請他。

    他和楊楠是哥們兒的事很多人都知道,節目做邀請的時候,一般也會捆綁邀請兩個人一同前去。兩個人去了就跟說對口相聲似的,根本就是兩個被埋沒了的段子手,節目播出后效果也特別好。

    網上甚至還有邪教組織叫:輕楠一生推。

    反正他們兩個人站在一起,楊楠妥妥一個花美男,鮮明的對比仿佛在說明楊楠此生反攻無望。

    節目組偶爾還會叫上盧雪寒一起,這三個活寶聚在一起簡直就是毀滅級的災難。

    這也使得,沈輕還算是綜藝、真人秀等節目的寵兒。

    在退役后,也有隊伍對他拋出了橄欖枝,希望沈輕可以考慮做教練。

    最有意思的是鄧毅然,他在大學畢業后就沒有再讀了,在家里的投資下開了一家健身房。健身房依舊是鄧家的風格,獨一棟,四層樓,天王蓋地虎般的存在。

    鄧毅然給沈輕發消息說:你要是沒有工作,就來我健身房當健身教練來,每個季度獎勵你一雙鞋。

    沈輕并未作出最后的決定,只是和顧若開始享受退役后的時間。

    他退役的第一天,沈輕買了一堆飲料,光可樂就買了兩種,百世可樂和可口可樂。其他的,芬達、雪碧、冰紅茶等等一樣來一瓶。

    要大瓶的。

    買回來后他一樣倒了一杯,一杯接一杯地一飲而盡,酣暢地打嗝:“爽!”

    顧若拄著下巴看著他喝飲料,笑得不行。

    對于運動員來說,喝碳酸飲料都是夢想中才能做的事情,退役后當然要喝個夠。

    沈輕還想續杯,卻被顧若攔住了:“可樂喝多了容易睡不著!

    “哦……那就再喝一杯!

    “好!

    第二天,顧若要去上班,沈輕自己在家里睡了一整天,睜開眼睛玩會手機,眼睛累了就繼續睡,訂外賣,喝可樂。

    顧若下班回到家里,發現沈輕還在床上躺著呢,整個人都在被子里埋著,只露出一只腳來。

    顧若收拾了家里的一片狼藉,走過去拍了拍沈輕的腳:“起來,帶你吃好吃的去!

    沈輕在被子里動了動,接著探出頭來,眨著眼睛看著顧若,就像目光兇惡卻沒有什么殺傷力的貓咪,問:“吃什么?”

    “吃垃圾食品去,比如肯德基啊,烤串啊這些東西!

    沈輕立即動了,起床后進入洗手間洗漱,出來后換了一身衣服。就算是退役了,他還是運動服居多,身上一身寬松的運動服,腳上一雙他代言的運動鞋。

    之前懶散的模樣一掃而空,走到顧若面前大手一揮:“走,去給他們上一課!

    顧若笑得不行,立即跟個小弟一樣地跟著大哥。

    吃肯德基的時候,沈輕一邊吃一邊說道:“我都快忘了炸雞是什么味道了!

    “上次吃是什么時候?”

    “嚴格來說,是正常上學的小學五年級的時候,我實在太饞了,就偷偷吃了一頓;厝ズ髢染蔚貌恍,半夜開始哭。我媽媽以為我怎么了呢,抱著我就要去醫院,我怕我媽白跑一趟才敢說實話,我說我吃炸雞了!

    “那真的好多年了!

    “嗯,是啊……”

    吃完炸雞后,他們又去吃了烤串,光看師傅烤的時候,沈輕就直吧唧嘴。路過路邊攤的時候,他們兩個還買了不少其他的零食回家。

    回到家里兩個人一邊看電視劇,一邊吃東西。

    然而好景不長,到凌晨一點的時候沈輕開始上吐下瀉,顧若只能用APP高價找了一個跑腿,幫忙買來的藥。

    沈輕這些年里吃東西都非常講究,在外面吃的東西也少,隊里的東西都是經過嚴格篩選的,并且處理得十分干凈。

    他這樣突然跑出去大吃特吃,養金貴了的腸胃受不住,一下子就崩潰了。

    沈輕從洗手間里出來的時候嘴唇都發白了,捂著胃感嘆:“不敢吃了、不敢吃了!

    顧若和沈輕全程吃一樣的東西,一點問題都沒有。

    她給沈輕倒了一杯水,遞到了沈輕的手里,感嘆道:“我突然覺得我們這樣經常被地溝油這些東西迫害的人,倒是磨練出了鋼鐵一般的腸胃來。你們剛剛退役的,腸胃真的需要再習慣習慣,之后再胡吃海喝!

    沈輕喝了一口水,嘆氣:“我還團購了小龍蝦,打算明天去吃!

    “我們先緩緩,這幾天我買菜做給你吃!

    “我想吃紅燒肉,還有糖醋排骨!

    “好!

    沈輕瞬間被治愈了,伸手抱住顧若在她懷里撒嬌:“有女朋友真好……”

    顧若第二天下班后打算去菜市場,就收到了沈輕發來的消息:我下午沒事做,就自己去了一趟超市,肉已經買完了。

    等她快到家的時候,又收到了沈輕的消息:我等你的時候無聊,順便把菜做完了。

    于是她進入家門后,就已經可以直接吃飯了。

    沈輕的手藝是沈永芬訓練出來的。

    沈輕自己不能吃這些,但是會做。主要是沈永芬忙著打麻將,還得吃飯啊,就讓兒子回去做飯給她吃。偶爾還得沈輕端著餐盒,給沈永芬送過去。

    為此,顧若還得感謝這位不太靠譜的婆婆,真的是把沈輕生得兇神惡煞的,訓練得賢良淑德的。

    沈輕吃了一口之后感嘆:“好吃!

    顧若跟著嘗了一口,跟著感嘆:“哇,你好厲害!”

    沈輕笑個不停,一個勁給顧若夾菜,把顧若喂飽了他也就滿足了。

    沈輕休息一個星期后,顧若漸漸發現了沈輕的不對勁。

    她稍微回來晚一點,沈輕就會去接她。這個接吧還挺沒意義的,就是他自己打車去到顧若的公司,在樓下等到顧若下班,接著坐著顧若開的車回來。

    現在顧若自己就有車,自己也會開車,開車水平還挺不錯的,似乎也用不著他接了。

    他開始找其他的事情做,做飯已經成了常態,顧若已經習慣了回到家里就有飯吃了。

    這一天顧若回家,就看到沈輕買了一堆編花籃的東西,他獨自坐在客廳里編花籃呢。顧若奇怪地看著沈輕,問她:“你做這個干什么?”

    “我看網上他們都是把花盆放在這種花籃里,挺好看的,我就打算在家里弄幾個!

    世界冠軍編花籃?這……是不是有點大材小用?

    顧若也沒敢說什么,看著那歪歪扭扭的花籃,她只能說:“這小東西,還……挺別致的!

    沈輕的花籃也編完了,就坐在客廳里發呆。

    在顧若把碗碟都放進洗碗機里走出來后,就看到沈輕不在沙發上了,而是蹲在體重器上,捧著手機看自己的數據。

    顧若走過去看這朵大蘑菇,就看到沈輕捧著手機給她看:“你看看我的體脂率,這太可怕了吧?”

    顧若拿來手機看了一眼,對比了一下數據,變化是小數點后面的。

    沒什么太大變化啊……

    沈輕突然就站起身來,開始在屋子里健身,忍了一個多星期,到底還是忍不住了。說好要健身,要墮落的人,因為體脂率的點點變化,再次開始健身。

    顧若也沒打擾,只是坐在客廳里拿著稿子看,熟悉要配音的稿子。

    許久后,沈輕坐在了顧若的身邊:“我有點空虛!蓖艘酆笠幌伦娱e下來,沈輕最開始還說想要休息一整年呢。這才一個多星期,他就有點待不住了。

    顧若放下稿子問他:“要不我請假陪你去旅旅游吧?”

    “不用,你不用為了我請假,我什么時候都有空!

    顧若看著他,伸手抱住了沈輕,鉆進他懷里問:“那怎么辦啊,你都快成退休后的老干部生活了!

    “你覺得我適合做教練嗎?”沈輕還是問了這個問題,似乎這幾天一直在思考。

    顧若想都沒想,直接回答:“合適!

    “因為我水平高?”

    “不,是長相合適,只要你不笑,隊員就不敢造次!

    沈輕聽完就笑了起來,捧著顧若的臉親了一口。

    這個回答十分討沈輕喜歡。

    顧若最近一直在爭取一個配音的角色。

    這個角色是顧若從小就喜歡的角色,最近迪士尼拍攝了這個角色的單獨電影,國內引進時需要國語配音,顧若對這個角色非常感興趣。

    這恐怕是她這些年里,最想得到的角色了。

    她跟沈輕表演了一遍自己對這個角色的詮釋,說了一遍臺詞后,沈輕直是盤著腿坐在沙發上看著顧若,問她:“你確定要這樣?”

    “嗯,我想用一種新的詮釋,不是和英文原版有多像,而是我認為這個角色,就是應該這樣的說話語氣,這樣的聲調!

    配音師在確定一個角色的音色后,就會記得自己發音時,是在口腔的哪一個位置,定下來就不會再變了。

    沈輕想了想后點頭:“我支持你的想法!

    “好,我再去練練!

    “所以最近都不能……了嗎?”沈輕問得可憐兮兮的。

    最開始,顧若以為她在和沈輕一起共度今宵的時候會嗓子啞,會哭,是因為自己太弱了,是她的身體受不住。

    后來她漸漸懂了,其實就是沈輕器|大活|爛沒得救。

    雖然說經過這么多年的磨練,沈輕漸漸有點技術了,但是還是會讓她嗓子啞。

    她干這行,最忌諱嗓子啞,所以有工作的時候,她都會跟沈輕分房睡。

    顧若點了點頭:“等我完成這份工作的!

    沈輕直接躺在了沙發上不起來了,他最近真的是清心寡欲到了極點,無所事事的生活,不能碰的女朋友。

    他突然抬頭說道:“我想養只貓!

    “不可以,貓動的時候會被捕捉到聲音,妨礙我在家里錄音!

    “我想啪啪啪!

    “布偶貓可以嗎?”

    話音一落,兩個人僵持著對視了三十多秒,最后沈輕暴走了,跳下沙發開始在屋子里暴躁地直跺腳。

    顧若想了想后,對沈輕說道:“既然沒事做,把地拖了吧!

    沈輕幽怨地回頭看了顧若一眼,接著沉默地進洗手間取拖布。
财神捕鱼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