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耳畔呢喃 > 第33章 表白
    顧若是捂著臉回家的,進入家門就躲進了房間里。

    她一向喜歡在房間里發展業余愛好,比如錄音、做衣服、給娃娃化妝,這些都需要安靜的環境。

    她的父母是尊重她有個人愛好的,從來不打擾,進房間會敲門,她不在家里的時候也不會進入她的房間去。

    所以她進入到自己房間里,就算是完全安全了。

    她拿出小鏡子看自己的臉,繼續掉眼淚,圓溜溜的眼睛眼淚汪汪的,睫毛上還掛著淚珠。這都連續哭了一整天了。

    都是因為沈輕。

    接著拿著手機給師筱卿打電話,哽咽著告狀:“沈輕威脅我!”

    “他還有臉威脅你?”

    “嗯,他還有虎牙!”

    “嗯???”這是什么詭異的銜接?

    “他咬我了!”

    顧若看著臉上的牙印,沈輕的虎牙都能看清楚。

    沈輕怎么這么過分!

    她真的是羞憤難當。

    師筱卿遲疑了一會問:“我去揍他?”

    “別了,別鬧得你和楊楠關系不好了!

    “你比他重要!

    “嗚嗚嗚嗚,卿卿你真好,不過還是別了!

    “你拿個冰袋敷一敷,臉別腫了!

    “嗯!

    顧若冷靜下來了之后,偷偷去廚房拿了一個雪糕。

    她家里沒有冰袋,雪糕比較省事,敷得差不多了還能直接吃掉。

    她啃著雪糕寫作業的時候,手機閃起了提示燈,顧若拿來手機看了一下。

    嘟嘟:廣播劇今天上了,你怎么都沒轉發微博?

    嘟嘟:效果還不錯,策劃要到了一個大圖推薦位。

    顧若這才想起來和何以煦合作的廣播劇今天放了第一期。

    他們的這部劇屬于月更,畢竟大家都是業余的,存了三期左右就開始更新了。

    她打開頁面看了一眼,發現已經有很多彈幕留言了。她以聽眾的身份聽了一遍,跟著去看彈幕,心情也跟著好了一些。

    【啊啊!若若簡直是神仙,可御可蘿莉!】【一開始知道若若配美姐我是拒絕的,現在,真香!俊救羧舯緛砭秃苓m合傲嬌蘿莉!

    【美姐不是傲嬌蘿莉!她是暴躁蘿莉!】【這本書可以叫《我和我的舔狗們》】【《你們即將成為我的舔狗》】

    【新角色出現了,新舔狗預定!

    【男神音是誰?】

    【睿哥這么男神的嗎?】

    【小哥哥的聲音很好聽!是宴初!】【男主是誰?】

    【非原著黨,請問是渣男賤女嗎?】

    【不是!男二設定逆襲你吃不吃?】

    顧若還在看彈幕,就看到何以煦發來了消息。

    宴初:第一期你聽了嗎?

    若若:正在聽,彈幕反響還不錯。

    宴初:在推薦位上,而且勢頭、評價都不錯。

    若若:嗯嗯,我去轉發微博。

    宴初:你是和那個男生吵架了?

    若若:他神經!

    宴初:如果實在困擾,以后我每天送你回家吧。

    若若:沒事,不用麻煩你。

    若若登錄了自己的微博賬號,轉發了廣播劇的宣傳。之后又刷了一會評論和留言,被粉絲小天使們夸了一通,不由得一陣心花怒放的。

    她算是小有名氣了,十四歲開始混網配,如今兩年了,配過廣播劇,幫錄過劇情歌。

    其中有一首劇情歌大火,她還唱了其中一段。因為這首歌火了,她的粉絲也跟著漲了一波,后面就趨于穩定。

    現在她的微博有三十四萬粉絲,對于不太經營微博的顧若來說,這個粉絲量也算是非?捎^了。

    關了電腦,她洗漱完畢上了床,拿著鏡子照一照,牙印已經消下去很多了,只是還有些紅而已。

    臉的自我修復能力比其他地方都強一些,這要是咬在身上,怕是沒這么輕松回復。

    沈輕真是條狗!還咬人!

    她拿出手機來,看到沈輕居然更新了朋友圈。

    身輕如燕:兩年了……我媽兩年沒打我了,今天她居然請家法了!

    顧若不明白這條朋友圈的具體意義,只是有點想點贊。

    該!

    你就應該被打。

    沈永芬是突然沖進家門的,滿屋子找東西。

    沈輕當時還躺在沙發上看手機,想著要不要給顧若打電話解釋一下,看到沈永芬進來,還跟在她身邊問:“急吼吼的找什么呢?”

    沈永芬最后拿出了一個爛了頭的掃把棒出來,伸手一把拎住了沈輕的衣領,拽過來就照著沈輕抽了一下子。

    這一下子快狠準,給沈輕抽得都蒙掉了:“你干什么!”

    “你還問我?你自己想想你干了什么好事了?”

    “我……干什么了?”

    沈永芬氣得直喘粗氣,拿起“家法”又抽了沈輕一下子。

    這玩意在沈家就是“家法”,看到頭是爛的沒?

    打沈輕打的。

    在沈輕小的時候,沈永芬覺得應該好好照顧兒子,給予他足夠的愛,耐心地照顧。

    但是沈輕就一熊孩子,比一般的孩子皮,不打不行。

    好在沈輕漸漸長大了,好一些了,沈永芬也就沒動過手。

    結果今天從商場回來,就聽說自己兒子去耍流氓了,還把人家小姑娘強吻哭了!

    沈永芬氣得差點暈過去,一口氣沖到六樓進門,進來就開始打沈輕。

    “你是不是去東陽小區門口耍流氓了?”沈永芬高聲問道。

    “嘿!那幫人怎么回事?”沈輕叮囑了三次,三次都進她媽媽耳朵里了,這群鄰居不聊八卦能憋死?

    最近這幾天的八卦風云人物不都得是他?

    “你還強吻小姑娘了,可把你厲害壞了,你過幾天還想干什么?!?你翅膀硬了還是學會飛了?看我不打斷你的腿!”

    “我沒強吻!”沈永芬停下來問:“那你干什么了?”

    “就是在臉上咬了一口!

    沈永芬的動作只停頓了3秒鐘,就又沖過去揍沈輕了:“咬一口就不是流氓了?!誰教你的?我教的嗎?我告訴過你多少次了,別擺臭臉!沒人愛看你那張臭臉,長得就不好看,脾氣還臭,現在還學會咬人了?!”

    在沈永芬眼里,沈輕一向一無是處。

    長得丑,大傻個子,脾氣還臭,還亂花錢。

    不過沈永芬還有一個特點,她可以說自己兒子不好,但是聽不得別人說兒子不好。

    沈輕挨揍肯定不會原地等挨打,被抽了一下,一下子蹦起來老高。

    但是他已經不是曾經的他了,這一次一蹦老高,頭“砰”地撞房頂上了,這跳高也算是沒白練。

    沈輕撞的這一下眼淚都出來了,捂著頭動作遲緩了一瞬間,又被沈永芬抽了一下:“你給我道歉去!買點水果,吃的,去顧家道歉去!”

    沈輕哭喪著臉說:“媽!人家家長不一定知道這事呢,你這要是說了,不是敗壞我未來岳父岳母對我的印象嗎?我去了我說什么?我說叔叔阿姨你們好,我惦記你們閨女好久了,我要勾搭你們閨女早戀,我就是拱你們家小白菜的那頭豬,希望你們能成全我?”

    “那你和小姑娘道歉去!”

    “我這不是正愁怎么哄呢嗎,你給我打得思路都斷了,我以后不當眾咬人了行不?”

    “不當眾?”

    “不咬了!”

    沈永芬還想揍,結果手機響了她才停下來。接通后是劉教練打來的電話,沈永芬秒變臉,笑呵呵地詢問劉教練有什么事。

    沈輕揉著自己的頭,發現頭頂起了一個大包,疼得要命。

    然后再揉沈永芬抽的地方,多半打在屁股上,估計都的青。

    沈永芬和劉教練聊了一會后掛斷了電話,又打開手機跟劉教練微信聊天。

    劉教練是接到了省隊的通知,過來告訴沈永芬,沈輕去省隊報道后的訓練安排的。

    田徑項目的二月份其實是競賽階段,然而沈輕因為過年耽誤了。年底省隊那邊需要整合,年后去報道比較好。

    這也使得沈輕進入省隊后,就要直接進入競賽階段的訓練計劃。

    二月到三月中旬,是競賽階段,沈輕入隊后就要開始參加比賽了。

    三月中旬到四月是專項訓練的階段,這期間省隊會有一次外省的交流集訓,沈輕也會跟著過去。

    五月就開始室外競賽了,持續到八月末才會結束。

    一年當中,只有九月到十一月是相對輕松的普通訓練。

    沈永芬招呼沈輕去她身邊坐下,給沈輕看自己的手機:“你看看省隊的訓練計劃,劉教練說會針對你進行簡單的修改,不過大框就是這些!

    沈輕也不坐,就是站著:“不坐,屁股痛!

    “那就跪著!

    沈輕老實了,橫著躺在沙發上看手機,看完就笑了:“一周還有兩天休息呢啊!

    體校只有周日放假,雖然說周三的訓練相對輕松,也必須在學校里面度過,不像省隊周四還給放假一天,周日正常放假。

    沈永芬被沈輕沒正行的樣子氣到了:“你看重點!

    “唉,就是上午學習,下午訓練,改成全天訓練了,訓練內容也沒有多大變化,你緊張什么?”

    “那去集訓交流學習你看了嗎?”

    “那有什么?我需要現在就考慮帶那雙鞋去嗎?”

    “……”沈永芬又握住了家法。

    沈輕就開始裝哭,眼睛還在看手機。

    沈永芬沒再動手,看著沈輕問:“你這樣的成天氣我,是不是等我老了都得拔我氧氣管?”

    “哪能啊,我可想你多遭兩年罪,你得好好活著,兒子給你賺醫藥費!

    “信不信我打死你?”她是發現了,自己兒子說話是真不招人聽,嘴賤得很。

    “打死我也行,記得給我辦個冥婚,我可不想一直光棍,光棍鬼怨氣重!

    “滾!鄙蛴婪液蜕蜉p多聊幾句都腦仁疼。

    沈輕把手機丟還給了沈永芬,站起身來往自己的房間走,走的時候還嘟囔:“這玩意發給我就行了,劉教練還非得給你打電話,你說他是不是惦記你這個富寡婦?”

    沈永芬拿著家法沖過去的時候,沈輕已經躲進了自己的房間里,關上了門。

    回到房間里,沈輕趴在床上休息,拿出手機來給顧若發消息:我被我媽媽打了。

    等了一會顧若沒回,他又發了一句:嚶嚶嚶。

    顧若看到沈輕發來的消息后根本不想理。這人真不要臉,怎么還好意思跟她說話,她把手機丟到了一邊,繼續做衣服。

    做著做著覺得不對勁啊,她怎么還給這個大混蛋做衣服呢?

    這個時候沈輕又發來了一條消息,點開是語音消息。

    她沒忍住好奇心,點開語音聽了一下,沈輕用語音說:“嚶嚶嚶!

    啊……

    這個大混蛋怎么這么會投她所好呢?

    雖然不想理,但是顧若還是聽了八、九次這段“嚶嚶嚶”。

    猛男撒嬌,奈斯。

    翌日。

    顧若從配音公司刷卡出來,就看到沈輕已經在等她了。

    她做了一個深呼吸,獨自朝門口走,沈輕立即跟了過來,就跟在她身邊和她一起往車站走。

    顧若到車站等車,沈輕就站在她身邊,從自己的口袋里掏東西,然后塞進她的羽絨服口袋里。

    她的手就放在口袋里,摸到塞進來的是糖,一顆接一顆地塞。

    顧若不理他,離他遠了一點,沈輕就跟過來繼續塞,塞滿了一口袋,就往另外一個口袋里塞。

    顧若瞪了他一眼。

    她覺得她說得很清楚了啊,沈輕為什么還是跟著她呢?

    這個時候公交車緩緩行駛來,兩個人上了車后顧若坐在了單獨的椅子上。

    沈輕就跟著坐在她的身后,雙手扒在顧若椅子的椅背扶手上,對著她的耳朵吹氣。

    “喂!彼辛艘宦。

    顧若依舊不理。

    沈輕想要跟顧若說點什么,但是總覺得不好意思,車上的乘客漸漸多了,沈輕就老實了。

    他老怕被人認為是流氓。

    主要是他長得確實像個壞蛋。

    下車后沈輕拉住了顧若,帶著顧若站在了一邊,去了人煙稀少的位置。

    他可是怕了東陽小區那些人了,生怕再被他們看到。

    “顧若,你就不打算理我了是不是?”沈輕怕顧若走,雙手撐在墻壁上,把她困在中間,微微俯下身問她。

    顧若態度堅決地點頭:“嗯!”

    “為什么?”

    “沒有為什么!

    沈輕愁得“嘖”了一聲,齜牙咧嘴的,想著干脆表白吧。

    不過這個白該怎么表呢?

    開場白說點什么呢?

    他開始回憶偶像劇的情節,男主都是怎么說的呢?

    好,就這句吧。

    沈輕態度堅決地對顧若說道:“我不會放過你的!”

    話音一落,場面一靜。

    沈輕自己都愣住了,這句話是不是這么說的?好像有那里不對?

    然后就看到顧若嚇得身體一顫,睜大了一雙圓溜溜的眼睛,顫顫巍巍地從口袋里把錢包拿出來了,還連帶著帶出來了幾塊糖掉在了地面上。

    她把錢包給了沈輕,特別乖巧地問:“還要手機嗎?”

    沈輕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木訥地接過了顧若的錢包。他和這個錢包還挺熟悉的,畢竟也不是第一次見面了。

    他看著錢包,再傻乎乎地聽著顧若的問題,下意識地搖了搖頭。

    接著,就看到顧若鉆出他的手臂,朝著自己的家狂奔。

    顧若在體育考試的時候如果有這種速度,都不至于不及格。

    沈輕成功用一句話,榨出了顧若的潛力來,比昨天淚奔的時候跑得都快。

    “不、不是……是不會放棄你的……操!你別跑!呃……不是罵你!”沈輕終于回過神來,追著顧若跑。

    跑到小區門口看到門口聚集著聊天的人就停住了腳步,想了想之后不追了,扭頭往回走。

    今天不敢回家了,去楊楠家里住吧……

    沈輕坐在楊楠家里的沙發上,手里還拿著顧若的錢包,表情都快哭了。

    他再次跟楊楠、鄧毅然重復:“她把錢包給我了……她……還問我要不要手機?我要她手機干什么啊,我沒要,不過錢包我也不要啊……”

    楊楠和鄧毅然坐在一起,都在努力忍耐。

    沈輕繼續嘟囔:“你們說,她是不是沒把我當朋友,還把我當壞蛋呢?我真不是那種會跟好學生要保護費的人!為什么她就不能相信我呢?”

    楊楠和鄧毅然終于忍不住了,大笑出聲。

    他們真的不想在兄弟困擾的時候嘲笑他,也想安慰沈輕兩句。

    可是這件事情真的……有夠好笑。

    從沒聽說過誰表白表成這樣的。

    不但沒表白成功,還把被表白的對象當成是勒索了。

    楊楠笑到眼淚都流出來了:“你說什么不好,非得說這么一句?!”

    鄧毅然跟著說道:“不過這句話倒是挺符合輕歌的氣質!

    沈輕都要氣死了,他這邊傷心得都快哭了,結果這兩個人在這里笑得沒完沒了的,真的是欠揍。

    沈輕放下錢包,朝著這兩個人就撲了過去,一個人單挑兩個人根本不輸。

    也不是沈輕打架水平比這兩個人高,實在是這兩個人笑得沒力氣。

    沈輕停下來的時候說道:“幫我想想辦法,我怎么才能挽回!”

    楊楠搖頭:“沒救了!

    鄧毅然:“要不你給錢包里塞一百塊錢還回去?”

    沈輕瞪了兩個人一眼,看到他們居然還笑,拿著錢包和衣服又回家了。

    顧若在家里的時候依舊心有余悸。

    她在想,沈輕到底是要干什么?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她最開始也是好說好商量,只是想讓他別再做會讓人誤會的事情,為什么會發展成這樣?

    因為她惹他生氣了?

    所以他干脆反過來欺負她了?

    是她太矯情了嗎?她只是不想越陷越深,只是想保持距離,讓自己放下這段暗戀而已。

    她做錯了?激怒他了嗎?處理的方法不對嗎?

    她苦惱得不行,覺得自己總是什么事情都會搞砸,什么事情都搞得一團糟。

    她是不是一個很差勁的女孩子?

    她在家里靜坐了能有兩個小時,百思不得其解,甚至喪氣得有點想哭。

    已經很晚了,家里突然來了客人,顧若依稀聽到了聲音,不過沒有出門。

    過了一會蔣靜儀來敲顧若的房間門,顧若打開門問:“怎么了媽媽?”

    “你的沈阿姨來了,說撿到了你的錢包,給你送過來了!

    顧若拿過自己失而復得的錢包,走進去打開,想要看看沈輕有沒有拿走里面的錢。

    她打開后看到錢和卡都在,里面還多了一個紙條。紙條是一張記賬本的紙,被撕得并不平整,上面的字跡雖潦草卻帶著鋒利的筆鋒,蒼勁有力的,字居然還挺不錯的。

    她打開紙條后看到了四個大字:我喜歡你。

    下面還有一排小字:我嘴很笨,沒追過女孩子,不擅長哄女孩子開心,但是我真的很喜歡你,別不理我了好不好?
财神捕鱼手机版下载 北京快3助手下载 德国股票指数是什么 天津时时彩二星走势图 北京11选5排五走势 吉林体彩11选5走势图 邮政定期存款理财骗局 腾讯分分彩哪个平台 内蒙时时彩正规走势图 好的股票融资公司 北京快三全天人工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