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寂靜王冠 > 第五百九十九章 解脫之道
    到現在,葉青玄終于明白瑪麗的意思了。

    復活的不是利維坦。

    也絕不可能是……

    葉青玄解讀著煉金矩陣,讀取著其中殘留的訊息,將那些被埋葬在漫長過去的黑暗碎片重新挖掘出來,一點一點,拼湊成了最接近真相的雛形。

    亞瑟為何登神失敗的原因,至今無人知曉。

    但如今看來,登神之術恐怕并沒有失敗,倒不如說……因為意外而暫停。

    所有順暢運轉的煉金矩陣都表明了這一點。

    一切都如同曾經赫爾墨斯所設想的那樣,完美無缺的進行著,萬事俱備,只差最后至關重要的一步。

    ——將亞瑟變成天災。

    利維坦的意識已經被抹除,利維坦的一切力量已經被分離而出,只差將那無盡的力量賦予亞瑟。

    可是一切卻偏偏尷尬地停止在了這一步。

    一步之遙,便宛如天淵。

    雖然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但最后的結果便如同所有人看到的那樣。

    失敗的亞瑟被封印在了阿瓦隆之影的皇宮中,而利維坦的力量失去主人,只能變成周期性的現象,不斷地試圖向著核心聚攏,試圖完成永遠無法繼續的最后一步。

    這便是一切的起因。

    自此之后,數百年的痛苦和折磨,都因此而始。

    只要亞瑟還存在一天,利維坦的力量就絕不會消散,會不斷的,一次又一次的重新歸來。

    而最可笑的便是,數百年來,阻止著亞瑟踏出最后一步的……正是他的子嗣,繼承了龍血與詛咒的子嗣。

    一方面,歷代皇室不斷地加固著阿瓦隆之影的封印。

    另一方面,他們又以龍血濃郁的皇室成員為餌,抽取利維坦的力量,然后又連著犧牲者一起毀滅,以無限期的拖延登神之術的完成……

    這是一個悖論。

    沒有龍血的人,無法控制安格魯的國土防衛陣線,阻擋利維坦力量歸來。但擁有龍血的人,卻絕對無法反抗來自利維坦……也就是亞瑟的命令。

    來自利維坦的血脈帶給了他們力量,也帶來了生來的詛咒。

    就像是曾經的葉青玄,哪怕面對的只是利維坦的幾滴鮮血,也毫無反抗之力。倘若不是無懼衰變之鐵的天人之血,葉青玄根本無法擺脫詛咒的威脅。

    而一旦血統濃郁到足以覺醒龍威的話,那么龍血中沉睡的獸性便會漸漸滲透宿主的意識,打破精神的穩定,產生畸形的人格,如同瑪麗一般,陷入瘋狂。

    葉青玄沉默片刻,忽然抬頭,看向史東手中的瓶子,眼神變得越發冷漠。

    “——你還有什么事情沒有說?”

    瓶中的人影顫抖了一下,連忙解釋:“都說了!都說了!我知道的都告訴你了!

    葉青玄嘆息,揮手。

    史東笑了,抬起手,飛速地搖晃起瓶子來。

    他可喜歡這么玩了。

    一有機會就絕對不會放過。

    每天這么搖一搖,陶冶身心,他覺得自己還能再活一百歲……

    火光如水花一般翻涌著,帶來了超越極限的折磨和痛苦,匯聚了宗教裁判所數百年智慧之后,毫不保留地施加在陰暗主君的身上。

    嘶啞的怒罵,痛苦地咆哮,孱弱的呻吟,到最后,再無聲息。

    仿佛是死了。

    史東停下動作。

    葉青玄冷漠地看著瓶子:“現在,你還有什么要補充的么?比如,你為何要大費周章地控制瑪麗,煞費苦心地將她帶入阿瓦隆之影的皇宮?”

    瓶中的人影痛苦抽搐著,許久,艱難地發出聲音。

    “軀殼……亞瑟需要新的軀殼……”

    瓶中小人再不敢隱瞞,將自己所知的一切都全部說出:“亞瑟已經快要支撐不住了,他的肉體已經快要壞死,和封印連接在一起……想要獲得自由,必須更換一具新的軀殼……”

    漫長的寂靜,葉青玄坐在地上,歪著頭,點燃嘴角的煙卷,神情冷漠。

    “可惜,你應該早說的!

    史東心領神會,自行走到一邊,瘋狂地晃起瓶子來。

    寂靜里,葉青玄靜靜地抽著煙,臉色陰沉。

    他總算明白,麥克斯韋為何謀逆了。

    他必須殺死伊麗莎白。

    必須。

    伊麗莎白的龍血太過濃厚了。

    她本應該就在十五年前備受折磨的死去,但赫爾墨斯延續了他的生命,也延續了詛咒——龍血會隨著時間而壯大,如果葉清玄沒有猜錯,伊麗莎白血統純度,甚至已經超出了極限。

    她為了將王國平穩地過渡到瑪麗的手中,不惜將自己變成怪物。

    可同時,她也成為了亞瑟的備用軀體……

    在麥克斯韋狠下辣手之后,伊麗莎白被屠龍之槍殺死,體內的龍血開始敗壞,已經無法使用。那么,亞瑟只剩下了一個選擇……

    瑪麗。

    為了控制亞瑟,陰暗主君提前發動,打算將瑪麗控制在手中,脅迫亞瑟就范。

    否則一旦亞瑟成功復活,掌握利維坦的力量,地上天國的權杖和地獄之王的力量結合,那么屆時便再沒有任何機會將他控制在手中了。

    可惜,機關算盡。

    他已經被舍棄了。

    或者說,從一開始,亞瑟就沒有信任過他。

    那么……

    葉青玄抬頭,凝望向頭頂的黑暗頂穹。

    現在,一切還來得及么?

    ……

    ……

    黑暗中,蘭斯洛特點燃了火焰。

    火焰跳躍,照亮了他的面孔,還有十步之外的臺階上,靠在王座之旁的枯槁男人。以及,王座之上……那已經失去了呼吸的國王。

    似是察覺到來著,枯槁頹廢男人抬起了眼瞳,看了過來。

    蘭斯洛特眉頭表情,只是低著頭,將火焰送入風燈中,將風燈擰緊,放在了地上。柔和的光芒從其中亮起,照亮了破敗的王座大廳。

    他抬起了頭,隔著石中劍形成的壁障,看向那個蒼老的男人:“麥克斯韋,好久不見!

    麥克斯韋低聲冷笑,搖了搖頭,“果然,是你!

    “嗯!

    蘭斯洛特微微頷首,承認的時候并沒有感覺到羞愧,也沒有任何的狼狽。

    一如既往的淡然。

    他只是看著麥克斯韋,看著被他隨意丟在臺階上的沉寂古劍,許久,輕聲嘆息,“這么多年來,我始終不明白,為何石中劍選擇了你!

    “有什么不明白的?”

    麥克斯韋漠然地回應:“本來你應該得到石中劍,但你的心中始終有原罪的余燼!

    “我?”

    蘭斯洛特被麥克斯韋逗笑了,“我以為,和你相比,我覺得我算得上道德完人!

    “別再羞辱道德了,蘭斯洛特!

    麥克斯韋冷眼看著他:“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當年你在妹妹一生的幸福和家族中選擇了家族,不是么?白鴉……你暗中向教團出賣了葉蘭舟,你的父親不得不在家族和女兒之間面對殘忍抉擇,在被迫驅逐了親生女兒之后,不堪重負,選擇了自我了斷。自始至終,唯一成就的只有你!

    “父親太軟弱了,他已經忘記了蘭斯洛特家的宿命!碧m斯洛特依舊淡然:“葉蘭舟的存在會毀了一切——而不論如何,家族必須保全!

    麥克斯韋忍不住嗤笑,“那我要恭喜你,得償所愿。你已經得到了家族,何必再奢求更多?”

    “歷代的家主都為皇室效死,我也不例外!

    “是啊,只不過你效忠的皇帝和其他人不一樣而已……”

    “這一開始,這就是蘭斯洛特家族的宿命,也是纏繞在我們血脈上的詛咒……被詛咒的不止是這個國家和王室,麥克斯韋,還有我們……”

    蘭斯洛特冷然問道:“可我們又犯過什么樣的錯誤?什么都沒有!我們為安格魯奉獻了一切,卻淪落到連傳承都要斷絕的地步。我們生來就必須逼著自己走進囚籠,歷代家主都只不過是這副鎧甲的囚徒,艱難掙扎,奉獻一切,就連子嗣都要犧牲……當克里斯汀出生的那一天時,所有人都載歌載舞,可你知道我有多么痛苦?她一直愧疚自己不是男人,無法繼承蘭斯洛特的盔甲,可我又何嘗想要讓她傳承這悲劇的宿命?告訴我,麥克斯韋,尋求解脫又有什么錯誤!”

    “包括將你祖先的榮耀踩在腳下么?包括出賣一切,包括向天災投降?”

    蘭斯洛特終于笑了,冷笑:

    “這個國家本來不就是天災造就么?”

    麥克斯韋沉默了,低下頭,自嘲地笑了:“是我的錯,為什么要跟你扯這些沒有意義的東西呢?勾心斗角這么多年,腦子變得渾渾噩噩,連自己的本來面目都記不清了。你那一套邏輯可以用來滿足自己,蘭斯洛特,但對我來說完全是狗屁。如果不是有人提醒的話,我自己都差點忘記……——錯誤就是錯誤,哪怕是為了所謂顧全大局,錯誤必須迎來清算,否則‘正確’便沒有存在的意義。茍延殘喘的時光太過漫長,我們已經忘記了最初一切為何變成了這樣!

    他停頓了一下,眼瞳中露出一絲冰冷的殺意:“我早應該想通這一點的,蘭斯洛特,可惜,下決心太晚!

    “是啊,你終究選擇了弒王!

    蘭斯洛特看著他:“我終究還是低估了你……只是蛛絲馬跡,就令你提前警惕。我曾經一度以為自己永遠無法勝過你——不論是你的嗅覺還是決心,都太恐怖了。真是令人害怕啊,麥克斯韋!

    麥克斯韋聳肩:

    “抱歉,生來如此!

    蘭斯洛特低下頭,嘆息,“如果不是你,陛下早應該復生了,根本沒必要浪費這么長時間!

    寂靜中,麥克斯韋愣住了,許久,抬起頭,眼瞳瞇起。

    “蘭斯洛特,你……說什么?”

    “你是不是忘記了什么?”

    蘭斯洛特看了他一眼,回頭,向著宮殿之外招手,柔聲呼喚:“請進來吧,殿下!

    在蘭斯洛特的呼喚中,消瘦的男孩從門外走進來,艱難地抱著一個對他來說太過龐大的鐵盒子,怯懦地看著四周。

    當他出現的一瞬間,麥克斯韋的臉色變了。

    大王子!

    那是被所有人遺忘的大王子,那個生來畸形,無法長大的智障……

    蘭斯洛特伸手,撫摸著大王子的頭發,抬頭看著麥克斯韋,“我知道,你為了排除他成為載體的可能,提前下了毒,可惜……他畢竟是亞瑟王的血啊!

    “蘭斯洛特叔叔,姐姐在哪兒?”

    大王子恐怖地蜷縮在蘭斯洛特背后,怯生生地看著枯槁的麥克斯韋,最后,看向王座之上:“媽媽怎么了?她為什么不說話?”

    “別怕,陛下睡著了!

    蘭斯洛特柔聲勸慰著他,抬起手,指著麥克斯韋:“是那個留著胡子的家伙害了陛下!

    “蘭斯洛特。!”

    麥克斯韋怒吼:“現在回頭還不晚!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嗎!”

    蘭斯洛特沒有理睬他,只是低著頭,在大王子耳邊低聲呢喃:“殿下,你想要保護媽媽么?”

    大王子恐懼地看了一眼麥克斯韋,被他憤怒的樣子嚇到了,用盡勇氣點頭:

    “想!

    于是,蘭斯洛特笑了。
财神捕鱼手机版下载 青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帮我选个号码 在线配资炒股 四川快乐12分布走势图 安徽11选5走势图真准网 贵州快三一定牛快3走势图一定牛 江苏11选5开奖爱彩乐 贵州快三走势图表 北京十一选五预测推荐 广东快乐十分复式表 盈策略股票配资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