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寂靜王冠 > 第四百二十八章 《作死的一百個小技巧》
    “葉清玄,他是主要設計人,沒有之一!

    狼笛說完的瞬間,葉清玄的表情也變得跟他一樣復雜又難看。

    “你……在開玩笑?”

    他下意識反問,可狼笛卻一臉嚴肅地看著他,葉清玄頓時一陣頭疼。

    就連他自己都覺得狼笛說得可能是真話。

    夏爾那個神經病雖然又爛又欠又不著調而且不靠譜,但論天分來講……雖然讓人不爽,但這個家伙確實是個天才,而且是絕世罕見的那種。

    恩,比自己稍微厲害那么一點。

    倘若夏爾能夠在樂師之道上有所建樹的話,恐怕現在早已經是名滿天下的大師,驚世駭俗的高手了。

    因此,這玩意能夠和他勾搭上關系,葉清玄聽了之后真是一點都不奇怪。

    在進入皇家研究院之前他就已經在地下室里鼓搗了不知道多少都東西出來了,甚至自己憑著從垃圾堆里淘換來的一堆廢料都能做出動力裝甲。

    現在有了牛頓一起狼狽為奸,闖出多大的禍來都不奇怪。

    只不過,哪怕如此,幾個月不見就折騰出這么劃時代的鬼東西來,自己還真是低估了夏爾的找事兒能力。

    葉清玄神情苦澀地搖頭嘆息:“好吧,這大概是他能搞出來的東西!

    “你的師兄是個天才!

    狼笛拍了拍他的肩膀:“根據我們的調查,他不僅僅在機械工程和樂理之道上理解深刻。牛頓解決了機械原理的問題,他解決了以太溝通方面的阻礙,而且不知道從哪里搞來了大量的音符實驗記錄,還有各種通過樂理的數據。因此,我們懷疑,這個團體還有一個隱藏起來的人,一個真正的幕后之人!這個人毫無疑問是一位大師,為他們提供了海量的音符記錄和樂理的數據。機械無法使用以太感應,而他卻從動蕩的樂理之中找到了穩定的結構,將臃余的音符簡化,歸納出新的構成方式……他能夠使無法感應以太的機械通過標準的音色刺激以太的反應,達成既定的效果……但據我們所指,能夠有才能達到這樣高度的大師,全世界只有寥寥幾個,而且根本沒有去過安格魯。這些日子我都在翻檔案,調查和他們接觸過的人,結果除了黑眼圈之外,一無所獲!

    “呃……是么?”

    葉清玄面色不變,表情隱約有點僵硬:“是啊,是啊,好奇怪啊,真是讓人想不通!

    他勉強地擠出了困惑的神情,可心中卻攔不住十萬匹羊駝狂奔而過,又狂奔而來,再狂奔而過……

    這他媽簡直坑爹!

    坑爹啊夏爾!

    你坑死我啦!

    葉清玄悄悄地擦掉額頭上的一絲冷汗,心中了然:如果他沒猜錯的話,那個被狼笛他們認為幕后之人的神秘家伙,就是他自己!

    除了他誰還會閑著沒事兒琢磨這些偏門到死的技巧!

    而且除了他,夏爾還會從哪兒找到那么多的數據?

    怪不得自己離開安格魯的時候,夏爾每天鬼鬼祟祟地都要問自己那么多樂理上的問題。而且還拉著他到地下室做了那么多次的測試和試驗。

    當時他還以為夏爾對樂理重燃熱情,沒怎么多想,幾乎全無保留地將所有的心得都交了出來,順帶附贈了幾十本筆記!

    以及從赫爾墨斯那里得來的古典學派的音符記錄……

    饒是葉清玄的意識頑強,此刻也在無數羊駝的沖擊之下有些崩潰的沖動。

    怪不得夏爾那一段時間那么熱情!還請自己吃了那么多次大餐,弄得自己還怪不好意思的,結果在這里等著自己么!

    這一次真是被你坑死啦!

    他欲哭無淚地別過頭,忽然想要來點啤酒冷靜一下。不過目前最要緊的是先把夏爾撈出來,別讓他在里面一個想不開,把自己給拉進去。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夏爾這樣的情況是可以獲得保釋的吧?”

    葉清玄正色問道:“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觸犯了禁忌研究的話,只要簽下相關的誓約的話,就可以在各國監管之下回歸社會……雖然這樣的待遇很難爭取,但我愿意幫他試試!

    “如果只是這樣的話,也不是沒得商量!崩堑褔@了口氣:“可問題是,他犯下的事兒可不止這一樁!”

    “嗯?!”

    葉清玄頓時一臉懵逼,心中的羊駝再度馳騁:竟然不止一樁?!

    他又犯什么事兒了?!

    “你知道的,安格魯禁止牛頓繼續研究機械樂師,他在皇家研究院里也無法進行相關的工作,不會有任何物質和資金提供給他。而研究呢,恰好是一件燒起錢來看不到底的事情!

    狼笛抽著煙:“現在問題來了,這一筆巨款和物資,是誰給他的?”

    “他叛國了?”葉清玄恍然:“他難道把這個技術賣給其他國家了?”

    “不止!

    狼笛的面色陰沉:“給他提供資金和材料的,是一直以來想要推翻圣城和諸國統治的革命軍……”

    完了。

    沒救了。

    師兄你安心的去吧。

    老師就讓我來照顧。

    愿天堂里沒有革命軍。

    葉清玄聽罷起身,向門外走去。

    狼笛一愣,“你去哪兒?”

    “我去寫跟夏爾斷絕關系的聲明啊!比~清玄回頭,一臉嚴肅地說道:“請靜默機關放心,這個人以后跟我們毫無關系!

    “別啊,等等!崩堑严乱庾R地想要攔住他:“事情沒有糟糕到那種程度,還有挽回的余地!”

    “哦?”

    葉清玄停下腳步,回頭,嘴角掛起一絲促狹的笑容。

    “……”

    狼笛自覺失言,神情頓時尷尬起來。

    葉清玄嘆了口氣:“狼笛,我們是老朋友了,何必還玩這種欲揚先抑的把戲?”

    他坐回了沙發上,看著狼笛:

    “究竟是怎么回事兒?”

    ……

    ……

    革命軍,二十年前自黑暗世界里“新世界殖民地”崛起的神秘組織。

    好吧,也不算神秘,但至少對普通人來說足夠遙遠。

    他們的頭領是幾十年前的安格魯的大臣,常駐圣城的蓋烏斯,曾經諸國之間炙手可熱的人物,現在是人類世界的頭號逆賊和反叛者。

    這個羅慕路斯人聯合了海盜、原始的部落民以及眾多無家可歸者,帶領著對自己效忠的軍隊奪取了新世界的殖民地統治權,從鏈鋸修士會那里獲得了大量技術和重工業支撐之后,他們在那個荒涼的無法地帶建立起了獨一無二的統治權。

    這是人類世界中唯一一個膽敢和圣城對著干,甚至揚言要反抗圣城,將一切不公平的統治都徹底摧毀的組織。

    這些年以來,他們處心積慮、不問犧牲、不看代價地破壞著圣城的計劃和行動。

    綁架、暗殺、破壞、下毒……

    所造成的破壞和犯下的罪行足夠裝下半個圖書館!

    投之以桃,報之以李,諸國和圣城也從來不會以德報怨。但凡和革命軍有牽連的人,被抓獲之后,唯一的下場就是絞刑,從無例外。

    不論何等身份,不論有何等苦衷。

    這是一道所有想要安靜生活的人不能去觸碰的高壓線。

    想到這里,葉清玄忍不住躺到床上,發出無奈地呻吟:“師兄,怎么看你這一次也是死定了啊!

    現在的時間是深夜凌晨一點。

    他已經從狼笛那里離開了兩個小時了,回到使館之后,躺在床上輾轉反側,出獄的第一天就進入了失眠的狀態。

    回憶起狼笛跟自己說的話,葉清玄只覺得越發的心塞。

    “牛頓和革命軍達成了某種協議,以此獲取到了物資供應,而負責去接手和出面的人,就是夏爾……”

    “不可能!”

    葉清玄決然反駁:“夏爾雖然沒常識,也不可能不要命了去跟革命軍去接觸啊!

    “我當然知道他是無辜的啊!

    狼笛嘆氣:“你看他那個蠢樣兒,你要說他在女澡堂裸奔我信,但說他有膽子去跟革命軍打交道……算了吧!

    “那是怎么回事兒?”

    “事實是,他從頭到尾都不知道跟自己打交道的人跟革命軍。他還以為他們是天竺土王的豪商,想要投資新項目呢。從頭到尾都熱情似火,稱兄道弟。結果等我們順著那一條線索在圣城逮捕他的時候,他都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事兒,還以為我們抓他是因為他隨地吐痰!隨地吐痰我的天……”

    狼笛捂臉:“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負責人的臉都綠了。堂堂靜默機關怎么到他嘴里就變成圣城的城管了?”

    “他就那狗德行啊,你看不慣他就打他一頓唄!

    葉清玄嘆息:“他不是不知道輕重的人,你們跟他說清楚事情的厲害程度,他肯定會配合你們的。不如我親自去跟他說?只要你們能手下留情,哪怕判個終身囚禁我們也好幫找找減刑的機會!”

    “我知道他是無辜的,他也一直很配合我們!崩堑腰c頭,神情復雜:“所以,我們給了他戴罪立功的機會……”

    ……

    想到這里,葉清玄一陣心碎,起身,從麥克斯韋的酒柜里掏出了一瓶看起來度數最高的,仰頭一飲而盡。

    結果喝完之后躺在床上,輾轉反側,還是誰不知道。

    到最后,滿腔復雜心緒只能化作一聲嘆息。

    “師兄啊,你這次造的孽可大啦!
财神捕鱼手机版下载 游戏赚钱提现微信红包 湖南快乐十分遗漏 新疆11选5分布图 专业股票配资公司 北京快乐8的玩法 江苏十一选5走势图500期 贵州高频11选五走势图 赌博对联顺口溜 佳永股票配资 排列三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