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寂靜王冠 > 第三百零二章 結束之前
    “夏爾……”

    夏爾聽到了仿佛來自于地獄中的呻吟。

    他回頭,血泊中,哲羅姆的枯萎面容,嘴唇開闔。

    那個人已經在深淵氣息的侵蝕之下佝僂、干枯?瓷先ゾ拖袷秋L化的骸骨,可是魂靈的亮光還殘留在他的軀殼里,茍延殘喘。

    “拿起來……”

    他用盡最后的力量,握緊了夏爾的手掌,眼瞳里像是燃燒著鬼火:“拿起來,夏爾!拿起來!現在只有你……”

    只有你能阻止他!

    “我?”

    夏爾愣住了,他呆滯地低下頭,看到血泊之中沉寂的長槍。那是圣喬治之槍的復制品,只有一擊之力的絕代神器。

    “要……要我去?”

    他茫然地呢喃,抬頭看撲面而來的黑影,瑟瑟發抖。

    他很想說能不能換個比較輕松一點的活兒給自己,我很無辜,我為安格魯立過功,他給研究院流過血,我要見牛頓,我一個文職研究院為什么要上戰場,他媽的老子連個樂師都不是,你行你上啊,我還沒有女朋友,我上有老下有小還有個師弟牽腸掛肚所以能不能不上,我這么美貌還有絕世才華沒有施展,死在這里好他媽可惜。

    可上也是死,不上也是死,兩頭都是死,能不能讓我挑一個好死?

    可是一個好死都沒有。

    “所以……只能上了?”

    他茫然地自言自語,可身體卻屈從于哲羅姆的語言。

    或許是因為那個將死之人的嘶啞命令,或許是因為那語言之中所飽含的期待和威嚴,或許……是因為本性的追求和吸引。

    力量。

    力量就在腳下。

    血泊中,哲羅姆的眼瞳滿是期待。

    夏爾,你想要當一輩子的廢物,去迎接那些人失望的眼神,還是想要做一個英雄?哪怕只有短短的,一瞬間……

    于是,夏爾彎腰,將力量撿起。

    握在手中,就像是握住了一塊燃燒的鐵。

    他痛苦嘶吼,尖叫,跪倒在地,抽搐痙攣。

    有火焰運行在五臟六腑之中,要將人焚燒成灰燼,那莫大的力量從長槍之中洶涌而來,將他的意志吞沒了,擊碎。

    有怒火從碎裂的意志中浮現,令他狂嘯。

    狂嘯聲如將死的巨龍,如有實質的龍威從他的軀殼中迸發,掀起,撕碎了一切物體。首當其中的哲羅姆也被卷入其中?赡莻人臉上卻帶著欣慰地笑容。

    是這樣!沒錯!就是這樣!

    夏爾,你可以做到,也必須做得到!

    哲羅姆咧嘴大笑,灰飛煙滅,可殘存的力量卻匯聚在血中,融入夏爾破裂的皮膚中。

    就像是凡人妄圖逾越神的領域,只會在瞬間被光焰焚燒成灰燼?v使只是備用品,但圣喬治之槍中所存留的龐大力量足以在瞬息間將他焚燒殆盡。

    只要這一瞬間,一瞬間就足夠了。

    只要夏爾能擋住陰暗之主,那么,一切都值得的,即便是犧牲慘烈!

    熾熱的血氣從軀殼中噴涌而出,血氣之中,夏爾痛苦地嘶吼,被那力量所主宰,雙眼之中釋放出刺目的光芒,仿佛有一輪烈日在他的軀殼之中暴虐燃燒。

    于是,力量和權柄、痛苦和折磨,紛至而來。

    他怒吼,握緊長槍,長槍之上模糊音符亮起,迸射出無法直視的熾熱光芒——那長槍幾乎已經失去了自己的困惑,變成了某種被拘束成如此形態的可怕存在,被封印在其中的龍魂在嘶吼咆哮。

    于是,天驚地動。

    在光焰之中的夏爾握緊長槍,猛然刺出,在長槍前方,一切以太都被焚燒殆盡,出現了一個真空的領域。

    在這領域之中,一切都注定滅亡。

    “妄想!”

    板蕩黑潮中,陰暗之主狂怒嘶吼,仿佛拖曳著整個深淵席卷而來,不可阻擋!

    深淵之力和圣喬治之槍針鋒相對的碰撞,哪怕是阿瓦隆結界也無法偵測到其中的變化,只能夠察覺到一片混沌。

    混沌之中,深淵的氣息沸騰,掀起狂亂的波紋。而夏爾置身于那焚身的光焰之中,痛苦嘶吼。

    “夏爾?”

    那一瞬間,白塔之巔,葉清玄也愣住了。時間已經不足以他在猶豫,他咬牙,手掌按在胸前的裂隙——共鳴!

    瞬息間,鐘聲轟鳴。

    小源為支點,他猛然撬動了阿瓦隆結界。

    黑暗地窖之中,十六座石碑組成的矩陣轟鳴著扭轉,變化角度和位置,組成了新的結構。

    在劇烈的震蕩中,天幕之上的月輪扭轉,就像是瞬間經歷了漫長的時光,從圓月變作殘缺,滑落至夏爾的頭頂。

    月光如洪流瀑布,席卷而下,穿過了那一片混沌,包裹住了夏爾的軀殼。

    “一定要管用,一定要管用,一定要管用……”

    葉清玄咬牙,閉目祈禱,意志引導著結界中的力量從天而降,月光幻化,滲入夏爾的軀殼。

    參考著剛剛在自己體內架設小源的經驗,他約束著夏爾體內暴亂的以太,卻感覺到自己在企圖塞住一座瀕臨爆發的火山。

    葉清玄的臉色慘白,噴出一口血,只是分擔了一部分壓力,卻險些被那壓力從內部摧垮。

    可夏爾就連正式樂師都不是,竟然能夠控制住那種力量,保持軀殼完整……這個家伙的天賦究竟有多可怕?!

    仗著有調律儀的支撐,他毫不猶豫地將所有壓力全都通過小源的杠桿轉移到了結界之上,調動自己現在能夠調動的所有力量,瞬息之間,通過了共鳴殺入了那一團混沌之中。

    月光引線纏繞在夏爾的四肢百骸之上,被那光焰焚燒蒸發,卻又隨滅隨生。葉清玄忍受著每時每刻傳來的劇烈痛苦,死死地支撐著兩人之間的聯系,維持著這一份共鳴。

    “區區復制品……”

    黑暗之中的深淵里,陰暗之主咬牙切齒,他變換形體,那一具仿佛畸形骸骨一般的軀殼張開手,死死地抓著刺向胸前的圣喬治之槍。

    雙掌和光焰之槍摩擦,迸發出火花,不斷的有種種樂理糾纏、扭曲,毀滅,造成了詭異的余波。

    他憤怒地凝視著近在咫尺的夏爾,透過了他,卻仿佛看到月光之中少年的意志。深淵之中,有純粹惡意的思維順著目光沖入了兩人的腦中。

    “沒想到……是你們……”

    “這招沒用!”

    葉清玄攔在夏爾前方,腦中的無形之河迎向了種種深淵“意像”,盡管一觸即潰,但在那潰散的河流中,卻有一輪月光升起,死死地頂住了那一瞬間的沖擊。

    緊接著,他張開口,用盡所有的力量怒吼:

    “——麥克斯韋你這個老不死的還在等什么。。!”

    烈日,從天而降。

    石中劍呼嘯,刺破了黑暗,摧垮了一切。

    十六層羽翼破空而至,石中劍積蓄到了最頂點的,向下斬出一劍!

    這一劍,闊別了千年!

    必勝黃金之章轟然鳴奏,在以太之海中形成了一個龐大的漩渦,吞沒了一切觸手可及的力量,自劍刃之上迸發,組成了變化學派的終極公式。

    ——元素泯滅!

    劍刃從天而降,灌頂而入,斬破了那深淵和頭顱,也穿透了這一具化身的核心,切斷了它的腦髓。

    一聲悶響之后,一片死寂。

    混沌消散、深淵消散,圣喬治之槍貫穿了陰暗之主的胸膛,最后的力量轟然爆發,摧垮了他最后的反擊。

    “原來……如此……”

    陰暗之主的面容破碎,宛如風化一般,卻帶著怨毒和憤怒地神情:“葉蘭舟,原來你已經……”

    他用盡最后的力量,伸出手,似是想要扼死月光中的少年,可顫抖的手掌卻破碎了,分崩離析。

    整個身體都被石中劍中的力量拉扯著,迅速地坍塌、扭曲,哀鳴著被吸入了劍刃之中。直到最后,化為澄澈劍刃中一個游蕩的陰影。

    隨著它被封印,《創世紀》的力量也隨之消散,被海頓重新封入了卷宗之中。他疲憊地坐回了輪椅之上,盡顯老態。

    一切都恢復了原狀。

    結界迅速地衰弱,到最后近乎沒有,黑暗地窖中的調律儀分崩離析,重生的樂章重歸寂滅。從死中來的,終究回到了死中去了。

    在原地,麥克斯韋背后的光翼消散,頭頂的光環破碎。

    他半跪在地上,大口地嘔出破碎的光,可凝視著手中漸漸散去光芒的古樸長劍時,臉上卻帶著欣慰地神情。

    “大功告成,那么多人的犧牲,終究沒有白費!

    無人回應,因為那些人都已經死了。

    在那無人可知的死者國度中不知道究竟是否會有欣慰和滿足等待。

    麥克斯韋,不,薩滿閉上了眼睛,輕聲呢喃:“但愿他們在生時尋求到屬于自己的價值……”

    卡啪。

    隨著圣喬治之槍的破碎,夏爾踉蹌后退,他的渾身像是被燒紅了,毛孔中滲出了細密的血絲,彎腰,嘔出了鮮血。

    他凝視著圣喬治之槍的碎片,伸手虛握,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存在于此處的幻影和夢。

    “不要走……”他說。

    幻影和夢都消散了。

    他閉上了眼睛,陷入了黑暗之中。

    麥克斯韋伸手,接住了他的身體,將他小心地交給了身旁的圓桌騎士,“聯系教團的圣詠醫師,緊急治療。本次行動一切檔案在上呈女王陛下之后永久封存,列入第六封印!

    “是!

    蘭馬洛克頷首,小心翼翼捧著夏爾,走向了開啟的通道。

    寂靜中,麥克斯韋環顧著恢復冰冷和黯淡的黑暗城池,輕聲長嘆:“終于結束了!

    “不,還沒有!

    風中飄來了少年的沙啞呢喃,麥克斯韋錯愕回頭,可白塔之巔已經看不見少年的身影。
财神捕鱼手机版下载 江西多乐彩前三走势图 股票行情分析方法 云南云南十一选五开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 股权登记日后股票涨跌 吉林快3杀号技巧 吉林11选5开奘结果 股票分析师如何考 手机彩票网大全 超级大乐透app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