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寂靜王冠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大有文章
    “不知道怎么辦的話……那不如就打他好了!

    “嗯?!”

    葉青玄一愣,他一直以為師兄的脫線能力超凡脫俗,但他萬萬沒想到,沒有想到師兄的脫線竟然是傳承自老師的!

    而且老師你這造詣真是行云流水不著絲毫煙火氣,為什么會忽然之間就得出這么一個見鬼的結論……

    “別啊老師!”他嚇得差點跳起來,“這里打架的話,恐怕評議就要輸了一大半啦!”

    “呃……我恐怕又有些搞不明白了,這不是規矩么?”

    亞伯拉罕有些尷尬,“在軍隊里,既然已經鬧到要軍事法庭仲裁的程度,見面挑釁的話,被打回去也很正常吧?”

    不不不,一點都不正常!而且老師你是從什么軍隊里出來的啊,路子怎么這么野……

    “那這個時候,就我由來收拾他好了!”

    夏爾這時候跳出來添亂,露出高手寂寞地唏噓神情:“放心吧,講垃圾話他是不論如何都講不過我的!”

    原來你還知道!

    葉青玄心中奔騰過一千匹山羊野牛還有羊駝啊什么鬼東西,總是還沒有開始,就已經快要有些崩潰了。

    就在夏爾躍躍欲試,英格瑪笑容詭異,雙方距離只差五步的時候。

    忽然之間,大門轟然開啟。

    在協會之外,有宏偉的鐘聲響起。

    那種鐘聲震人心魄,像是驟然之間敲打在心口,將腦中的一切雜響清空,只有余音不絕,在顱中回蕩。

    “威斯敏斯特大教堂……”

    有人低聲呢喃,“現在是上午九點四十分,不是報時?為何敲鐘?”

    滿室皆寂,無人回應。

    在眾目睽睽之下,一列披著黑衣的神甫們手捧著垂爐和圣徽,自協會大門走入。他們從長街對面的威斯敏斯特教堂的大門中魚貫而出,一路行來,靜默無聲,只有裊裊地香料氣息氤氳在風里。

    暖香驅除了一切風中的濕冷和邪魔,令人感覺身體溫暖?伤麄兊纳袂槭敲C穆的,帶著神的冷漠,并不進來,只是站在大堂之外。

    而就在其中,冠戴傳承圣冕的老人排眾而出,帶著自己的秘書,走進教會的大堂。

    他披著黑色的長袍,黑色的長袍上帶著暗金色的圣徽,袖口上壓著一層銀輝的荊棘,有些落伍與時代,略帶土氣。

    但這種落伍的“土氣”,此刻卻有著無可比擬的肅穆和威嚴。

    英格瑪那一套花俏裝束在它面前完全不值一提,宛如塵埃,這是傳承百年的教袍,代表地教團威嚴,穿著它的人來到人的面前,就等同樞機主教團親至。

    “我去!我就像象征性地邀請了一下,沒想到真來……”

    在協會里,拜耳已經擦著額頭的冷汗,一邊手忙腳亂地套上自己的制服外衣一面疾步走下樓梯,迎向了黑衣的老人。

    “低頭!

    在寂然無聲的人群中,夏爾一臉好奇地仰望著,卻忽然感覺到被葉青玄踢了一腳。

    直到現在,不明所以的夏爾才察覺到除了本身代表著樂師協會的拜耳以外,周圍所有人已經嚴肅地向著那個老人的方向低下了頭,神情恭謹。

    他也連忙裝模作樣地低頭,輕聲秘語:

    “怎么了?那老頭兒這么威風,究竟是誰啊……”

    “師兄你瞎么?光看衣服就知道吧?”葉青玄低垂眼眸,“除了都主教之外,還有誰有資格穿這一套教袍?”

    是誰?還能有誰?

    光聽到那種聲的一瞬間,葉青玄就知道來的是誰了,否則他的教團式典就白背了!

    在安格魯,只有這么一個人有資格身著暗金法衣,出行鳴鐘,代表教團煊赫神威。

    ——那就是整個教團在安格魯的最高負責人、執掌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的“梅菲斯特”都主教!

    在他上了年紀之后,除了每年的新年和年末的祈禱會主持之外,其他時候都一直是深入簡出,雖然不知道為何會出現在這里,但毫無疑問,他所至的地方,都代表著神明和教團的威嚴,所過之處,一切凡人應當俯首。

    圣論中說:“汝等應頓首,不可直視神恩,謹獻虔誠與敬畏”。

    “喔,這排場,真是太厲害啦!

    夏爾不斷地用秘語感嘆,大驚小怪,偷看著遠處的老人時,眼神便塞滿了八卦,嘴里碎碎叨叨地嘟噥著:“看不出來啊,他竟然是梅菲斯特?聽說他本來據說有機會加入樞機主教團呢!據說因為和圣殿騎士團之間的矛盾被外放到這里,唔,算一算已經三十多年啦……”

    “師兄,慎言!

    葉青玄已經忍不住想要弄死他了:“別以為秘語就萬無一失,梅菲斯特大主教據說也是造詣很高明的樂師,目前圣詠派系最出名的幾位大師之一!”

    “誒?看不出來啊。一點以太波動都沒有嘛!”

    夏爾輕聲安慰:“葉子你別瞎緊張,說不定是個純理論派的樂師呢!

    “……”

    葉青玄本來想要說什么的,可為了保險,還是明智地閉上了嘴。

    因為低聲與拜耳談論了幾句之后,梅菲斯特大主教便微微頷首,并沒有多說什么,徑直穿過了大廳,走向了會場。

    不知是否是錯覺。

    葉青玄感覺那那一襲黑色的法袍在路過自己身旁時,似是停頓了一瞬,有一雙渾濁而蒼老的眼眸從身上掃過。

    無形無質的眼神像是靜電,所過之處令人產生了皮膚刺痛、毛發劈啪作響的幻覺。

    很快,梅菲斯特大主教便進入了會場之中。

    而直到許久之后,葉青玄才緩緩地抬起頭,如釋重負地長出了一口氣。

    不知道為何,他感覺略微有些糟糕了。

    “但愿不是我想的那樣……”

    少年低聲呢喃,自言自語。

    ……

    ……

    十分鐘后,樓上的單獨會客室之中,有行色匆匆的神父避開了所有人的耳目,走進其中。

    在會客室里,坐立不安地英格瑪迎上前去,露出熱情而虔誠的神情,握住他的手掌:

    “感謝您的到來,凱爾神父!”

    凱爾微微一笑,“同為議院的成員,互相幫助實屬應當!

    在他面前的,是威斯敏斯特大教堂中的主事人之一,輔理主教、梅菲斯特都主教的私人秘書——凱爾。

    明顯,在評議之前秘密會面這件事情非常敏感,如果被有心人看在眼中,絕對是麻煩一場。

    換句話說,這一次會面的目的,也絕對不會單純。

    英格瑪到現在還沒有從梅菲斯特都主教到來的沖擊里反應過來,他沒有想到:議院的能量竟然這么大,連梅菲斯特都主教都能夠影響!

    這代表的意義令他不寒而栗。

    他敬畏地低頭:“只不過是微不足道的小事,竟然能夠令梅菲斯特大人到來,在下誠感惶恐!

    凱爾詭秘一笑,“此事也出乎我的預料。梅菲斯特大人是一位堅守義理的人,我只是稍微跟他提了一下你的事情而已,都主教大人親自前來,我也沒有想到。雖然大人名義上是評議的成員,但實際上他作為教團的代表人,并不會輕易表態。所以具體的發言和判斷還是會交給我的,你不用有壓力!

    聽到他這么說,英格瑪才松了口氣。

    “有關評議的細節,你做好準備了么?”

    凱爾微笑著問道,“評議成員們所準備的問題,你應該已經提前收到的!

    “在下已經準備好了!

    英格瑪點頭,眼中閃過一絲慶幸:“絕對萬無一失!

    雖然評議會的環節非常簡單,在雙方提交資料,進行陳述之后,便是“質詢”和“提問”的環節。

    但越是空泛的環節,可做的文章就越大。

    凱爾低聲說,“所有評議成員到場之后,都會再次詳讀你們提交的所有內容,然后傾聽你們的陳述。重點是在質詢環節,前半部分主要的重點是你們的履歷和個人成績,你會在亞伯拉罕的前面!

    看似簡單的先后順序,但效果就將全然不同。英格瑪的履歷和個人成績絕對是無可挑剔的精英范本,不論是誰進行質疑,這一方面都無懈可擊。

    相反,有了英格瑪在前面的精彩示范,才會映襯出亞伯拉罕的蒼白和渺小,這是他最大的短板:他沒有任何履歷,也沒有任何個人成績可言。

    “而在后半部分,是針對解譯成果的提問……”

    凱爾笑容詭秘:“——亞伯拉罕會在你的前面!

    英格瑪愣了一下,旋即恍然大悟。

    沒錯,當評議委員們開始真正觸及“解譯法”離經叛道的領域時,絕對會被這種幾乎繞開所有正統理論,近乎走火入魔的偏頗理論激怒。

    這時候,代表著學術正統的英格瑪再出場……他幾乎能夠看到亞伯拉罕身敗名裂的那一瞬間!

    英格瑪激動地來回踱步,到最后用力地抓著凱爾的手,神情興奮:

    “感謝您的鼎力相助,凱爾神父!

    “有些事情,在開始之前,結果就已經注定了!

    凱爾微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會有我的一票的,英格瑪先生,至少。要知道,在評議的成員之中,收到議院信箋的,可不只有我一個……”
财神捕鱼手机版下载 贵州快三和值走势图 广西11选五开奖号码 湖北十一选五20012102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综合 股票指数是怎么计算出来的 玩真钱的打麻将 11选5任四最牛玩法 山东十一选五一定牛分布图 山西快乐10分钟开奖查询 快乐8飞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