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寂靜王冠 > 第二十一章 邀請函
    “老費,老費,別跑!”

    旅館的浴室里,葉清玄按著抓狂的老費,把它往浴缸下面推,然后用刷子費勁兒地刷掉它身上一層層的泥漿。

    抓狂地老費反嘴咬了葉清玄兩口都沒有制止葉清玄的決心。葉清玄往他身上起碼倒了半瓶旅館里提供的劣質沐浴乳,又添了好幾勺洗衣粉下去,直到這條狗已經快要被泡沫淹沒了才停下。

    這條賤狗真是不知道多久沒有洗澡了,刷他的時候葉清玄還刷出了好幾個小發卡,不知道是哪個小孩兒別在它身上的。

    直到臟水和掉下來的毛幾乎快要把下水道堵住之后,葉清玄才停下手,滿意點頭:

    “這樣才對嘛!

    在鏡子前面,老費呆滯地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嗷嗚一聲,難過地別過頭,不忍心再看。

    這一條金色的毛發如波浪一般翻滾的大狗人立而起,抬起自己的手,嫻熟之極地給了葉清玄一個耳光,蹲在角落里說什么也不動了。

    在正午的陽光照耀之下,他的毛發的尖端泛起一絲金黃的光,看起來簡直和那一條平時在臟水溝里撒潑的惡狗判若兩犬,簡直高貴又漂亮……可它就偏偏愛臟!真是不知道犬類的腦回路是怎么長得,看到自己這么漂亮也會難過。

    現在老費蹲在墻角,黯然低頭垂淚,手中就差端個紅酒杯,吟誦一首十四行詩來表達心中的感傷和難過了。葉清玄只覺得這條狗一定是得了裝逼綜合征,難過地讓人想要揍它。

    “別傷心啊,老費!比~清玄蹲在它旁邊安慰:“你看,你要是臟兮兮的,我也沒辦法帶你去參加入學考試啊!

    老費依舊萎靡不振。

    “我已經打聽好啦,皇家音樂學院今年的入學考試之前會有一個招待的宴會。今天晚上你跟著我混進去,悄悄跑到后廚里,能吃多少就可以吃多少!

    葉清玄打著自己的小算盤:“老費你想想,皇家音樂學院的宴會!威爾士的臘肉腸肯定是不限量供應的!”

    一聽到臘肉腸,老費的尾巴就猛然豎起來了,眼睛發亮。

    “而且說不定還有海鮮啊、肉啊,吃不完的‘仰望星空’……”

    仰望星空?

    忽然間,老費看他的眼神變得危險了。葉清玄自知失言,只要腆著臉賠不是:“不吃,我們不吃還不行么?總之,光是臘肉腸就能吃到飽啦!面包也不是那種硬到硌嘴的干糧,聽說軟得像是棉花糖……”

    老費點頭,吐著舌頭裂開嘴:這個可以有。

    “還有海鮮啊,扇貝,龍蝦,有這么長……”

    “汪嗚!”老費興奮起來了,撲進葉清玄懷里,用力地拍著他的肩膀,仿佛看到小弟終于長大了,開始孝敬自己,頓時滿心欣慰。

    “哈哈,不準動嘴!”

    葉清玄被老費頂在地上滾來滾去,樂不可支。

    到最后,一人一狗終于折騰累了,躺在亂糟糟的地板上。

    窗外的陽光照進少年的白發,像是水銀流動的光芒。

    葉清玄呆呆地窗外,在窗外的雜亂街道之上,天空蔚藍,白色的云在天穹之上漫卷。在寂靜里,他忽然傻兮兮地笑起來:

    “老費,我就要成為樂師啦……”

    ……

    ……

    黃昏夕陽的光芒如流水從云層之中漫過,灑落光輝。

    一束陽光從天空中落下,照耀在最高處的皇宮之上。白色的高墻聳立中,獅鷲旗幟隨風飄揚,折射著金黃的色彩。

    光芒從最頂端的皇宮向著四周均勻的灑落,照亮了中三環的城區,一切都渲染上了一層令人心醉的璨金色。

    舞動的白霧籠罩在下城區之上,如同海潮一般舞動著,覆蓋住了這一座孤峰之城的半身。從這里只能看到白教堂區的隱約影子,再深便是一片模糊,但能聽到海潮聲從遠方傳來。

    這個時代就是這樣,貴族們沐浴在光明之下,平民們仰望光輝。

    在鐵門之外,葉清玄抱著老費,傻兮兮地抬頭看著。

    就在高聳的墻壁之后,層層古樹將整個學區掩蓋在其中,隱隱只露出大禮堂和鐘樓的一角,古老的學院中散發著靜謐的氣息,人來人往中悄無聲息。二百年前,在修建這里的時候,建筑師便將莊嚴的氣勢滲透在每一個地方。

    直到現在,它的大門緩緩敞開,歲月積淀的氣息便泉涌而來,令人心馳神往。

    “老費,走啦,走啦!

    葉清玄終于在呆滯中回過神來了,對著老費招手,帶著掩蓋不住地傻笑和激動走進這個古老的學院里。

    “來參加晚宴的考生?”

    披著短斗篷的蒼老守門人拄著短杖,低頭看了看這個興奮的小孩兒,又看了看它身旁興奮地老狗,便點了點頭,揮手示意通行。

    看著少年興奮地跑遠了,他便笑起來,拄著短杖,撐起下巴,打起瞌睡來了。

    ……

    大禮堂前方,早已經匯聚了一群人。

    就在正門口,兩個彬彬有禮的侍者穿著黑色的禮服,帶著恭謹又不諂媚地微笑為賓客拉開門。

    “惠靈頓伯爵,好久不見。這是您的女兒么?”

    就在正門處,迎賓的男人穿著禮服,努力的挺胸弄出莊嚴的樣子,可是怎么看怎么都像是一只企鵝。

    他彎腰,向著貴族男子和他的女兒行禮:“院長已經等待您很長時間了,請進!

    “車爾尼先生,好久不見。您的列國旅行已經結束了么?期待您的新作品!彼蛑竺姘醉毜啬凶由砼缘馁瓢辽倌,頷首稱贊:“您的公子也到了入學的年齡了啊,真是少年才俊,請進!

    他收好了邀請函,看向下一個人,正準備說什么,神情冷淡地貴族少年便從他身旁走過去,只有身后地仆從將邀請函交進他的手中,然后快步地跟上前去。

    西德尼的表情抽動了一下,沒有顯示出什么難看的神情,只是笑了笑。

    今晚受邀來參加晚宴的考生多半都有著貴族的背景,其中不少人都是樂師的子女。出于對學校內日益壯大的平民派系的警惕,高貴血統的貴族樂師們才舉辦了這一場晚宴,從這一次考生的爛菜籃子里率先挑選出高貴的新血。

    而校長那個這些年來隱隱成為平民派系領袖的家伙竟然反客為主,將晚宴的對象修改成全體考生,恨恨地擺了委員會里的貴族們一道。

    本來的高貴宴會變成了菜市場,看著混雜在人群里那些不知禮數的平民,西德尼就一陣心煩:“這群該死的下城區黑脖子究竟還有多少?”

    “先生,阿克曼家族的人來了!庇惺虖妮p聲報告:“是萊昂先生的兒子!

    “你不早說!”西德尼看到停在遠處的馬車,眼神頓時一熱。

    阿克曼家族可是這次宴會的重要客人之一,萊昂作為近年在王國名聲鵲起的樂師,可是貴族派系拉攏的重要人物之一。

    在這種關鍵場合,萬萬不能怠慢了才對。

    只是他剛邁了兩步,就看到一條金毛的大狗吐著氣昂首挺胸地從自己身旁走過去,路過的時候還撇了他一眼……那種高高在上的傲慢眼神簡直令人惱火。

    他心里暗罵了一句:“等等!誰的狗?來人,給我趕出去!說了多少次,不要讓這種野狗跑到學校里來!”

    “呃,抱歉,那是我的狗!

    旁邊那個被侍者攔住的少年有些尷尬地舉起手。西德尼低頭看著他,看到他身上平民的服飾之后就明白……又他媽是一個平民樂師派!

    總有一天,神圣安格魯的皇家樂師學院會被這群賤民玷污到一點榮光都不剩!

    “教授,出了一點問題!笔虖牡吐晥蟾妫骸斑@位先生是來參加考生晚宴的,但名單沒有他的名字!

    西德尼皺起眉頭,緩緩地向著葉清玄伸出手。葉青玄猶豫了一下,伸手握了握:

    “你好你好!

    “……”

    西德尼的眼神越發鄙夷,拍掉了他的手,一字一頓地問:“邀請函呢?所有考生都有邀請函!

    “……呃,不是有介紹信么?”葉青玄縮了縮脖子。

    “什么介紹信?不知道!

    西德尼看著遠處的漸漸走過來的樂師萊昂,頓時一陣心急,越發地不耐煩起來:“快走開,不要浪費我的時間!

    葉青玄愣住了,有些迷惑:“先生,您再查一下,肯定有的!

    “沒有!

    西德尼看都沒看名單,推開他:“走開!

    “等等,等等!”

    葉清玄愣住了,下意識地拉住他:“一定是哪里搞錯了,我的介紹信應該已經發到你們這邊來的。我是東方來的,叫做葉清玄,你們再找找,一定能找到。是狼笛先生舉薦我來的!

    “我說過了,沒有!蔽鞯履崴﹂_他的手:“這兩天也沒有任何介紹信發到學院里來!而且我也沒有聽說過什么狼笛!

    “可是……”

    “沒有什么可是的,小鬼,這里不是你胡鬧的地方,要不然有執法隊的鞭刑等著你!

    他白了葉青玄一眼,拍了拍被他碰到過的衣角,就像是上面有什么臟東西一樣。然后掛起笑容,小跑著走向了衣冠楚楚地男子:“萊昂先生,萊昂先生,您還記得我么?我是……”

    葉青玄怔怔地看著他的背影,許久之后輕聲呢喃:

    “不可能啊……”

    他看著大門一次次開啟,盛裝打扮地少年和少女們走進水晶燈的柔和光芒中,人來人往。

    老費樂顛顛地回來,將草叢里撿到的兩個銅子兒放在葉清玄的腳邊,抬頭看他?伤鼌s看到少年臉上的傻笑一點一點的坍塌了,變成茫然和恐懼。

    “不可能啊!

    他輕聲說:“是不是他們哪里搞錯了?”

    老費歪著頭看他。

    “一定是他們那里搞錯了!比~清玄蹲在他旁邊,咬著嘴唇:“我們再等等……說不定介紹信等一會就送來了呢!

    直到最后,晚宴開始的時候,介紹信都沒有送來。
财神捕鱼手机版下载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陕 江西时时彩历史 一万块怎么投资理财 上海快3一定牛预测一 浙江12选5任五遗漏 甘肃快三预测根号计划 浙江排列7开奖 有八万怎么理财钱生钱 江西多乐彩遗漏数据 常州股票配资